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257章 砸个场子(五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57章 砸个场子(五千+)(1 / 1)

    家族这种东西确实是麻烦的代名词,当然仅仅是对于唐朝而言。

    对于其他人来说,包括谢家旁支远亲,乃至外厅里那些正觥筹交错与谢家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外人,谢家就是棵参天大树,做梦都像攀附倚靠的对象,从中哪怕只汲取到一丝养分,也足以令无数人为之疯狂钻营。

    这也就是糖豆三舅强大自信的源泉,在岭江,谢家这块牌子确实可以称得上是金字招牌,也是商业领域内的风向标,一举一动皆是瞩目焦点,无论哪个行业,做的何等买卖,只要谢家踏足其中并立起旗帜,那四方莫不云集响应,赢粮而景从,甚而还有手里拿着大把资金却苦于找不到门路的投资商。

    这是一点都不夸张的。

    但谢薇是理智的,或许是因为身处金融行业见到过太多太多的失手案例,其中不乏一些资本雄厚的跨国集团,所以对于这方面有种天然的警惕心。除此之外,应该还有其他方面更实际的一些原因,总之,她不是很看好这看似容易的上市圈钱计划。

    不欢而散。

    离开内厅,一言不发的谢薇大步走在前面,唐朝兄妹辆跟在后面,中途有想上来敬酒拉关系的,在见到面无表情的谢薇后不由都是却步,讪讪走开,三人破冰船一般穿过熙熙攘攘大厅,即将走出谢家老宅时,有脚步声从后面追来,

    “薇薇……”是名两鬓微霜的中年男子,面容神态自带些许不怒自威,糖豆的大舅,谢正英,也是岭江市的市长,走到近前,先是对着唐朝兄妹俩轻轻颔首,随即看向顿步转身的谢薇,摇头苦笑,“你性子还是这么倔,一家人吃饭……正华喝多了,讲的胡话你不要往心里去,爸已经在训他了……”

    唐朝带着小姑娘,兄妹俩很有眼力劲的往外面走开一段距离,等着那边谈话结束。

    “小姨和三舅那边已经吵过好几次了。”

    “嗯?”无聊等待间,糖豆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唐朝讶然看去,小姑娘侧着脑袋,神色有些疑惑不解,“我见到过的就有三次,在小姨办公室里,三舅公司里的人找小姨办事,小姨不同意,三舅就打电话过来,具体的我也听不懂,但每次电话结束,小姨都很不开心……哥,三舅他们不是已经很富裕了吗,生活的也很好啊,为什么还会这样呢?”

    “可能是想要的更多吧。”唐朝想了想,回道。

    “可现在已经很多了啊。”

    “有些东西是越多越好的。”

    哦的一声,糖豆似懂非懂点头。

    唐朝望了眼那边还在交谈的两人,轻轻摇头。具体的,他也不是很清楚,就像前面说的那样,唐朝对谢家不是很关心,尤其是产业领域,只大致知道谢家是靠零售业起家的,如今在岭江本地还有为数不少的超级市场、百货商店等等,后来借着经济特区、地理环境优势踏足港口贸易、运输,最近几年开始往房地产领域布局转型。

    当然,这说的是主体支柱产业,其他产业,包括谢家直系旁支族人自行探索扩张,以及以入股形式所参与的行业,那就多了去了,不夸张的说,除了一些客观因素实在无法踏足的煤炭采掘军工等等特殊产业外,凡是市面上能正常盈利的行业,谢家基本都有涉及。甚至是一些灰色产业,也有活动身影。

    放眼全国,谢家或许还算不得什么,但在岭江,谢家确实属于巨无霸的存在,能与之比拟的寥寥无几。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以谢正华为首的谢家一代,不堪只困守一隅,希翼通过房地产业打开局面,将谢家的影响力蔓延外地乃至全国。

