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244章 解释、交代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44章 解释、交代(1 / 1)

    “嗞——嗞——”

    “砰砰砰……轰……”

    轮胎与地面的尖锐摩擦声、激烈枪声、爆炸轰鸣,从小屏幕电视机的声响喇叭里传出,多少显得有些失真怪异,随后就是主持人字正腔圆的画外音,“以上就是我台最新得到的视频资料,从画面里我们可以看出……”

    调低音量,晦暗小房间里,烟雾缭绕,浓郁药水味,包裹绷带基本全部挂彩的楚当歌一行人,神情怔怔。

    “闹市扫射,火箭筒……极地冰河这是彻底疯了啊!”

    “别忘了还有重机枪,他们不是早就疯了吗……楚哥,你之前说的就是跑车里的这位吧?这枪法,夸张了啊……”

    “是啊,跟特么演电影似的,还加特效。人在车中,双枪并举,四面开火,竟然还打中了,这不科学啊!”

    “还有这车技,你们注意到没有,冲锋枪扫射的时候,那么大的离心力,一侧轮胎都飘了,还在强行直道漂移。不管你们怎么想,我反正是服气的……”

    屏幕里的画面不是很清楚,角度也不好,大概是某个远处的监控探头拍到的。只能看到数辆车子呈包围架势,中心地带的火红色跑车像是失控般不断旋转,点点火光若隐若现……抛开激烈枪声不谈,这看去更像是事故现场,瞧不出什么名堂来。

    但这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的,对于专业人士来说,零散模糊画面足以让他们设身处地,再配以一定的脑补推理,现场大致什么情况也就有数了。而失控跑车里的那名枪手,在绝对逆境下所展现出来的枪法车技,不得不说,惊到电视机前的一群人了。

    他们很清楚,那些看似耍帅扮酷的操作,实则代表着绝对的自信以及场面掌控力!

    坐在前排的楚当歌没有参与讨论,只是盯着电视荧幕有一口没一口的闷头抽烟,等到视频资料放完,开始挥手赶人,“散了散了,都回去休息养伤……南松,拿个毯子过来,我今晚在这休息。”

    “在这?”唤作南松的男子闻言微楞,随即意识到什么笑道,“楚哥你伤势最重,从昨天下飞机到现在都没得空休息,洗个澡回屋躺躺吧。放心,这里由我盯着,如果有什么最新情况我第一时间叫醒你。”

    楚当歌摆手:“不用,看不到结果我睡不着。”

    “嗯?楚哥你是觉得接下来还有事情发生?”

    “当然!”毫不迟疑颔首,稍顿,楚当歌抬头望向一众不解队员,挑了挑眉,“你们都觉得这事到这就结束了?”

    “要不然呢?”一众队员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由南松挠了挠头,回道,“人也救了,对方伤亡惨重,是次成功的行动,难不成还有后续?不大可能吧,根据情报资料分析,那七八十名精锐枪手,差不多就是极地冰河以及古欧联盟其他几个组织势力,现阶段在洛杉矶所能凑出来的绝大部分力量,再想行动得从欧洲那边调人过来,这一时半会的也到不了啊。”

    楚当歌张了张嘴,摇头喃喃:“我担心的可不是极地冰河方面的后续行动……”

    “那还有谁……”视线落到电视屏幕上,一张坐在车里明显由街道监控拍下的上半身通缉肖像,模糊不清,只能大致看到金发、鹰钩鼻等显著特征,愣了愣,不可置信的试探问道,“他……他?”

    “嗯。”叹息颔首,“你们不太清楚,这位可从来不是个留后患的主。而且,单人对抗一个组织这种事情,他是有前科和成功经验的……”

    “……”

    ※※※

    晦暗夜色,昏黄路灯,略显空旷荒凉的道路。

    道旁是个小型自动加油站,地点还在洛杉矶,但已经出了市区。不远处是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门前停了几辆车,店内以及悬挂门头所散发出来的温暖柔和光线,驱散了一定范围的夜色,望去不禁令人心生几分暖意。

    也因此,招揽了不少路过生意。

    比如一辆正从道口转进来的警车,没有开警灯,但车身黑白相间的线条,还是让坐在车里的谢薇心脏忍不住加速跳动几下,下意识移开视线,不过随即就镇定下来,因为她现在坐的并不是千疮百孔的火红跑车,而是一辆再为普通不过的出租车,没理由会被查的。

