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258章 我这人比较专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58章 我这人比较专一(1 / 1)

    “行了,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也没帮什么忙……主要是太虚,还是报酬来的实际。”

    “哈,你这个人!罗琳你别听他瞎说,他开玩笑的。”

    “喂,大家熟归熟,涉及到业务报酬的事情还是要讲清楚的,最多给你打个折,不能直接让我打白工吧。”

    “放心、亏不了你!过几天我还真有份礼物,到时再说啦。”

    “神神秘秘……先打欠条!”

    “……”

    公司楼外,开了几句玩笑,随即在楚枫雅与紫发女子,尤其是后者千恩万谢的相送下,刚停下不久的白色宝马再次驶离。

    车内,谢薇拿着刚认识的惊奇目光打量向主驾驶位置,摇了摇头,一副完全没想到的样子:“原来小唐你吉他弹得这么好!”

    “错了小姨,不只是吉他哦。”小姑娘颇为骄傲的一挺小胸脯,“钢琴、口琴、架子鼓,哥哥会的乐器可多了,以前在南郊那块,有个老年人歌舞团,哥哥还客串过里面的唢呐手呢,只研究几天就和大伙一起上台表演了。”

    “是吗?”谢薇神情更是讶然。

    唐朝抬手挠了挠头,呵呵笑道:“没那么夸张,就是闲暇帮个忙,那阵子吹唢呐的张伯身体出了点问题,就让我临时上去顶替下……可能是天赋吧,乐器挺好玩的。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我弹的怎么样,大家倒是挺认可,呵呵。”

    无形装B,最为致命。唐朝这番带着点往回找补意味的话,落到谢薇耳里就是不折不扣的震撼了,她是学过艺术的——这也是唐朝选择用天赋当借口蒙混过关的原因!艺术领域,天赋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确实存在,她是懂得——虽然不是乐器领域,但有些东西在某个层次内是有相通性的,艺术即是如此,再次看向唐朝,目光中的惊奇转为遗憾,

    “你应该尝试往这方面发展,而不是去守大门,或者去婉清的事务所,那是在浪费你自己的天赋。”

    我就知道最后一定会落到这上面……唐朝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表面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笑容,耸耸肩:“没事啊,当个兴趣爱好也挺好。”

    谢薇见状下意识就是皱眉,她是顶看不上这种不求上进咸鱼状态的,这也是他们之间有糖豆这个大好沟通桥梁,关系还是一般的根本原因。

    不等发难,唐朝机智岔开话题,“说起来,糖豆在这方面也颇有天赋,尤其是钢琴,弹得很好听。相比起来,我就是随便玩玩。”

    抛开后半句不谈,小姑娘在钢琴方面确实是有天赋的,在南郊的时候,唐朝就有给她报过钢琴培训班。这事谢薇是知道的,实际上小姑娘现在也有在学,每逢周末回谢家老宅都会有专人前来教授。

    这也是大家族出身子弟的必备技能,基本都会点乐器或者其他什么艺术项目,比如谢薇的绘画,这么做倒不是指望出什么了不起的艺术家,只是一种提升气质品位的手段途径而已。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家族底蕴的一种。

    果然,涉及到糖豆,谢薇很快就被转移注意力,开始与小姑娘谈起钢琴相关话题,考虑以后的出路发展。别误会,不是直接安排,她还没那么霸道,小姑娘也不是某条定性咸鱼,还没成年呢,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的,只是想问清楚现阶段小姑娘是将钢琴当做爱好,还是确实感兴趣……

    死道友不死贫道啊——看着后视镜里陷入苦恼沉思的小姑娘,唐朝暗暗松了口气,专心致志开车。

    对于糖豆将来的出路,唐朝是有些想法的,这也是亲人不可避免的责任,只是不像谢薇习惯早早规划而已。他的想法,主要还是看小姑娘成年后自己的意愿,做公众人物亦或者是普通上班族,都可以,他都支持。

    只要不涉及地下世界就好。

    那种地方,由他待着、挡着就行了……

    ……

    接下来的调理按摩行程没什么好说的,由谢薇带领所去的地方,自然不可能是什么挂羊头卖狗肉的非法场所,就是正规按摩,唐朝跟着享受了把,感觉还不错,出来时浑身轻松。如果不是有看到最后账单,他都想办张会员卡了……