    不得不说,谢正华他们眼光不错,当然这些趋势也是明摆着的,房地产业确实拥有这样巨大的破局能量。不过话说回来,路子是光明的,不代表就能一定走的通,殊不知全国房地产公司多如牛毛,但真正能走到最后,走向成功的又能有几个?相反,倒在半路上的尸骸却是随处可见。

    别误会,唐朝并不是不看好谢正华等人的举动,也不是说谢家即将要倒霉,实际上在唐朝看来,谢家想要垮掉还真就不容易,哪怕是布局房地产最终失败,也不过是一时成败而已,或许伤筋动骨,但也绝对不至于就此一蹶不振。

    谢家老一辈还是很有战略眼光的,很清楚在国内扎根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拿眼前正在交谈的两人来说,一个是国有银行中高层实权领导,一个是岭江市市长,类似这样从政的谢家子弟还有许多,地位或许高低不等,但整合起来就是股令人侧目的庞大能量,不说保驾护航,起码稳住根基问题不大。

    这恰恰也是谢薇最为担心的地方……虽然有隔着段距离,已经站到老宅铁门外了,并非有意偷听,但唐朝的灵敏听觉还是断断续续听到了些东西,

    “正华的步子迈得确实太大了,我有劝过,但他不听……谁都知道房地产暴利,但是这里面的道道……”

    “大哥,你实话跟我讲……”

    “为什么会这么问……放心,我是体制内的人,知道厉害……真的不进去了?老爷子挺担心的……那等下午酒醒,我让他给你打电话道歉……”

    又说了几句,谢正英转身离开,谢薇神色稍缓走来,早有管家下人将车开到大门口,梁哥不在,自然是唐朝开车,接过车钥匙,讶然看着眼前的白色宝马,随口问了句:“奔驰呢?”

    谢薇打开车门,让小姑娘先坐进去:“出了点故障,漏油,梁哥送去修了。”

    唐朝也没在意,“哦,现在去哪?”兄妹俩本来是想回家的,但现在谢薇加入进来,自然得要以她意见为主。

    脱下孝服,谢薇沉吟了会,摸着小姑娘头发:“这几天累坏了吧,去做个SPA调理下,小唐你也去。”

    唐朝自无意见,免费按摩搁谁都愿意啊,问清楚地址后用手机设了导航路线,开车下了紫冠山。

    在进入市区的时候,嘟嘟嘟寻常音效铃声响起,是唐朝的手机,来电显示是楚枫雅。

    “呀!是雅雅姐!”小姑娘见状顿时来了精神,从后座凑过来点了接听,并打开免提。

    唐朝无语笑笑,把着方向盘,在手机那头传来喂的一声后,言简意赅回道:“说。”话落,肩头不轻不重的挨了下,好吧,小姑娘对于偶像还是很维护的,见不得唐朝这般冷漠对待。

    电话那头的楚枫雅就很淡定了,似早就习以为常,直接说事:“有空吗?有的话帮个忙……”

    “没有,我很忙。下次有事请提前预约,谢谢。”

    “有有有!雅雅姐我是糖豆啊,哈,别听我哥瞎说,他在开车呢。”小姑娘嗔怪瞥来眼,冲着手机喊道,“雅雅姐你有什么事吗?”

    “糖豆?你和你哥在一起啊……没什么事,我在公司给朋友制作单曲,编曲方面出了点小问题,想请他过来用电吉他弹段SOLO。”

    小姑娘闻言不由一愣:“雅雅姐你不是也会弹吉他的吗?”

    “呵,我水平不行啊,主要是弹不出来那个味道……”轻笑了声,似乎还夹杂着其他意思。

    “不尽不实,再给你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唐朝接过话来,撇了撇嘴,“我不信你们那么大个公司,找不到一个能弹吉他的。”

    “哈,不是想蒙你,人现在就站在我面前呢,当面打脸不好吧,整不好还以为我在说怪话呢……嗯,请你来砸个场子,有没有空?”