    但片刻后,她还是不由得紧张起来,曲线分明的上半身趴在窗前,屏住呼吸,看向不远处便利店。一个手提纸袋、戴着棒球帽的金发外国男子,购物完毕推门而出,恰好迎面撞上两名停车进店的警察,彼此打了个照面,双方身形都是一顿。

    旋即,两名警察让开道路,金发男子颔首似在致谢,双方简单聊了几句,气氛不错的样子。随即擦肩而过,金发男子拎袋离开,两名警察推门进店。

    “呼……”车内,谢薇长长松了口气,坐回副驾驶,看着后视镜里的金发男子走过来,先将纸袋放在车顶上,拿开加油枪,放回原来位置,再拿起纸袋拉开主驾驶一侧车门,携着微凉夜风坐进。

    打开纸袋,拿出个杯子递来,“抱歉,忘记询问你喜欢什么口味,就要了杯摩卡。”

    “额,谢谢。”谢薇微微一怔,回过神来后倒是没有迟疑客气,抿嘴点头致谢,伸手接过咖啡杯。

    “不客气,不喜欢吗?”唐朝侧头看来,从袋子里取出另外一杯,“还有意式浓缩咖啡,不过有点苦,你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喝这杯。”

    摩卡通常是由三分之一的意式浓缩和三分之二的奶泡配成,再加入少许巧克力糖浆,因为有巧克力和牛奶的关系,整体味道会偏甜,比较适合女士饮用。

    这也是唐朝先递去摩卡的原因,但实际上他是知道对方不喜欢喝摩卡的,谢薇的口味有点重,或者说是有点纯,喜欢咖啡原本的苦涩味道,意式浓缩能很好满足这点。

    正待顺势交换,却见谢薇抱着摩卡,轻笑摇头:“不用麻烦,你挑的很好,我喜欢摩卡的。”

    “呃……”这下轮到唐朝愣住了,莫名其妙的眨眨眼,我记错了?不可能啊,有在一起喝过几次明明没错的……表面则是哦的一声,“那就好,看来我运气不错,呵、呵呵……”

    干笑几声,将咖啡放进档位旁的杯架里,发动车子。

    “你刚才和他们说了什么?”

    “嗯?”

    “那两个警察。”

    “哦,没什么,就是聊聊天气,吐槽下道奇球队……就我帽子上这个棒球队,他们是道奇的球迷,最近球队的战绩比较糟糕,他们很苦恼,我安慰了几句。”一边驾驶着出租车离开加油站,唐朝一边随意回道。

    谢薇轻点头,神情淡淡,看似波澜不惊,然内心想法可不是如此。这种类似警察与犯罪分子对面不识、擦肩而过甚而谈笑风生的戏码,她以前只在电影电视里见过,感觉还不算强烈。如今真实上演,亲眼目睹全程,多少有些别样刺激感受。

    当然,这只是小插曲而已,望着后视镜里渐行渐远的加油站与便利店,谢薇迟疑了下,还是问了出来:“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有皮球他们和你,恰好出现在洛杉矶……”顿了顿,见到唐朝神情微动,又加了句,“如果不方便的话那就……”

    “没事,应该解释下的。”老实说,唐朝其实是有点犹豫的,刚才去买咖啡就是将选择权交与对方,如果回来时谢薇离开,那这事自然无需再提,但谢薇没有离开,还问出了口,那……说说无妨,有些事情确实是需要给出个交代的。

    想了想,组织下语言,“这次事情总体上来说是个意外,有许多机缘巧合的成分在里面,简单点来说就是有个命不久矣的大人物,看中了你晚辈、也就是那个叫做唐小糖女孩的心脏,那是他续命的关键,所以派人过来绑架……”

    “拉尔夫?”谢薇瞬间串联起来线索,难免愤愤,“难怪之前糖豆说那个老头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稍点头,唐朝淡淡说道:“他全名叫拉尔夫-莱恩,是欧洲某个,嗯,类似于黑手党势力的高层,另外还有个地下组织团体议员的身份……”

    “黑手党?地下组织议员?”谢薇闻言不由愣了楞,这些东西距离她的生活无疑还是比较遥远的,也很难理解,便直白问道,“他势力很大吗?”