    出来时已是傍晚,回转江月公馆,告别谢薇后,兄妹俩回家取上菜篮子,骑着电瓶车再次出发去市场。

    买菜、做菜、吃晚饭,石头剪刀布决定谁收拾桌子谁刷锅洗碗,弄完后躺在沙发上看会电视,玩玩手机,然后最近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的小姑娘被早早赶去洗漱,回屋睡觉。唐朝则换上运动服,出门迎着万家灯火,在小区里跑上几圈,遇到熟人邻居,随手打着招呼……

    一如往常,平淡也温馨的小日子。

    回来后小姑娘已经沉睡,轻手轻脚的冲了个凉水澡,穿着身丝质轻薄睡衣,走进书房,打开笔记本电脑,看着某个中间人发来的周期固定情报。

    大致扫了眼,值得关注的信息有两条,一条是某外籍杀手潜入隔壁城市做事,踩点时不幸暴露,被当地部队官兵逼进荒野山林,成为特种部队的训练目标,目前下落不明,大概率判断是凉了……

    阿门。

    毫无诚意的随口哀悼下这位同行的悲惨下场,唐朝移开目光,看向下一条。确实没什么好说的,出来混迟早要还,吃的就是这行刀口舔血的饭,自然就得有失手落难的觉悟。

    第二条情报就有意思了,大致内容就是北藤司内部有名中层角色跳反,亦或者本来就是卧底,估计是自感快要被查到,索性带着个储存有重要情报资料的硬盘潜逃,结果硬盘送了出来,人失踪了,也可能是死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硬盘貌似落到了九州崛起手里。

    准确的说,是一名海外紧急联络员手里,这位目前也失踪了,不大可能是遇难,因为北藤司正大肆搜寻,应该是躲在哪里,正想方设法将硬盘带回来……

    希望你能成功咯。

    这种事情在地下世界很常见,发生在有宿仇性质的九州崛起与北藤司之间,更不足为奇。唐朝对于这种势力暗斗向来兴趣缺缺,看完后祝福声了事,删掉邮件,顺手盖上笔记本电脑,回屋睡觉。

    ……

    ……

    生老病死,轮回而已。

    历史早有证明,这世界缺了谁都一样运转,再大的伤痛时间也足以抹平一切。

    谢家老祖母的逝世,在这大暑天里,并没有引动多少波澜。倒是吊唁席上关于谢家企业上市的事情,后续影响在不断扩散,偶尔能在本地经济商业类报纸版面上见到。

    而到了这地步,实际也就表明了谢家核心管理层的某些态度,至少在大方向上,他们是想上市的。

    当然这和过着小日子的兄妹俩没啥关系,唯一有所关联的谢薇,态度自然是不满的,她的提醒并未起到什么作用,但这是家族的决定,她也无可奈何。

    且先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数天后,周末,江月公馆家里。

    淡淡如月光般忧伤的吉他旋律,从大厅溢出,绕过沙发座椅,滑过立地空调,钻进每扇打开的房门,在屋内上空缓缓盘旋,直至尾音落下,依稀似有余响。

    唐朝、楚枫雅,两人分坐沙发,后者是来上课的。至于快要开学的糖豆童鞋,一早就被接走回了老宅,听说是外婆的身体出了点问题,回去看望。

    弹吉他的是唐朝,这可是罕见一幕,某人很懒的,即便收了钱也是如此,一般情况下都是楚枫雅弹,他只负责吐槽,今天也是如此,不过在课程快结束的时候,一时手痒起了兴致,便弹了一曲。

    良久,啪啪啪,回过神来一脸感慨莫名的楚枫雅拍着手掌,悠悠叹道:“知道吗,抱起吉他的时候,你整个人都在发光,帅炸了!不过……”

    唐朝连忙抬手打断:“没有不过,到此为止,谢谢夸赞。”

    “……就像现在这个样子。”翻了翻白眼,“一旦放下吉他,你这家伙怎么看怎么可恶!”

