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玄幻小说>牧龙师> 第1480章 比翼天仙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480章 比翼天仙(1 / 1)

    “你的抉择,便是我的抉择。”织女星缓缓的走向了赤晷。

    钧天的苍穹耀日。

    它没有金乌的张狂野心,又不似青麟那般羸弱,它具备不逊彼煌的天资与能力,同时又有着彼煌无法相提并论的忠诚!

    这才是织女星心目中真正的太阳!

    “你知我心,足矣。”

    织女星伸出了手腕,并用赤晷的剑刃在自己的手腕处重重的割开。

    霎时, 鲜血从织女星的双腕处涌出!

    血艳红艳红,胜过了漫天的殷红血雨!

    那一道耀斑,尽管只需要李天后的一滴鲜血便可以解除,但在这道耀斑的背后还有更沉重的枷锁与镣铐,李胤与李天后是绝不会轻易让剑灵龙解脱的!

    毒蛇一般的耀斑长印,便是李胤在剑灵龙身上施加的枷锁。

    这两道锁, 让剑灵龙永远不见天日!

    织女星知道要解开它,就必须同时拥有李胤和李天后的血, 这两样她都不可能得到了。

    但还有最后一种办法。

    那就是自己的血!

    自己身体里流淌着他们两个人的血脉!

    她坚信, 自己的血也可以!!

    鲜艳至极的血液顺着赤晷剑身上的纹在流淌,织女星的双腕嫣红至极,她却缓缓的张开,拥抱着她心目中的苍天耀日,血染衣襟,血染长剑。

    此刻她却不再迷茫,她不再痛苦与压抑,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万历浮山下尸横遍野,仙庭恶臭巡天,山上却有一女子,静静的抱着一柄剑, 任由自己的献血流淌,她面色无比的苍白,双眸却清澈而干净,她期盼的云天在更遥远的地方,是和她的眼睛与内心一样蔚蓝与雪白!

    终于, 她的鲜血快要流干了。

    她在垂危之际,看到了那牢固的双重血脉耀斑终于松动了!

    织女星脸上露出了笑容来。

    “你自由了。”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对赤晷说道。

    她的血,起了作用,同样是可以解开剑灵龙耀斑封印的钥匙。

    但需要耗尽她身上最后一滴血。

    剑纹上,血染后何等的艳丽,剑灵龙全身焕发出的光芒直冲云霄,让金乌、青麟、彼煌都黯然失色,它的赤芒与织女星的鲜血融为了一体,成为了这钧天之野唯一的天辉!!

    滔天之意也在这一刻彻底爆发,是愤怒,是万分的自责!

    它自责为何在五十年前,没有彻底杀死李胤!

    今日的一切,都源自于它的不够强大,没有杀死李胤!!

    剑灵龙曾为弃剑,它也曾有过主人。

    五十年,这五十年的悉心照料

    织女星却同样是它最诚挚的主人。

    但她却倒在了自己面前,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了自己的自由之身。

    即便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织女星内心也没有怨恨, 她这样做并不是要支持谁和泯灭谁, 她是为钧天做抉择,是为子民做抉择, 她要的仅仅是一晴朗乾坤,一天穹赤日!

    这便是织女星心之所向

    这一刻,剑灵龙便是这钧天唯一赤日!

    焰荡四十九神州!

    天辉泯万仙心魔!

    赤日跃过了茫茫天军,它猛的在万里天都之上劈出了一道震撼无比的天痕来!

    天痕炽热焚烧,如日滚之轨,顿时震慑庞然天界神军,隔开万千天龙与神明!

    金乌、彼煌、青麟同时现身,就在这万历浮山之下,它们虎视眈眈,同仇敌忾,一直以来钧天的耀日就在竞逐争斗,半道杀出的赤晷,无疑受到了最多的质疑!

    此刻赤晷却不惧这三大钧天太阳,它一剑斩伤了彼煌,并穿过了重重天仙神罗,飞梭到了李天帝李胤的面前!

    剑尖就悬在了李胤的脸上!

    李胤自然看到了赤晷脱困,同时他也看到了万历浮山上一具倒在艳红血泊中的女子。

    那是她的女儿,李胤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女儿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万分的愤恨与千噬万剐的痛苦同时涌入李胤的内心,他那双眼睛布满了血丝,他死死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剑灵龙,咆哮道:“来杀我啊,来杀我啊!!把我们这里所有人杀光!!”

    厚厚的尸山上,祝明朗同样看到了这令自己浑身冰凉的一幕。

    织女星

    她为了释放剑灵龙,祭献了自己的生命

    他与李胤,早已经杀红了眼,也根本没有注意到万历浮山上所发生的这一切。

    然而,也正是她的离去,因为她与赤晷融在一起的赤天之芒,让所有人清醒了!

