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251章 钓鱼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51章 钓鱼(1 / 1)

    “谢女士你好,午饭还合胃口吗?这家中餐馆味道不错的,老板两广人,正宗粤菜……呵呵,先自我介绍下,楚当歌,楚国的楚,醉酒当歌的当歌,身份与你先前接触到的宗清、高长风类似。”

    “楚先生你好,我是谢薇,谢谢你们的招待。”

    “客气。嗯,谢女士想必能猜到我此来的目的,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这边走个流程……”

    “请自便。”

    稍稍寒暄,隔着桌子,两只手掌象征性碰了下,各自落座沙发。

    楚当歌拿出一支录音笔,光明正大的放在桌上,这道流程是免不了的,不过并不是什么正式审讯。这从当下环境,一间普通用餐包厢就能看出来。另外,厢房内没有任何摄像装备,也没有旁人。充当服务生的皮球在送来茶水后,干脆带上门离开。

    气氛算不上融洽,但也谈不上严肃,就是普通人对话聊天的性质。实际楚当歌是想营造出更好氛围的,不过在看到谢薇坐下后神情淡淡,双手交叉搭肩的姿势,便了然省却了客套话,直奔主题。

    “首先,我谨代表我自己以及皮球他们向谢女士真诚道歉。抱歉,无论是在医疗中心还是昨晚的公寓大楼,我们都未能保护好你的安全,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职。”

    谢薇稍一沉吟,嘴角微不可察的轻轻扬起,颔首表示认同:“嗯,你们很菜。”

    “呃……”

    “开个玩笑,没有其他意思,就是忽然想到的……这是他的评价。”谢薇摇头轻笑了下,歉然摆手,“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很感谢你们这次的援手搭救,这是真心话,谢谢!”双手交叠,郑重躬腰致谢。

    “别,不用,职责所在而已。”楚当歌连忙侧身示意当不起,随即抬手摸摸鼻子,自嘲笑道,“而且,哈,就像那位评价的一样,我们这次表现的确实不尽如人意,很菜,如果不是那位及时出现的话,就是次彻头彻尾的失败行动,后果不堪设想。这点,我作为指挥者担主要责任……”

    摆手打断谢薇欲言又止的安慰,摇摇头,“惭愧,先不说这个。谈谈那位吧,你们昨晚是待在一起的对吗?我在电视上可瞧了一整晚的热闹,呵呵,还有今早,也是他送你过来的?”

    “对。”谢薇坦然点头应下,海边回来途中,她们有商量过如果应对九州崛起,谢薇主动提出来的,她担心无意泄露什么给唐朝带来麻烦,想着要不就干脆直接拒绝九州崛起方面的询问。这是可行的,如果她执意不说,九州崛起谅也不至于为难。不过唐朝当时并不怎么在意的样子,让她照实说就好了,没什么打紧……

    说是这么说,谢薇自己是有想法的,所以就出现了早上回来后立刻休息的举动,她要好好整理下思绪,包括现在回答的每个问题,都是先在心里好好斟酌后再说出口的。比如刚才转述说你们很菜,那并不是单纯的玩笑,而是在试探楚当歌的态度,好拿捏分寸……当然一些显而易见的东西,她不会隐瞒,也没这必要。

    “那你知道他离开后的动向吗?或者说有听到什么,猜测的也可以。”楚当歌自然是不知道眼前平静女子心中千千结的,知道也没办法就是了,只是如常询问。

    “这个我不怎么清楚,他送我到街角那里就走了……”摇头,谢薇低眉沉思,状似恍然,“哦,他有提过一句,不过我没听懂,也没细问,不知道是不是字面意思。”

    “什么?”

    “他说接下来会去钓鱼。”

    “钓鱼?”

    “对!”

    这是实话,谢薇回答的相当干脆。楚当歌闻言就愣住了,随即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似有想到什么,但终究是信息不足,凭空猜测没多大意义,摇头甩脱杂念,

    “呵,钓鱼好啊,亲近大自然又能陶冶情操……嗯,聊聊昨晚的经历吧,从离开公寓楼开始,那一定很精彩。”

    “好的……”

