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062章 风雨、起势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062章 风雨、起势(1 / 1)

    嘭嘭嘭——

    屋外雨势愈加磅礴,无数颗豆大雨滴连成线珠前仆后继的砸在木质窗台上,瞬间摔的尸骨无存,到处飞溅。其中所蕴含的连绵力道,就像那顺着屋檐墙体滑落直下的珠帘一般,将眼下这座柴房小屋完全包围、孤立、镇压,连带着脚下大地都好似有些微微震颤。

    天地之威,实非凡人所能想象。

    还好,屋内尚算安宁。一台燃势正旺的火炉摆在小屋中间,其上架着个铁皮小壶,壶内应该有放茶叶,具体什么品种不知道,应该只是乡间野茶,但壶嘴烟雾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闻之足以令人心神安宁。

    火炉是原本就摆在这的,但小壶和茶水就是小和尚送的了,包括唐朝三人现在身上披的素布麻衣,以及床头处叠摞起来的几床棉被,小和尚招呼的很周到,虽都不是什么值钱东西,但放在眼下就弥足珍贵了。

    开门、关门。柴房小屋不在庙内,而在庙后,两地虽算不得远,但又一次冒雨跑来,小和尚身上还是全部湿透,手里抱着的袋子却没被多少雨水打到,下意识避开谢薇帮忙扑打雨水的手臂,将袋子放在小屋内唯一的桌子上面,是十余个冒着热气的大白包子。

    腼腆合十,“抱歉了几位施主,山中简陋,没什么可招待的东西。这些包子是我昨天做的,刚又重新热了下,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小师傅说的哪里话,本来就是我们冒然打扰,还得你这般照顾,实在惭愧难当。”

    “是啊,小师傅。我们这的东西已经够齐全的了,你不要再冒雨跑来送了,不然受凉生病了可怎么办。”

    将心比心,不过是萍水相逢的过客而已,就算是谢薇,也只是在有所求时有过一面之缘罢了,实难算得上认识相熟。但对方却依然做到这地步,虽说是佛门方外之人,大开方便之门是初心本意,但也就是因为是方外之人,无欲无求,让更熟悉世间迎来送往规则的谢薇两人不知该如何感激是好,一时竟都有些自惭形秽,只捡些道谢话连连说着。

    而相较于铭感于内的谢薇两人,坐在火炉旁撑着衣服木架的唐朝则有些安静,或者说是神游物外,时不时的瞧着小和尚,不知在想些什么。

    受着这些感激,小和尚只是连连摆手,先开始还会说些没什么、当不得之类的客气话,后来就一副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的腼腆样子了,再次摆手后就要忍不住出门离去。

    这时,唐朝忽然笑着开口道:“小师傅,冒昧问下,你的法号是普度众生的度,还是渡船载人的渡?”

    小和尚双手合十,老老实实回道:“是渡船载人的渡。”

    一旁的谢薇闻言不由一愣,她只是知道小和尚的称呼而已,至于具体是哪个字她还真不清楚,只下意识觉得对方应该是大度的度,虽然这法号是有点怪,但毕竟也是个常见词,与佛家气质也挺搭的,没曾想竟然一直都叫错了。

    点点头,唐朝回以合十礼,没再说什么,看着小和尚再次开门冲进雨幕,心中却不由得有些感慨,大渡、大渡尊者,应该就是对方没跑了吧……原来本尊长这样啊……

    是的,唐朝是见过对方的,只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前世,只是距离有些远,大概有个几千米吧,通过高倍镜看到的,印象极其深刻,彼时对方可绝不是这般眉清目秀,腼腆害羞模样……

    小和尚走后,屋内有些沉闷,一如来时车上状况。

    但也有些不同,来时梁哥是司机,开车需要专心,不说话是应该的。但现在几人被困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他还是不说话,那应该就是性子沉默寡言了,但事实却不是如此,谢薇是了解他的,看着他时而转头望着窗户,那里是小庙的位置,不由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我多心了。”梁哥摇了摇头,看着面露疑惑的谢薇,解释道,“之前我们过来通过寺庙的时候,庙内气氛好像有些、有些……防备?”

    斟酌再三语气还是不能确定,但谢薇闻言面色却不由严肃起来,因为她是清楚这位名义司机的真正本事的,皱眉:“你是说厢房内那些人……不是好人?小师傅有危险?”