    “等着。”

    摞下句,唐朝透过车内后视镜望向谢薇,后者此时正以讶异目光看来,她是知道唐朝会乐器的,这是肯定的,有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哥哥厉害的小姑娘在呢,但她真没想到唐朝的乐器水准会这么高,高到专注唱歌的明星都上门来请的地步……

    回过神来,看着一旁小姑娘的期盼目光,笑了笑:“反正也没事,去看看吧。”

    唐朝点头,对着手机那头的楚枫雅干脆说道:“报地址。”

    ……

    半小时后,宝马车在栋外观颇为时尚的建筑前停下,不远处大楼门口,楚枫雅与名染着紫发的年轻女子早早等候,颇显诚意的样子。叫着雅雅姐,小姑娘当先打开车门蹿了出去,唐朝与谢薇落在后面,不紧不慢迎上。

    双方碰面,楚枫雅笑着上前,先是跟谢薇招呼了声,两人是见过面的,前不久谢薇的生日宴会有邀请过她表演,随即有些无语的看向唐朝:“想请你来还真不容易,一点面子都不给!”

    唐朝似笑非笑,没答话。有外人在场呢,不好怼,多少得留点面子。

    “这是我师妹,罗琳,港岛人,也是玩摇滚的,嗓音很厉害哦。琳琳,这就是我请来给你镇场的大高手,你们认识一下吧。”

    在楚枫雅的介绍下,染着紫发的年轻女子看着唐朝那张年轻的有点过分的面容,愣了楞,主动伸手过来:“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罗琳。”

    “你好。”伸手搭了下,唐朝看向楚枫雅,上眼皮翻了翻,“带路吧,这大热天的,弹完就走了,待会我们还有事呢。”

    话说的不是很客气,楚枫雅也没在意,实际上相比起教吉他时候所受到的毒舌,现在这程度算清风拂面啦,当即带头走向大楼门口。染着紫发的年轻女子却再次愣了下,落在后面,似是被唐朝这口气给吓到了,下意识咧了咧嘴,匆匆跟上。

    进到大楼里面,乘坐电梯,中途并没有看到什么明星,当然看到了唐朝也不一定认识就是了,直抵五楼,穿过走廊,来到一间录音室。

    推门而进,几道视线瞬间瞧来,两道来自于坐在机器前的工作人员,带着些许探究。剩下的是坐在一旁椅子上休息的几名男子,似是个乐队,长发,纹身,银链首饰,带铆钉的牛仔裤,瞧来颇有个性,就是不知道这幅打扮出门热不热。

    目光里是或轻或重的审视,其中一名抱着电吉他的,有几分不屑高傲的敌意。

    唐朝没有看过去,他只是来临时帮场的,并不想了解里面的道道,也不需要了解,无非就是大家玩音乐的理念不合、手上的活有高低、服气与不服气这类问题。

    这事要搁在其他领域,可能都不叫个事,一方花钱,一方服务,完成后你好我好大家好,完不成就直接换人,多简单的事情。只是在扯上手艺、艺术等属性后,事情就变得复杂了,没办法,玩摇滚的人普遍还是比较个性的,或者说是拧巴。

    一摊手,“谱子。”

    “给。”楚枫雅乐颠颠的塞来曲谱,斜瞥旁边的乐队,眼珠转了转,朝着工作人员打了个手势,“老鲁,把刚才录制的编曲小样放一遍。”说着转过头来冲着唐朝笑道,“你听听,找找整体感觉。”

    唐朝不置可否点头,一边听着耳旁的旋律,一边看着手里的谱子。

    这时,旁边几名乐队男子眼睛瞪大了,他们刚才的视线焦点可是放在谢薇身上的,虽然后者身上实在瞧不出啥玩乐器的痕迹,但自成领域的强大气场摆着呢,这也是自进门后他们没敢发难的原因,至于唐朝兄妹俩,太过年轻,直接被他们给忽略掉了……

    但现在看到楚枫雅态度,找到正主后,顿时就忍不住了。

    “哈?”

    “嗤……”

    “安静!”楚枫雅目光犀利看来,指了指门口,“或者出去!”