    ……说到这里,让我们将镜头暂时移开,从斗智领域转去斗勇场面。

    半山别墅,一楼,正门千疮百孔洞开,一左一右仰躺两具西装大汉尸体,细看来五官面容竟有些相似,目光神情更是如出一辙的茫然,似是至死都不知道射穿眉心的子弹从哪打来。

    里面大厅走道同样躺着不少具尸体,皆是正面中枪,神情倒不再茫然,但依旧类似,不可置信的惊骇。

    除此之外就是满地狼藉,豪华欧式装潢成了破烂乞丐窝,空气中弥漫充斥着刺鼻火药硝烟,甚至是盖过了浓郁血腥。周遭精美壁灯吊灯看不到完好一盏,或碎裂只剩底座、或吊着电线无力下垂,名贵沙发被轰开好几个大洞,应是霰弹枪的杰作,内里弹簧结构暴露外凸,片片白羽绒毛,有的沾着血迹,散的满大厅都是。

    毫无疑问的激烈枪战现场,似是已经告一段落,大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救我……救我,我不想死……”

    微弱呼救声,来自于沙发后的一名大汉,一手绝望捂着破开胸腹,不至于内里器官顺着哗哗血水流淌出来,一手伸向后方走道,那里有几支微微颤动枪口,颇为小心翼翼,随即有半边脑袋探出,先是机警掠过大厅,没有发现,这才望向幸存同伴,目光在后者伤口处顿了顿,

    “格雷,他在什么位置?”

    “救我啊……”

    “……抱歉,伙计,你应该清楚你的伤势状况,我们只能给你报仇,他在哪?”

    “我……我没看清,刚才在吧台……”

    唰,或粗或细枪口齐齐指向大厅一侧小型吧台,重点自然是那长有丈余宛若矮墙的木柜,实木打造,质地颇厚,上面的手枪弹孔基本没有打穿。手势打出,几道身影当即散开围去,这时,沙发后奄奄一息的大汉双眼蓦的外突,

    “小心!”

    几人下意识扣动扳机,震耳欲聋的密集枪声顿时炸响,短短瞬间,本就残破不堪的吧台木屑横飞,酒水四溅。

    与此同时,一旁支撑天花板的石柱后方,一道风衣身影鬼魅般悄然转出,对上沙发后大汉惊恐视线,唐朝笑了笑,抬起左手食指竖在嘴边,嘘,顺势举起右手手枪,指向那几名正狂热扫射的大汉,砰砰砰,再简单不过的近距离打靶,还是固定靶,结果显而易见,几枪下来,大厅再次陷入诡异沉寂。

    收枪,更换弹匣,踩着血迹从容跨过地上尸体,向后方廊道走去,中途绕过沙发的时候,“杀了我……求求你……”脚步不停,砰,沙发微颤,呻.吟戛然而止。

    贴着墙边来到廊道口,探头瞧了瞧,三五米极短通道,里面是比外间稍小一点但同样豪华的内厅。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感慨着唐朝从风衣里掏出个手雷,叮声拨开,默数几秒,扔进,闪身回来。短促尖叫,“有炸——”话音未落,巨大轰鸣声响起,房屋地面震颤,尘灰气浪自廊道口滚滚而出。

    转身,眯眼,瞬间掠过灰蒙蒙廊道,冲进内厅,抬枪,扣动扳机,水平移动,不远处地上几名翻滚惨叫身影顿时寂然不动,来不及清理全部,心头警铃大震,猛地侧跃而出,嗒嗒嗒,倾盆大雨般,无数子弹由上至下袭来,尤其是一把冲锋枪,如影随形的跟在唐朝后方,打在地上,闪烁一溜串火星。

    躲入圆柱后方,顿了顿,反方向转身闪出,冲锋枪声恰好消失,手枪对准二楼乍闪乍逝身影,砰砰砰,碎石四溅,空了……唐朝讶然挑眉,随即就不在意了,再次闪回石柱后方,从另一个方向转出,举枪还击,下饺子似的,伴随着凄厉惨叫,数道身影从二楼摔落,哗啦啦砸碎鱼缸桌椅等物事……

    冲进、杀人、控场,短短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喧哗退去,内厅沉默。

    还是有枪手残存的,在二楼,集中在护栏外墙后面,但他们现在委实没了起身开枪的勇气,这边一梭子扫下去连衣角都碰不到,下面随手一枪则非死即伤,这谁顶得住啊!