    天庭仙境沦为了修罗炼狱,万里天都化为了血渊,这是织女星最不愿意看到的

    所有人都沉醉在踏入神明之境后所得到的无穷无尽的力量上,更为了更强大的统治与实力杀红了眼睛,唯有她人间清醒!

    剑灵龙与祝明朗心灵相连,祝明朗从未感受过剑灵龙内心的痛苦,可此时这份痛苦与悲伤却磅礴的涌来,让心地质朴简单的剑灵龙根本无法承受,它仅仅是一柄剑灵,只遵循着最简单的职责,守护自己的主人

    因为被舍弃过,才更加珍视愿意接纳它的主人。

    祝明朗接纳了它,赋予了它灵慧。

    织女星陪伴这它渡过了最漫长的岁月。

    可它终究失去了其中一位。

    今日它也注定会失去一位。

    这是钧天神宰的纷争,也是它的命中之劫!

    “唰!!!!”

    剑灵龙终于一掠而过,从李胤的脸颊上划过!

    李胤的双眼立刻喷出了血花。

    他痛苦的用手去捂住自己的眼睛,然后踉跄的摔落在满地的尸体上!

    五十年前未杀死,五十年后杀死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李胤来说,他同样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李胤所表现出来的痛苦并不是伪装的,在他内心里同样珍视自己的女儿,并为她有如今的成就与地位感到自豪,只是李胤有自己的心魔,他的心魔就是祝明朗!

    自己的女儿,选择了敌人。

    何等的大逆不道!

    李胤同时也愤怒,但愤怒过后,痛苦却更占上风!

    李胤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彼煌在它身侧要将它扶到背上,然而剑灵龙却悬在彼煌的旁边,令彼煌不敢动弹!

    李胤自己爬了起来,他朝着天空无能狂怒着。

    他疯了一般嘶吼!

    他控诉祝明朗,他唾弃剑灵龙,他咒骂上苍的不公!

    如果在剑灵龙被封印的情况下,也无法迅速的斩杀祝明朗,那么重获自由赤晷一旦回到祝明朗的手上,这场较量就是以失败告终!

    金乌、彼煌、青麟加起来,能抵得过持剑剑醒的祝明朗吗??

    钧天的万仙之军奋不顾身到现在,都没有冲破祝明朗的龙阵!

    李胤何等的不甘啊!

    长达五十年,就为了能够胜这最后一次。

    结果他不仅败了,还失去了自己女儿。

    最可怕的是,他本以为胜才是他内心最在乎的,直到看到女儿冰冷的尸体,他在一次一次咆哮与愤怒中越来越无力,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李玄桑对他而言更重要!

    越漫长的忽视,内心越在意。

    越执着心魔,最终越成心魔!

    大逆不道,投奔敌人,李胤本应该在内心狠狠地咒骂着这个亲生骨肉,但悲痛灌满了他内心。

    他不仅失败了,还痛苦万分!

    泪水与血液混合着从他眼角涌了出来,他真的不甘心,他也不明白,他面对彻底化为赤日的剑灵龙,甚至连做最后的反抗都不愿意了,他宁愿就此死去!

    绵绵大军在向后退去。

    他们不是畏惧祝明朗,而是畏惧拥有了赤晷的祝明朗。

    他们竭尽全力阻止祝明朗获得钧天至强的赤晷,到头来还是没有成功,抗争的烈焰随着剑灵龙赤芒重现而彻底熄灭!

    又输了,他们又输了!

    在龙门中,败了只是神游身壳陨灭,但在这里他们失败了,就是永远泯灭!

    他们将任由祝明朗宰割!!

    祝明朗穿过仙庭万军,已无一人敢阻拦了。

    祝明朗朝着李胤走去,一时间三大太阳金乌、彼煌、青麟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祝明朗瞪了它们一眼,尤其是嚣张跋扈的金乌。

    金乌自然认出了祝明朗,它此刻才意识到这的确是一位不敢招惹的仙尊。

    “啾啾啾啾”

    比翼仙穿过了厚厚的云,飞到了祝明朗的身边。

    它们在祝明朗的身边不断的盘旋,随后又飞到了织女星所倒下的地方。

    它们的声音是在寂静天庭中唯一的音律,掩不住的悲伤缓缓的蔓开。

    它们再度飞回到祝明朗的身边,然后用喙扎着祝明朗的肩膀,似乎在控诉祝明朗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

    “大逆不道,大逆不道!”

    不知是哪一位神明,却在此时怒骂了起来。

    他同样不甘心,差一点点就可以杀死祝明朗,却因为织女星这等大逆不道的叛敌而败了!

    “唰!!!”

    果然,不需要祝明朗动手,一道剑芒闪过,那位还在咒骂织女星的神明已经人头落地!

    大逆不道

    是啊,她自己也说,这是大逆不道。

    可祝明朗明白,她根本没有站在自己这边。

    织女星只是站在万里天都,站在惶恐的子民那边。

    她做这个抉择,仅仅是因为只有这样可以结束这场纷争!