    抱着吉他的乐手当场就腾的站起身来,张嘴就要开喷,身旁有同伴拉了拉,示意等等,犹豫了下,一屁股坐回,鼻间轻哼了声,摆明一副待会弹不好就不要怪我喷人的架势。

    一点小插曲,唐朝恍若未见,几分钟后旋律走完,抬头:“歌挺烂的……算了,你想要什么感觉?”

    “骚!”楚枫雅脱口而出。

    噗嗤,小姑娘忍不住掩嘴笑了。唐朝若有所思点头:“再具体一点,骚有很多种,趋向于哪方面?”

    楚枫雅望向一旁的罗琳,毕竟这不是她的歌,后者此时脸色是有点发僵的,因为她听到了唐朝刚才的评价,歌挺烂的……摆了摆手,努力挤出笑意:“姐你决定就好,我相信你的判断。”

    楚枫雅也没客气,稍作沉吟,一锤手掌:“妖!越妖越好!”

    “行,我知道了。”递还谱子,唐朝神色平静的走进内间录音室,里面是有现成吉他的,没看错的话是楚枫雅的电吉他,试了几下音,确定没有毛病后,冲着外间的工作人员打了个OK手势。

    下一刻,狂暴且妖媚的电吉他音骤然响起。

    几乎就在同时,外间抱着吉他的年轻乐手,脸上挂着的高傲,嘴角下撇的不屑,陡然就僵住了。与之相对应的是楚枫雅大亮的眼眸,以及神情震撼的紫发女子。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同样的一段旋律,从内间录音室飘出来后,方才还在耳边盘旋、算得上连贯悦耳的编曲小样,顿时摧枯拉朽般烟消云散。

    夸张?不好意思,就是这么夸张!

    这完全就不是一个层面的较量。

    即便是屋内唯二外行人的谢薇与糖豆,也听出了明显差距,真正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之前听小样觉得还行的旋律,在如今意味绵长宛若陈年老黄酒的残忍对比下,直如白开水一般,没滋没味!

    接近半分钟的solo走完,整间录音室内雅雀无声,落针可闻。

    隔音室里,唐朝眉头却轻微皱了皱,搓搓手指,再次向外面愣神的工作人员打了个手势,他还要再来一遍,来一遍,一遍,遍……

    刚才有失误吗?不知道!反正回过神来一脸狂喜的紫发女子,已经忍不住要跳起来了,就差没扑到机器前大声高呼——别换,我就要刚才那段!

    电吉他音再次狂飙而出……三十秒后,又来一遍……

    三遍走完,唐朝终于放下吉他,一脸没事人般轻松走出。确实没什么难度可言,唯一称得上难点的就是掌握好妖与骚之间的平衡,但这对于唐朝来说,稍稍上手后也不是问题。

    笑颜如花的楚枫雅第一时间送上大拇指:“你是这个,真的!完美!”

    唐朝抬手拨开,“别扯,这不是有手就行?走了。”招呼谢薇与糖豆,亦如匆匆过来一般,匆匆离去,赶场似的。

    楚枫雅拉着罗琳连忙追出门去相送,至于留在屋里呆呆坐着的几名乐队男子,谁也没有在意,实际上自始至终,他们都没能与唐朝对上哪怕一眼。

    两名工作人员此时倒是有转头瞧来,呵呵轻笑,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

    怔怔看着门口,乐队几人半响没能回过神来,尤其是抱着吉他的男子,脑海里一直盘旋着一句话,这不是有手就行……盘旋的多了,怀里的吉他像长了刺,着了火……

    砰的巨响,价值不菲的电吉他重重摔在地上,琴弦崩断,四分五裂……

    …………

    ------题外话------

    这算大章了吧,其实原本有五千八百字左右的,试了几次都传不上来,一些东西还是敏感了点,没法多写,也不能多写,就都删了,大伙知道这么个意思就行……嗯嗯,算铺垫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