    唐朝同样翻了白眼,这特么还挡不住了,“巧了,我的感觉也一样,不过我不像你,我这人比较专一。”

    “哈哈,还算你有点眼光,是不是觉得我从头到尾都在发光?”拨了下头发,眼眸流转,摆了个POSE,“友情提示,别爱上我哦,我们可是师生关系,这是不伦……哈哈,不伦……”

    唐朝面无表情的看着也不知是触动了哪个笑点,在沙发上笑得东倒西歪的楚枫雅,平静说道:“脸呢?是从头到尾可恶,谢谢。”

    “呃……我跟你拼了!”愣了下,恼羞成怒的楚枫雅张牙舞瓜扑来,唐朝神色淡定的拿起吉他,前者见状顿时警惕后退,“你想干什么?打女人……”却见唐朝只随手把吉他放到一旁茶几上,还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疑惑瞧来一眼,顿时就更气了,

    “啊啊啊!欺人太甚——”

    终究是没敢扑来,因为唐朝又端起了热腾腾的茶水杯……泼人不至于,但如果动作过大导致什么杯具场面也合情合理不是吗?

    “呼哧……差点忘了正事!”气呼呼坐回,看到一旁带来的手提包,楚枫雅想起什么,从里面翻出个盒子递来,里面是张没有注明任何信息的光碟,“喏,琳琳特地托我带给你的,专门刻录的原始数字单曲,市面上还没发行,你自己听听就完了,别传到外面去。”

    唐朝莫名其妙的接过盒子,翻看了下:“那个,谁是琳琳?”

    “……”楚枫雅闻言霎时瞪大了桃花眼,“不是吧你,这就忘了?亏得人家还心心念念记挂你,这几天一有空就缠在我身边,着了魔似的,旁敲侧击打探你消息……始乱终弃,管杀不管埋,渣男!”

    自动忽略掉后面无中生有评价,回想了下,若有所思点头,“那个紫毛?你那个师妹?”好吧,唐朝是真忘记了,他记性好不假,但要具体看对什么人什么事了,前几天那个紫色头发的小明星,显然就属于无关紧要人员,一时没想起来正常。

    其实,还不如想不起来呢,那样的话他或许还会听听光碟里的内容。现在想起来,也就随手将盒子扔到茶几下面,记得这首歌挺烂的……

    “还有事没有?没有就自觉闪人,今天课程结束了。”

    “你当我乐意待在这?!”楚枫雅翻眼起身,“糖豆不在,还要听你毒舌,打击人……拿着!”嘟嘟囔囔抱怨声里,再次从包里拿出两张票单递来。

    “这又是什么?”

    “前几天跟你说的礼物,弹solo的报酬。我可不像某人,都记着呢。”指了指唐朝手里的票单,“韩流演唱会门票,内场票,在网上已经炒到好几千一张了,比我的可贵多了,真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日期在糖豆开学前几天,你们可以去看一下。”

    唐朝掸了掸颇有质感的票单:“你买来的?”

    “怎么可能,要买也是买我自己的门票,一群外国明星唱外语歌,又听不懂有啥可买的,去看大长腿欧巴吗……”都说同行相忌,这点在面前这位大明星身上显露无疑,当然也就在这吐槽吐槽,在外面是不会说的,最后略显郁闷的道出实情,“……我是助阵表演嘉宾。”

    听到这里,唐朝嗤的笑了:“合着你在这吐槽半天,还得蹭人家热度去?”

    “哈?我蹭热度?!”一脸不可思议,楚枫雅爆发了,“你懂不懂行情,她们蹭我热度好不好!惯用伎俩了,这些外国娱乐公司,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想方设法的邀请本地大火明星给他们助阵,一来为演唱会保驾护航,二来提高那些明星身价……我亏大了好嘛,要不是公司要求,看在几个老总的面子上,你看我去不去!”

    端的是掷地有声,不过话说回来,以楚枫雅在内地歌坛的名气,尤其是在大本营岭江,她还真有这资格!

    “行吧,我研究研究,到时看有没有空。”

    话是这么说,但估计是要去的,因为对于小姑娘闻言,甭管是谁的演唱会,只要她偶像能上台献唱,那就不容错过,何况还是在自家门口……

    …………

    ------题外话------

    啥也不说了,惭愧,惭愧,特么又绕回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