    见二楼枪声沉寂,唐朝撇了撇嘴,略显无趣,没什么值得好夸耀的,极地冰河的精锐枪手要么昨晚栽在公寓楼,要么死在治伤的隐蔽医疗所,现在守在这里的大多是不入流的外围成员,实力高低尚且不说,只战斗意志就很难过关,打打顺风仗还行,一旦处于劣势,不跑不投降就算对得起所领薪水了。

    砰……砰……砰……

    下垂枪口,对准内厅地上还在挣扎的身影,一枪,接着一枪……不是折磨,是一枪毙命。

    倒不是鄙视围伤打援的做法,战场上只有胜利失败、生存死亡,没有高尚卑鄙这一说。

    前世当雇佣兵那会,围尸打援的事情唐朝都做过,这本就是战场狙击手的拿手好戏,后来做了杀手才逐渐远离这项技能,杀手开枪机会不会太多的,况且任务对象一般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一枪打不死,打伤个助理保镖角色,是不可能引出任务对象的。

    至于眼下,就是单纯清理。而对于楼上躲在掩体后方的那些枪手来说,则是单纯的怂,很显然他们并不想为受伤同伴搭上自己小命,相反,在察觉到唐朝干净利落、赶尽杀绝的做法后,藏的更深了。哦,也有例外……

    在唐朝再次抬起手枪,指向一名被手雷炸掉双腿的惨叫大汉时,眼角余光蹿起数道身影,哗,风衣激荡,蓦的甩出左臂,空空如也的左手掌张开时,多了一把黑色手枪,急速从眼前划过,砰砰砰——

    似三声枪响,又似只一声枪响,正对面二楼楼道上,两道身影同时后仰、栽倒,一把冲锋枪高高飞出……

    “呼哧——”

    急速闪回的中年男子抱着被击穿手臂,砰的声死死靠着护栏围墙,一头冷汗,大口喘息,僵硬转头,先是目光凌厉的瞪了眼左手边的魁梧大汉,随即看向右手边两个死不瞑目的枪手尸体,极其精准的眉心穿孔,瞳孔急剧收缩,怎么可能……

    刚才他们三人、不对,应该是四人同时起身突袭,只不过旁边那魁梧大汉怂了,脑袋都没露出来就缩了回去……这不重要,三人其实足够了,而且在这之前,他还用块碎璃片确定下面那道身影的枪口并未抬起,这种情况下,对方是如何做到瞬间抬枪、瞄准、扣扳机,且不分先手一连击中三人的?

    “两次了,闪得还挺快……你就是极地冰河派来处理拉尔夫这件事的人吧。”幽幽叹息在厅内响起,颇为遗憾的语气。

    中年男子闻言脸色顿时难堪无比,吸了口气:“我承认你的枪法很准,若死在你手里我认栽。但你只有一个人,极地冰河不会放过你的!”

    “哦,误会了,我并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我只是有点失望。”楼下唐朝摇了摇头,“看得出来你实力不错,但经验告诉我,实力不错的人一般在组织内的地位都不会高,至少不会是决策层。简而言之,你不是我想钓的那条鱼……”

    中年男子一愣,回过神来不由惊怒交加:“你在找死!”他听出味来了,半山别墅或者说拉尔夫的尸体,实际是个诱饵,目的是引诱组织再次派人过来,而就在附近城市接到消息的他无意撞进了这个死局!

    事实也就是如此,唐朝前世在欧美混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他料定了极地冰河不会善罢甘休,早就有了打回马枪的打算,只是让他有点失望的是,等这么久,等来的竟然不是与拉尔夫有同等地位的极地冰河高层,而是实力身手不错的中年男子。

    单从警告意味上来说,杀掉一个高层与杀掉一名高手,两者是有区别的,前者的效果无疑要更好些。

    中年男子越想越是心惊,再度喊话道:“你以为你一个人能对抗极地冰河吗?笑话……”

    话音未落,“……他不见了?”不远处传来疑惑提醒,中年男子闻言怔了怔,连忙起身望向楼下石柱附近,果然不见那道风衣身影,再扫视大厅周遭,除了横七竖八的尸首外,空空如也。

    退走了?不可能,没理由!

    “守住楼梯口,别让他上来……不对,小心附近有窗户的房间,二楼高度挡不住,他很可能从外面翻进来。”

    耳朵微动,听到什么,中年男子迟疑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一旁魁梧大汉,后者正拿着手机,手捂嘴巴连连点头,“对对对,就在祖玛沙滩旁边,一来就能看到……快来啊,局势控制不住了……”

    “你在干什么!”几步踏过去,中年男子一把夺过手机,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硕大的三个数字,9、1、1。抬头,看向神情讪讪的魁梧大汉,再度低头……愣了半响没能回过神来!

    “你特么……报警了???!!!”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