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玄幻小说>牧龙师> 第1049章 众神心魔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49章 众神心魔(1 / 1)

    对于子民而言,黑夜之中潜藏着恐怖。

    每一个夜晚都很难安睡,哪怕只是院子里传出来的一声猫叫,都可能是某种古怪的黑夜阴物,正在悄无声息的靠近那些忘记了在门前贴神符的人。

    而对于神明而言,黑夜的漫长很容易助长心魔,本身许多神明在修行的过程中就可能做了一些有违天道的事,哪怕后来严格律己,不断的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去抵抗心魔的扩张,但黑夜的阴冷与暗邪本就是心魔的雨露。

    心魔是一直都存在于每一个神明的神魂之中的,它就像是一具健康的身体,哪怕平日里的一些不良习惯日积月累,最后也会变成了顽疾,更不用说那些本身心性就有一些扭曲的神者了,仇恨、不甘、愤怨、屈辱、贪婪……

    神明在长夜中并不能独善其身。

    “在夜晚聚灵,很容易将那些暗邪之息给纳入到身体里,这相当于体内的污浊。”

    “偏偏这些污浊之气,却可以让你的修行速度比往常更快一些。”

    “神明都需要修炼,黑暗压缩了众神的修炼时间,而一些心性不够坚定的神明又无法将夜晚的暗邪之息给过滤,以至于很多神明就像是吸食上了烟草一般,他们开始在夜晚修炼,甚至只有到夜晚,他们修行起来才会亢奋。”

    锦鲤先生在祝明朗的旁边,开始严肃的叙述着长夜带来的危害。

    祝明朗自己也受到了黑夜的影响。

    牧龙师的灵域是需要聚灵的,但夜晚的灵气等于是受到了黑暗的污染,偶尔吸一两口倒也没有什么事,长时间下来,就容易让龙兽出现黑暗病症。

    好在,祝明朗是有阎王龙与天煞龙。

    他们都是阴龙,祝明朗在夜里聚集的灵气可以用来滋养它们。

    只是,阴龙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多,而且要驯服也有很大的难度,并不是所有的神凡者和牧龙师都能够像祝明朗这样有应对的方式。

    ……

    长夜枯寂。

    祝明朗内心底也不知为何涌起一阵烦躁。

    这就好像盛夏的八月,本应该在香山闻花、林海听涛,结果没完没了的雨季将人封锁在屋檐之下,终日不见阳光,身上发霉的都可以长蘑菇了……

    没有人心情会好的。

    祝明朗也受不住这种长夜,但又不得不静下心来修炼。

    “啊!!!!!!!!”

    忽然,黑夜中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叫声。

    这叫声极其尖锐,像是来自于某位女子,是那种在挣扎苦痛之中爆发的尖叫。

    “又一个走火入魔的。”孟冰慈的声音从帘子后头传来,她的语气平静而镇定。

    祝明朗看了她一眼,见她身披星光,坐姿端庄,浓浓的黑暗犹如潮涌一般从她周身流淌而过,而她亦如黑潮中的礁岩,不受丝毫的影响。

    祝明朗这些日子在孟冰慈这里,倒是学了一些沉心静气的呼吸法,心魔什么,没有在怕的。

    而且,也能够通过这种呼吸法,过滤掉那些暗邪之息,好让其他龙也可以得到一些滋润。

    “已经连续七天,每天都有走火入魔的,永夜还没有到,玉衡星宫尚且这样备受煎熬了,不知道接下去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样。”祝明朗说道。

    祝明朗来到玉衡星宫的时候,便经常有人修行不当,走火入魔。

    但那多数都是一些急功近利者,没有遵循自身的修炼体系,在根基不稳的情况下强行冲破等级,即便没有黑夜的影响,他们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最近黑夜时间在拉长,平日里稳健修炼的一些弟子也出现了各种症状。

    再到这些天,神明之中也频繁有人走火入魔,可以说一到长夜中,要么就是寂静得令人发慌,要么就是传来各种苦痛嘶喊与尖叫,就仿佛真的有无数只鬼魔在这玉衡星宫之中游荡,它们会随机抓取一些人出来动用残忍的刑罚。

    祝明朗待得有些烦闷了,想要去看一看发生了什么。

    孟冰慈却叫住了他,让他乖乖坐好,不要去理会外界的事情,专心修炼。

    祝明朗无奈的坐回到地席上。

    讲道理,要真的长住在这里,有孟冰慈监督,想不成为上神都难,但那样真的太无趣了,祝明朗最初的修炼方式就是浪荡!

    在孟冰慈坚毅的佛性光辉照耀下,祝明朗只好闭上眼睛,摒弃骨子里的看热闹心态,再一次进入到修行中。

    但没多久,外头却传来了嘈杂声,甚至还听见了武器碰撞的交鸣。

    “出来,给我出来!!”

    “祝明朗,你给我出来,今日若不能一雪前耻,我便用这剑刺穿我自己的喉咙!!!”

    这声音,尖锐而刻薄,带着极深的怨恨,祝明朗起初倒没有听出是谁来,等到外头有人在唤她兰尊时,祝明朗才恍然大悟!

    原来走火入魔的人是兰尊姜雀啊!

    难道是因为残月上的那件事。

    按理说,姜雀又不是脑残,明知道实力不敌怎么可能单枪匹马杀过来,何况这里是玉衡星宫,不允许神明之间武力私斗……

    这个兰尊姜雀真的走火入魔、神志不清了!

    “别出去,我会处理。”孟冰慈起了身,对祝明朗说道。

    “好。”祝明朗点了点头。

    祝明朗倒不是怕了这兰尊,主要是没有必要跟一个疯子计较。

    ……

    没过太久,孟冰慈回来了。

    她将兰尊姜雀给带了进来。

    这让祝明朗一阵尴尬,不是说会处理的吗,怎么把人给带到自己面前了。

    “你需要直视自己内心的屈辱,若你可以坐在这一整夜,并且压制住你内心的怨怒,之后的日子里你的修行便会顺畅,若你任由自己心中之魔操控你自己,犹如疯子一样四处撒野,那你确实可以用利剑刺穿自己的喉咙了。”孟冰慈对兰尊说道。

    兰尊看到祝明朗,就涌起了一股戾气。

    此时的兰尊不再像是天女,更像是一位见人要吃的女魔头。

    要不是孟冰慈禅机一般的话语压制了她内心中的狂躁,她已经扑上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