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136章 劫道、冲突(四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6章 劫道、冲突(四千+)(1 / 1)

    次日,上午。

    九点半钟,事务所全员到齐。

    “喏,你的装备。”仓库门口,木灵塞过来几个打开的盒子,“戴上吧,菜鸟。知道你不会用,我会教你,有什么不懂赶紧问,千万不要不懂装懂,事到临头要吃大亏的。”

    “好的,教官!”

    “哈哈,这个称呼好听,再叫一声。”

    “……”

    今天第一课,永远不要试图调.戏一个思维脱线的人,因为你不会知道最后吃亏的人是谁。

    摸了摸鼻子,唐朝看着手中的装备,定位手表,蓝牙耳机,伸缩棍,防身喷雾……啧,还挺齐全。

    “伸缩棍你用不着,知道怎么甩出来就行了,关键时候可以充个人。防身喷雾最简单,按下就行了,注意喷口,别喷到自己就搞笑了。蓝牙耳机是这么戴的,我已经将你拉进了网络通话频道,正常情况下你可以和清姐卫叔他们保持联系,和我就难了,距离太远,现在的网络太垃圾……主要是这个手表,牌子呢,很贵的,你可千万别弄坏了,这个拨口看到了吧,出任务的时候打开,我在事务所就可以定位你的位置了,嗯,别抱太大希望,真有什么危险,指望我这边救肯定来不及,但我能知道你是在哪里出事的,神奇吧……”

    确实很神奇,唐朝的思维在某一刻甚至都有些发散,恍惚间瞬间穿越回了前世……当年他刚入行雇佣兵的时候,团队里也有这么个家伙,管理武器的,第一次出任务分发枪支弹药,对方也是以类似的口吻和他这么交代,这个是手雷,有机会扔赶紧扔,别放到最后炸没了自己的尸骨;这个是求援信号,可以按,但别指望有人来救你,收尸用的……呵,约翰大叔,相比起你那张满嘴络腮胡的黑乎乎老脸,还是现在这个卡哇伊妹子更赏心悦目一点啊……

    “喂、喂……”

    “嗯?”恍然回神,随手拨开眼前来回挥舞的手掌,唐朝连连点头,“听着呢,在消化呢,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木灵有些奇怪的看了眼,应该是刚才唐朝的眼神有些明显变化,不过随即也就不在意了:“暂时就这么多,你都记住了?确定?别搞事啊我告诉你,要是拖大伙后腿,清姐可是会发脾气的。”

    唐朝比了个OK放心的手势。

    “那行,准备出发吧,车钥匙给你。”顿了顿,“切记,注意安全,遇事不决躲清姐卫叔她们身后就行,实在不行就撒腿跑吧。总之,安全第一!记住了没?现在招人可难的很,我可不想再去各种网站发广告了。”

    说完,背起小手,撇着外八字腿,老成持重的走了。

    唐朝见状不由笑了笑,挺有意思的一个小姑娘不是吗?转身,上了那辆黑色SUV驾驶位。

    没等几分钟,钟婉清与老卫走了过来,耳机手表,统一装扮,当然他们要多一些装备,比如微型照相机、摄录机什么的,这也才是真正吃饭的家伙,唐朝新来的,目前还不足以掌控这些东西。

    大致测试了下通讯与定位没问题后,出发。

    第一目的地,是目标对象关文凡的别墅。

    据木灵从网络上收集来的信息分析,对方最近十来天都没离开过岭江,有很大可能就在这别墅内。这可不是黑来的信息,虽然小姑娘是有这方面能力没错,但钟婉清不让用的,这是小姑娘翻看关文凡好几个微博,并潜入到对方内部粉丝群里得到的一手信息……啧,倒是有做情报分析人员的潜质。

    这时候还没过上下班高峰点,交通有些堵塞,唐朝也就不客气秀操作了,一顿七拐八绕,各种抄小路、超车卡线,略有些笨重的SUV硬生生让他玩出了灵活机车的感觉,让一旁第一次见的老卫不住开口赞叹,啧啧称奇。

    不过饶是如此,行程也用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独栋别墅嘛,除了像江月公馆这种特殊情况的,其余基本都远离闹市区,位置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偏的。

    大门岗亭是肯定开不进去的,这点也早在意料之中,如这种专做富人别墅的物业保安,对于进出车辆以及闲散人员都有严格制度的,就像江月公馆,同样如此。

    一番商议后,唐朝继续留在车上待命,顺带也守着可能性不是很大的正门,钟婉清与老卫则背包下车去守其他门。守株待兔无疑是个效率很低的笨办法,但对于没有调查权又不想踩线的钟婉清等人来说,却是最好的方法。

    当然,他们的手段也不仅仅是这样,包括如何有技巧的和保安套近乎、套信息,亦或者换个身份光明正大的进去等等,这些并不难做到。不过眼下横竖只是初步调查,主要还是以熟悉环境为主,没必要那么大费周章。