    “某个程度上来说,是的,尤其是在欧洲,所能调动的能量极其广泛。”稍顿,看着不由自主露出不安担忧神色的谢薇,唐朝轻松宽慰道,“不过不用担心,他没几天好活了,挨不过今晚也说不定,不会有机会再踏上欧洲土地的。”

    语气淡淡,却自有一股毋庸置疑的肯定,谢薇听出来了,虽然还是有些迷惑,但也没再多问,听着唐朝再道,“至于你说的皮球那些人……我不认识,但见过他们在国内的组织成员,你也见过的。”

    这点谢薇倒是没有多少意外,事实上她早就有所怀疑,只是皮球一直不肯说,她也不好逼问,如今听到唐朝的说法,不由抿了抿嘴唇:“是去年山中小庙和几个月前银行劫案里出现的那帮人吧,我记得一个姓宗,一个姓高,好像是队长职务,还有糖豆的同学,那个叫任不平的男孩?”

    “对,他们都来自于国内的一个特殊部门,类似于国安性质,只是业务范围有所区别,名称叫九州崛起。你见到的皮球那些人,就是九州崛起的海外成员。”

    皱眉理清楚其中关系后,谢薇面色迟疑,“那这次皮球他们暗中保护我们是国内授意……”自己摇头否定,这是讲不通的。虽说出身于谢家,本身还是国有银行中高层领导,算是个有身份的人,但谢薇自觉距离刚才听到的九州崛起层面相当遥远。而排除这点,再说私人交情,她回想了下与宗清、高长风等人打交道的过往,只是寥寥两三次见面而已,根本就没有交情可言。

    “这个吧……问题其实出在我身上。”

    冥思苦想的谢薇愕然转头。唐朝苦笑了下,歉然摊手,“我和九州崛起的关系比较复杂,打个不是很恰当的比方,就是宋朝与水泊梁山的关系,他们一直想招安我,但我这个人自由散漫惯了,也就没同意……”

    琢磨了下,发现这比方确实不怎么恰当,他可从来没打算造反,良好市民来着,不过说都说了,道理也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也就不在意了,继续道,

    “最开始山中小庙的那次出手,应该有让他们误会了你和我的关系。他们找不到我,就只能从你这边着手。随后我有帮过他们几次,大概是不想欠人情吧,所以就有对你特别关注,包括这次的海外保护……”

    “总之,很抱歉,虽然主观上我并没有这意愿,但从客观事实来说,确实是我将你拖进了这混乱世界里。”迎着谢薇怔怔目光,诚恳颔首致歉。

    以上这番其实说的不尽不实,有隐瞒许多,也有不少误导成分,但唐朝致歉的念头确实是实实在在的。

    纵观谢薇的几次遇险,山中小庙,银行劫案,包括被他抹杀在萌芽状态的韩金世,以及眼下这次,虽然每次都是命运弄人,机缘巧合成分居多,但归根结底都是他惹下的祸根,辐射开来,也就让谢薇糟了池鱼之殃。

    更糟糕的是,唐朝还无法保证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这几次还好,只是无意牵扯到了谢薇,那下次会不会直接落到她身上呢?这是无法预测的,亦如不久前九州崛起的某个家伙偷了谢薇的蝴蝶胸针,这种事情……

    说来这也就是如宗清等外人看来,唐朝脾气不是很好的原因,动辄杀上门去斩草除根。换个角度来看,这何尝不是一种恐惧呢……

    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

    地下世界如何,两世为人的唐朝再清楚不过,踏进来容易,清清白白出去很难,基本不可能做到。他现在能做的,就是隐藏好他自己的身份,保护好在乎人的安全,维持住现有的平淡生活,将威胁扼杀在萌芽状态。至于会不会因此惹出什么更大的麻烦来,那真不是他所能控制得了的。

    悲哀吗?不,杀手本就是如此!

    呼了口气,避开谢薇目光,唐朝轻声再道,“之所以今天和你说这些,是因为在某些人的眼里,我和你有所联系已经不是误会,而是既定事实。类似于这次这样的监视保护,在国内其实也有,以后也可能会一直伴随着你,很久、很久……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下。”

    车子飞驰,沉默良久,谢薇忽然偏头看来:“所以,你现在是在提醒我?”

    “算是吧,另外我也想知道你的想法。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会出面和九州崛起谈,让他们撤去……”

    强势挥手打断,谢薇定定看来:“你觉得我现在该有什么想法?”

    “我很抱歉……”

    “为什么抱歉?”谢薇摊了摊手,“听你说了这么多,好像就是我有多几个隐形保镖,很厉害的那种,还不用我付薪水,这不是件好事吗?”

    “呃……”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