    她无法劝说李天后,无法阻拦发被心魔侵占的父亲,就只能做出这个选择。

    当两边的实力不再平衡,终有一方要罢手。

    比翼仙控诉得对。

    争夺谁能代表上苍,意义何在。

    连这样高洁的灵魂都无法保护好,不就是最大的悲哀与无能吗?

    需要靠一个女子的生命,来换取钧天的安宁。

    满庭自诩天命的神,又是多么的荒唐。

    祝明朗心中同样悲伤,他忽然明白老天爷为什么要安排自己拜入到织女星的门下,她向整個钧天演绎了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神,包括自己这个嫡传弟子在内。

    “龙门的事情,我已不记得了。”

    “今日死在我手上的,觉得冤屈便到阎王爷那继续告。”

    “赤晷为我的剑,我依旧会带走它。”

    “你们钧天与我的恩怨,一笔勾销!”

    尽管是简单的几句话,可如同赦免了整个钧天仙界!

    那些参与了厮杀的神明与神军呆呆的立在那里,如木桩雕像,他们此时才真正意识到救了他们性命的是织女星,她内心所期盼的,打动了这位最终的神宰者。

    赦免!

    赦免!!

    李胤失去了自己的眼睛,他虽然看不见祝明朗的样子,可他依旧可以想象得到此刻的祝明朗是何等的高不可攀!

    他就是无法接受曾经在龙门底层沉沦的祝明朗会站在自己高不可攀的位置上,这才不惜一切代价要让祝明朗彻底陨落。

    然而他依旧是站在了那里,这让李胤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自己又成了他脚下的蝼蚁!

    老天爷甚至觉得自己死在他剑下都不配!

    “好好打理钧天,如果你觉得有愧于她,就让钧天变成她所期盼的,不是邪魔当道、恶神横行。”祝明朗对李胤说道。

    李胤听到的这番话,何等的刺耳。

    亦如上苍在指派给他一项劳苦的任命。

    可为何是祝明朗代表了上苍!

    祝明朗没有杀李胤。

    他心中何尝不是愧对于织女星。

    她为自己释放了剑灵龙,自己却没有保护好她,更无法让钧天变得更好。

    事实上,有人向自己挥刀,自己依旧会这样抉择,自己做不到深明大义,更做不到为大义做出牺牲。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也没有保护好她。”祝明朗看着依旧缭绕在自己身边的比翼仙,心头也是涌起一阵揪痛。

    如此广袤额的天野,如此绚烂璀璨的神明世界,却让她无处可栖,唯有抱着一柄剑才能够感受真正的宁静。

    祝明朗缓缓的抬起了手,看着回到了自己手心上的剑灵龙。

    不知为何,和以往想比剑灵龙更沉重了。

    大概是某个人厚重的期盼也栖在了剑中。

    自己真的代表了上苍吗,身负重要的天任吗?

    贼老天就不能亲自下来告诉自己,你祝明朗必须肩负维护天道的使命,完全没必要安排这样的生死离别!

    缓缓的走到万历浮山上,金乌畏惧的退开,青麟与彼煌也不敢靠近手中持剑的祝明朗。

    祝明朗站在那一滩嫣红如花丛的血迹前,看着这个熟悉而动人的身影。

    此时比翼仙再次飞到了织女星的身上,它们翩翩起舞,发出轻轻的鸣歌。

    与此同时一缕青魂寥寥升起,那是织女星“功德圆满”的魂魄,祝明朗本以为它会随之消散在这天地间,却发现两只比翼仙正在引渡着织女星的魂!

    比翼仙鸟拥抱在一起,与过去不同的是,它们这一次是完全的融合,二者化为一,一边为赤一边为青。

    织女星的魂,飘入到这比翼仙鸟身体中,刹那间比翼仙鸟的羽毛变得如梦如幻!

    比翼仙鸟扑打着翅膀,全身焕发着无比绚烂的光彩,高洁而美丽,它在祝明朗的面前保持着悬停,祝明朗却留意到比翼仙鸟的双眸,是那么的令人熟悉。

    “是你吗,师父姐姐?”祝明朗忍不住问道。

    祝明朗伸出了手掌,让圆满的比翼天仙落在自己的掌心上。

    “你愿意跟随着我吗?”祝明朗接着问道。

    然而比翼仙鸟并没有落在祝明朗的手心里,它保持着扑翅悬停,只是像是在与祝明朗道别,很快,它挥动着圣洁的羽翼,自在的飞向了天边。

    血红血红的天空与大地间,比翼仙鸟的身影成为了最绚烂的色彩,人们抬起头一眼就可以望见,人们口中总说的祥瑞之兆,便是这般景象——在一片污浊与混沌中有一道令人倍感宁静与希望的仙翼划过天边,随后雨过天晴。

    她未曾离开这人世间。

    她化作了这比翼天仙,用更自在的方式守望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