    等呗。聊天呗。

    第一次出任务,钟婉清两人还是很照顾他这个菜鸟的,没让他下去受冻,舒舒服服躺在车里,一边在耳机里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一边调出手机游戏,嗯,还是单机斗地主……至于监视,进出车辆扫一眼就完了,这点小事实在很难调动起来唐朝的兴致。

    这么一混,也就挨到了中午。车上有吃的,随意对付点就行。钟婉清两人随身携带的包里也有,不需要他操心。

    吃完午饭,待在事务所的木灵也不知是网络游戏玩腻了,还是考虑到照顾下他这个职场晚辈,竟然在笔记本电脑上主动弹窗,发来个五子棋小程序。

    某人见状顿时不怀好意的搓了搓手掌,孩子,你这是找虐啊!

    不一会儿,左下角聊天窗口像飘雪花似的,蹭蹭翻滚,先开始是简单表情,比如滴血小刀、榔头锤脑袋、炸弹炸头什么的,后来这些就顶不住了,开始光速打字,

    “阴险!狡诈!趁我不注意!”

    “赖皮!”

    “下棋哪有不带悔棋的!赶紧点悔棋,3、2、1……”

    “啊啊啊——我不服,再来!”

    “……你确定不悔棋?我再给你次机会!”

    “你确定?”

    “确定?”

    “定!”

    画面还真就定格了,像被施了定身法似的,鼠标也不受控制了……丫居然黑进来了!

    唐朝一脑门黑线的看着鼠标跟抽风似的,先点了悔棋,然后在边边角角地方随意下了几颗棋子,再瞧对方,光明正大的连了五颗旗子——你已战败——悲凉的游戏背景音响起。

    “哈哈,我赢了,你这个彩笔!”

    “撒花、撒花——”

    “年轻人不行啊,还得练啊!咯咯咯……”

    透过屏幕,唐朝几乎能看到另一面屏幕背后,那个强行偷鸡成功、连眼睛都快笑没了的小狐狸……嚓,我要不是退隐江湖,修身养性,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黑客!

    也就在这时,耳旁蓝牙耳机里忽然响起钟婉清声音,“小唐,开车到北门,接上卫叔,然后来我这边,我看到关文凡的车了。”

    “我在北门外路旁等你”

    “收到!”

    神色一正,唐朝迅速启动车子,这地段是不可能有测速的,一脚油门,疾驰到北门,接上卫叔,方向一转,又向钟婉清所在的西门奔去,接上两人前后所用时间不超五分钟。

    周围地形路况他们来时自然都有研究过,每个门对应的出口道路都很长,虽然有岔路,但那几条岔路所通地方更偏,关文凡身为明星,没道理去那些地方,只可能沿着大道去市区。也就是说只要踩足油门追上去,他们有很大希望跟上对方……不,是一定,因为现在掌控方向盘的人是唐朝。

    挂挡,加速,风驰电掣。

    刚离开别墅范围,经过第一个岔路口,唐朝眼角余光蓦的一暗,下意识踩下刹车、松开、再踩、挂挡、猛打方向盘,顺带扶了把副驾驶位置上的钟婉清……SUV笨重车身在笔直道路上几乎是来了个不可能的直线漂移,轮胎与地面强烈摩擦生烟,好似下一刻就能蹦出火星来,车头自道旁石墩前将将掠过,瞬间打横,嗞——嗞——

    一前一后两声急促而尖锐的刹车声。

    唐朝转头看去,事发突然,钟婉清与卫叔毫无防备,前者还好,有唐朝扶了一把,没一头撞在仪表盘上。后面的卫叔就顾及不到了,还好问题不是很大,撞在柔软座椅上,又弹了回去……转过头来,皱眉降下车窗,

    在与SUV车身十公分不到的距离外,静静停着辆越野车,后者方才从岔路口冲了出来……故意的,这点唐朝可以确认。因为他在接近岔路时有注意到这辆越野车,那时对方的车速并不快,也就是在他要冲过岔道口的时候,对方才猛地加速冲来,或者说是撞来……如果不是唐朝临危反应打横车身的话,越野车的车头会直接撞上SUV车身,然后一直顶到石墩上!

    越野车的副驾驶车窗同时降了下来,车内只有一人,一个神色冷漠的年轻男子,老神在在的坐在主驾驶位置上,残缺手指的右手夹着根烟卷,侧头,目光好奇的打量了眼唐朝,旋即,嘴角划出冰冷弧度,竖起大拇指,

    “车技、不错!”

    咬字生硬,一听就是外国人,再看相貌特征,东南亚没跑了,就是不知道是越南、泰国还是马来西亚人。

    当然这些并不重要,只一打眼,唐朝便从年轻男子身上察觉到了一种再为熟悉不过的感觉,粗粝、狂放、漠视生死以及浓浓不散的枪烟火药味……雇佣兵?

