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都市小说>踏星> 第三千六百三十一章 挑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千六百三十一章 挑衅(1 / 1)

    意识生命主动化为某种形态,如果那个形态被打伤,受伤害的同样是意识生命本体。

    花满衣倒退,骇然,怎么可能:“果真星空级,你一个天元宇宙的人为什么帮灵化宇宙?”

    自陆隐来到这片平行时空,他就察觉了,但却晚了,陆隐瞬间搅动虚空,让他避无可避。

    不过他也不是没底气,毕竟是十三天象。

    对于陆隐的实力,他们有猜测,确实是桑天层次,甚至足以媲美无皇,但只要不是御桑天层次,以他身为十三天象的实力,逃跑还是可以的,所以才有恃无恐。

    可惜他不知道陆隐与无皇一战有多惊人,因为此前陆隐吸收过平行时空意识生命,导致这些意识生命短时间不敢与灵化宇宙接触,否则不可能不知道陆隐的实力。

    陆隐,就是御桑天层次。

    一掌,让花满衣感受到了陆隐的恐怖,他想以意识争取哪怕一瞬间撕裂虚空离开的可能都做不到,这是绝对碾压。

    陆隐平静看向花满衣,抬手抓去,同时,意识轰然爆发。

    花满衣咬牙,拈花横扫,花影斑驳,如同岁月流淌而过,空间在倒退。

    陆隐诧异,策字秘的手段。

    不得不说蜃域被固定在天元宇宙,让灵化宇宙与意识宇宙缺少了领悟时间伟力的契机,否则这两者宇宙必然能诞生出不少掌握时空间伟力的强者,那会很难对付。

    即便如此,面对一些强者,时间伟力依然不起作用。

    而花满衣以空间倒退的力量模拟时间平行,在意识一道上比无为精致,但他的意识本身远远比不上无为,同样比不上陆隐。

    对陆隐施展时空间伟力,更是笑话。

    陆隐抬手,空间追逐时间,流光穿梭,直接破了拈花,在花满衣震撼目光下,一把抓住他:“输了就是输了,玩不起以后别玩。”说完,撕裂虚空,消失。

    天外天,陆隐再次到来,看都不看明日兽,直接来到极宫外。

    在岚震惊的目光下,花满衣被扔了出来:“换。”

    花满衣望向四周,他没有被陆隐打成重伤,但他很清楚这里哪里,根本没有反抗的想法。

    不管意识生命对外表现的多自我,他们本身追求活下去的欲望是本能。

    这里可是天外天,陆隐不说,还有御桑天,还有其它渡苦厄强者,别说他,就算十三天象全来了也未必逃得掉。

    御桑天似乎永远都待在极宫内,在这与无尽众生遥远之外,默默看着。

    “十三天象,花满衣。”

    花满衣望向极宫,满脸苦涩:“好久不见了,御桑天。”

    御桑天目光越过他,看向陆隐:“十三天象即便藏在灵化宇宙,也不可能让你知道在哪,我很好奇,你怎么找到这只老鼠的。”

    陆隐自信:“我有我的办法,如果你付出的代价足够,另一个十三天象我也想办法给你揪出来。”

    御桑天点头:“可以,什么条件?”

    “你知道的。”

    “两个十三天象,够资格交换一个无疆。”

    陆隐嘲讽:“所谓的命

    令不可更改,不过是条件不够。”

    御桑天道:“无疆出战了,只是战场不在意识宇宙。”

    “灵化宇宙是你的,随你怎么说,无为呢?”陆隐要交换。

    御桑天淡漠:“两个十三天象换无疆不远征意识宇宙,关无为什么事?”

    陆隐目光冷了下去:“你想耍赖?”

    御桑天随手一挥,身旁,无为出现,在陆隐眼里是一团乌云,在每个人眼中都不同。

    看到无为出现,花满衣不知为何,稍微松了口气,感觉不会被所有人盯着,无为分担了一些。

    无为没想到自己居然成了交换的条件:“御桑天大人,我已经投靠灵化宇宙,你答应过我,没人可以将我奴役,我是自由的。”

    御桑天看向他:“你依然自由。”

    无为声音低沉:“那现在怎么回事?”

    “换个地方生活而已。”御桑天不在乎。

    无为怒极,却无可奈何。

    御桑天看向陆隐:“两个十三天象可以换取无疆不出战,或者,花满衣换无为,你选一个。”

    陆隐懂了:“如果我把另一个十三天象也抓来,也只能单独交换?”

    “不错。”御桑天承认。

    陆隐目光一闪,沉吟片刻,一脚将花满衣踹向极宫。

    花满衣措不及防,狠狠砸在极宫内,憋屈,无力,很想骂一句,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他们可以被交换一次,也可以被交换两次,别回头再落到那家伙手里,那就完了。

    御桑天诧异:“不再想想?”