    摇头,“我们过来时厢房里有出来人的,小师傅转头和他照过面,应该是认识。嗯,怎么说呢,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只是一种感觉……晚上睡觉的时候你们留些神吧,我来守夜,以防万一。”

    唐朝连同谢薇点头之余,转头瞧了眼对方,家族底蕴这种东西还真不是说说而已……国内的情况有些特殊,做不到像国外家族那样动辄培养死士刺客的地步,但一些必要的防卫护卫还是有的,这位梁哥无疑就是这样的角色。

    他的感觉没有出错,态度应该也不像他嘴里说的那般不确定,那只是不想吓到谢薇两人罢了,所以没说的那么严重,实际他心里应该是有数的,那就是从踏进小庙的那一刻起,他们三人就被监视起来了。

    当然,也是对方没有刻意隐藏的缘故,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来自官方的力量。

    至于这里面具体有什么事,唐朝的态度和梁哥一致,不好奇、不关心,他们只是来还愿的香客而已,要不是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困住,现在应该已经踏上归程了。

    ……

    此时,庙内靠里厢房,屋内散落坐着五六个人年轻男子,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一人站在窗前,隔着玻璃品赏雨景,摇头感慨:“这就是气象台预报的小雨……我姥爷的膝盖预报都比这准好嘛!”

    “你姥爷的老寒腿病情不轻啊。”有同伴凑近过来,嘴里叼着烟,“来,借个火。”

    “滚滚滚,自己找打火机。”

    “这不是没油了吗,帮帮忙。”

    无奈,窗边那人打了个响指,一束小火苗从食指处瞬间燃起,同伴侧头靠过来,借完火后还不忘伸手搭了搭他的手背,一看就是老烟民,啪,拍开,窗边那人转头委屈道,

    “宗队,你瞅瞅,我的异能现在就这么大用处了。这要是打起来,我妥妥得跪啊!”

    “知足吧你阿青,好歹你还能和宗队配合甩甩飞刀,我呢?”角落一人在拆卸收纳着枪械配件,瞧着应该是把狙击枪,一脸日了哈士奇的郁闷,“这鬼天气,不架高倍镜还能看出个三五米,架上就彻底瞎了。更别说制高点了,我都害怕爬上去被劈下来!”

    “好了好了。”

    屋内坐在桌前研究着地形图的那人抬起头来,双眼狭长,正是几天前还与唐朝照过面的宗清,揉了揉眉心,“办法总比困难多,克服下咯。小段,时间差不多了,你带你那组人去接班高队回来。阿华,再联系下许上校,如果通讯恢复,问他们到了哪里,需不需要再发定位……”

    正说着,一道人影开门冲了进来,刚好领了任务的两人顺势出去。这一进一出,大片冰凉风雨便趁势卷了过来。

    “卧槽,关门关门,老子烟熄了……”

    “少柏,你过来的刚好。”宗清抬手招呼了下,“怎么样,刚进庙的那几个人,有没有问题?”

    “应该没有,打头的那个女人,大渡小禅师认识她,岭江本地人,过来还愿的。带着个半大小子,可能是侄儿吧不清楚,剩下那个应该是保镖,有点意思,好像察觉到被我们监视了,不过没有威胁,也不是本次目标对象,小禅师把他们安排到庙后柴房里去了。”

    “嗯……”宗清沉吟了会,有些犹豫,还是道,“把你的人撤回来,但要留两个队员守在那里,以防万一,如果今晚真的动起手来,记得保护下他们。”

    “可宗队我们的人手本来就不够……”

    宗清摊手:“那你说怎么办,这天气又不可能送他们离开,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卷进来送命?”

    “……我明白了。”无奈点头,随即来者迟疑了下,说道,“宗队,我们真要在这守上半月?其实我们可以和小师父商量下的,带上禅师舍利子先进行转移,也免得出现问题不好照应……”

    “不妥!”又一个身躯魁梧的男子开门冲进屋内,似乎是个领导者角色,屋内众人都站了起来称呼高队,抖落了下身上雨水,那高队摆了摆手,沉声道,“苦竹禅师是部里的长者,本身也拥有近乎先知的玄妙异能,既然他坐化前交代我们在这守上半月,那定是有他的用意在,我们只需执行即可。”

    顿了顿,看向宗清,“许上校那边联系上了吗?”

    “正在联系,最后一次通话他们已经抵达了郊区营地,按道理来说现在应该是进山了,但这场大雨……情况不好预计,我们得做最坏打算。天时地利人和,如今我们只占了地利,对方在暗,我们在明,先天就失了人和,现在又失了天时,对方没道理会放过这绝佳攻击机会。”

    “了解,人手不够,今晚大家辛苦下,轮流值班,只要守到支援到来,就算对方强行进攻,我们也能把他们全部留在这!”

    “是!”

    …………

    ------题外话------

    感谢书友“刺心客”“卡哇伊蚩尤”“书友20181209185745399”的打赏,鞠躬,致意~!话说现在好歹也有一千五收藏了,为啥我的推荐票票这么少啊,不指望过千,每天五百得有吧,书友都这么佛系的嘛,可以养,但记得每天投票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