    “什么情况……”

    “老卫,看窗外!”

    钟婉清阴沉着脸,另一边车窗外,十余黑西装黑西裤、手提棒球棍的壮硕男子,从路旁踱步而出,围拢过来。

    这样一群几乎将我是坏人写在脸上的家伙,忽然出现在这里,自然不是恰好逛街逛到这的。

    得,继上一次的临时任务,他们又一次踩进了包围圈。区别是上次算是城门失火,他们遭殃。这次就不一样了,明显就是专门埋伏冲他们来的。

    唐朝抬手摸上了档位:“清姐,要冲出去吗?”虽然是临时打横车身,但现在的SUV并未被困住,无非就是倒退加转弯,再一个加速的事情。至于那些黑西装,嗯,瞧着气势倒是挺足,但包围哪有这么包的,散步呢?还当自己是清街的古惑仔啊,动辄大几百号人水泄不通的那种?这不傻缺吗……

    当然,这在唐朝眼里是傻缺,在钟婉清眼里就未必了,想了想,应该还是不想冒着可能翻车的风险,咬了咬牙:“不用,你留在车上。老卫,我们下去!”

    说着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反应过来的老卫拍了拍唐朝肩膀,低声说了句,“待会机灵点,见势不妙直接撤,不用管我们,我们可以走。”说着将一根伸缩棍反手收进袖里,拉开车门,走下,站在钟婉清身旁。

    就怕你们走不了啊……扫了眼仍坐在越野车里没下来的年轻男子,唐朝暗叹了声。如果只有那十余黑西装,他相信以钟婉清两人的实力身手,即便不能全部撂倒,但想跑的话问题不大。可若加上眼前这位,可就不好说了……

    雇佣兵里也有彩笔,真的,唐朝前世就遇到过不少奇葩,放着好好的大学生活不享受,受了些蛊惑,亦或者是为他们所理解的所谓正义,就大脑忽然短路跑去某局势混乱地带当雇佣兵……虽然大多是在边缘地带稍稍窥见战场残酷后就打了退堂鼓,灰溜溜回去了,但也有不走运的,毕竟在打冷枪的狙击手眼里,只要手里有枪,就是威胁,即便是几岁小孩他们也会果断开枪,更不用说是成年人了,子弹可不认正义邪恶亦或者睿智愚蠢……

    说实在的,唐朝前世挺想不通的,这些人跑来到底图个啥呢?

    这些所谓的雇佣兵,即便手里有枪,也实在难称威胁。

    但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就完全不是这种情况了,这是名真正的雇佣兵,至少曾经是……视线掠过对方残手,应该是被战术匕首切断的,运气倒是不错……拿不稳枪,所以选择退役当保镖了吗?

    “这位一定就是钟老板了吧,哈哈,久仰久仰。”

    那边已经开始交涉了,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钟婉清看着他,眯了眯眼:“我认识你,你是关文凡经济团队里的人。”

    “看来钟老板是有做足功课的。”大腹便便男子即未承认,也未否认,打了个哈哈,“那一切也就简单了,不如,开个价?”

    “开什么价?”

    目光扫过钟婉清耳旁的蓝牙耳机,叹了口气,“钟老板这样就没意思了吧,你我心知肚明的事情。”

    “噢?你愿意出多少钱?”

    五指张开,“这个数!”

    “五十万?”钟婉清讥讽笑笑,“关大明星好大的手笔啊。”

    “钟老板,不用再试探了,你我都是明白人。怎么样,只要你点头,钱立马打到卡上,我还是很相信钟老板人品的。”

    钟婉清笑了:“呵,既然知道我人品,你还说这些?”

    皱眉,“没有商量余地?”

    “你说呢?”

    “那我明白了。”大腹便便男子点头,摊手,“钟老板,社会阴暗面什么的我就不讲了,以你的工作经历,相信知道的只会比我更多。你看这样行不行,今天呢,就委屈你先吃个教训,回去咱在考虑考虑,等考虑清楚了……你——”

    话音未落,嗓音蓦的扭曲尖锐,却是方才还静静听着的钟婉清,忽然一个箭步直奔近前,一把拽住衣领,扭身,跨腿,发力,砰——干净利落侧摔,大腹便便男子当即重重摔倒在地,双眼直冒金星……这是留手了的,不然就以这位的体重惯性,当场摔晕过去都有可能。

    居高临下,钟婉清神色间是毫不掩饰的鄙夷嘲讽,“你什么你,叽叽歪歪的打过架吗你?跟我这充大尾巴狼!”

    …………

    ------题外话------

    PS:今天回南京,这章是连夜带赶早码出来的,今天没了,字数是差不多够了哈,嗯,当我欠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