    陆隐冷笑:“我没把握揪出另一个十三天象,一旦我答应了,你明天就决定远征,我拿你也没辙。”

    御桑天笑了:“是你的性格,好。”说完,一把将无为甩给陆隐。

    无为下意识要逃离,忽然间,两股恐怖无比的意识如天穹压下,一个是御桑天,一个是陆隐,两人同时出手,差点没用意识把无为压死。

    身为意识生命,十三天象,什么时候被别人的意识压得那么惨?

    这一幕看的花满衣头皮发麻,简直变态,这两个人类全方位压制他们。

    最终,无为还是被陆隐抓走了。

    而花满衣则留在天外天,通过它或许能揪出更多隐藏的意识生命,实在不行,扔去意境,代替无为,它也够资格。

    御桑天不担心花满衣不同意,意识生命什么德行他很清楚。

    智慧生命因为情感,有时候可以无惧生死,超过极限,但意识生命永远不会,这是无数年下来,灵化宇宙确认的事实。

    一个只想着活命的生物,反而更不容易活命。

    陆隐带着无为返回百草域,他没有急着融入无为体内查看记忆,御桑天的目光随时看来,只有回到无疆,有始祖在旁,他才敢肆无忌惮的做事。

    刚回到百草域,陆隐正打算融入无为体内,忽然抬头望向远方,熟悉的身影出现,梦桑天。

    百草域外,梦桑天现身,朝着无疆而来。

    无疆内,一个个高手目光看去,落在梦桑天身上。

    梦桑天皱眉,一个,两个,三个,怎么那么多高手?渡苦厄就有好几个,其余始境也不少,无疆上的高手堪比底蕴最深的众法之门与万兽疆了,不愧是天元宇宙顶尖高手聚集。

    他被唯一真神带着,避开了因为时间倒退而返回灵化宇宙的结果,却也失去了在天元宇宙记忆,对天元宇宙了解不深。

    而今无疆这些高手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回想万兽疆一战,一只蛤蟆,一个荒神,就逼得无皇出现兽形灵蜕状态,无疆不容小觑。

    “梦桑天,求见陆主。”无疆外,梦桑天没有直接进入。

    远处,众多目光看来,都是些想加入无疆而不可得的修炼者,也有很多修炼者来此是为了百草,他们就喜欢靠近无疆,尽管时不时有强者气息扫过,令人惊悚,但胜在安心。

    没人敢在无疆周围闹事。

    无疆船头,御善看向前方,梦桑天目光落在他身上,带着不解。

    灵化宇宙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御桑天没有救走御善。

    陆隐都不理解,御善恐惧御桑天,害怕被御桑天杀死,而此事,御桑天本人并不知晓,他又不是全知全能。

    那为什么御桑天不救走御善,反而任由他被捆在无疆船头羞辱?

    御善存在的时间越长,反而越让陆隐看不透。

    他将御善压入点将台地狱,也请始祖看过御善,御善没问题。

    “请进。”陆隐声音传出。

    梦桑天踏入无疆,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星蟾。

    星蟾蹲在不远处,金色外表很喜庆,但梦桑天知道,这只蛤蟆狠着呢,连无皇都被压下去过一次。

    然后,策妄天,木竺,罗汕,昔祖等等。

    梦桑天看到了一个个高手,尽管有些还未达到始境,却依旧让他感受到危机。

    够资格登上无疆来找灵化宇宙麻烦的都不是简单人物。

    放在同级别中都是佼佼者。

    斗胜天尊手持金色长棍,一脸战意的看着梦桑天,他压抑很久了,万兽疆一战没出手就很憋屈,毕竟突破到始境,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为此,看梦桑天眼神都带着挑衅。

    梦桑天直接掠过,这种目光他很熟悉,曾经无皇看他就是这种目光,那个战斗狂恨不得跟所有桑天打一场。

    陆天一,初一,原起,还有更远处挂在树上玩的虚妄,力兽。

    一个个都那么厉害。

    疯院长睁眼,与梦桑天对视。

    一刹那,疯院长少有的想出手,他听陆隐说过,倒流的三十七年岁月中,梦桑天屠戮星空第十院,他被杀死也就算了,但第十院那些孩子都死亡,血流成河,这种事,无法原谅。

    尽管时间倒流,让这件事没有发生,但没发生是因为陆隐让时间倒流,而非这个梦桑天不出手。

    梦桑天望着疯院长,一个灵祖,尽管走红尘一道很奇异,未来不可知,但现在看他的目光比那个手持金色长棍的还挑衅,什么意思?他堂堂一个桑天,在这无疆是个人都能挑衅?

    如果换做无皇,早爆发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