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310章 开业大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310章 开业大吉(1 / 1)

    谷子的动作很快。

    约莫在凌晨两点半时候,铆钉两人便出现在一栋双层小别墅里,已经不是原来身形样貌,改头换面成了两名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

    这里的具体位置就不说了,反正还在岭江范围内,周围环境不算偏僻,也谈不上繁华,属于正在开发的地段,临近不远处就有好几个在建工地,貌似是要建个大型商圈。也许等建成了,这里就会演变为繁华地段,当然那是以后的事情。

    至于这栋小别墅,产权归属于某个外地的企业,那企业是真实存在的,手续正规齐全,只是经营状况不是很好,实际办公地点有些难找。

    好吧,其实也就是安全屋。

    值得一起的是,这并不是墨菲集团的安全屋,而是只属于铆钉的安全屋,知道这里的只有他以及谷子两人,就像吴清光这个身份一样,包括那些徒子徒孙都不知情。

    正常操作。杀手,终归是孤独的,信任于他们来说是奢侈品。想想就好了,别真去做,除非是想不开寻死。

    当然,如铆钉和谷子这种情况的除外,他们属于特例。或者换个思维角度就好理解了,铆钉是铆钉,谷子,则是铆钉的影子,实质还是一个人。

    “阿元他们已经登岸了,也让他们连夜离开岭江吗?”

    “嗯,现在就走。”不知道想到什么,铆钉沉吟了下,再道,“先去外地潜伏,等候下一步指令。”

    “好的……他们来了。”

    站在二楼阳台,铆钉与谷子并肩而立,眯眼看着几束笔直车灯划开夜幕,一共五辆车子,从远处快速驶来。接近到百米左右路口时,嘭的闷响远远近近传来,听声貌似是轮胎爆了,行驶在最前面的车辆顿时左右摇晃、车灯散乱,不过很快就控制住,降速停在小路中央。

    铆钉反身走回屋内:“联系下我们的老主顾吧,告诉具体位置,允许他带三名保镖。”稍顿,“如果他实在不放心的话,也可以再加两名。”

    其实那五辆车都开过来也没关系,不要看铆钉和谷子两人年纪都偏大,但杀手终究是杀手,真不是普通人亦或者所谓专业保镖能想象的。不夸张的说,如果待会真起了什么冲突,他们也有绝对把握杀完所有人后从容离场。

    不让太多人过来,只是不想引起无谓的注意而已,这附近还是有不少普通居民的。

    不一会儿,几道身影徒步走来,不多不少,四个人。来者貌似还真有几分胆量,当然,也有可能是相信那三名精挑细选出来的保镖。总之,他过来了,走得近些,高档订制西装,大背头,神情沉肃,正是几个小时前出现在宴会的谢正华!

    谷子站在门口迎接,视线掠过三名保镖似有意似无意展露出来的鼓鼓囊囊腰部,面无表情,一句话都没说,打开大门作伸手邀请状。

    一名保镖,其实是谢家的护卫,专门培养出来应对特殊事件的护卫,上下打量了眼谷子,手按后腰,当先闯进门后,没有意外,另外一名护卫陪同谢正华走进。

    还剩一名护卫,并没有走进屋内,而是和谷子对立站在门旁另一侧,神情警惕,显然是为确保后路安全。

    大门随之关闭。

    门后大厅里有亮灯,一盏不甚明亮的昏黄水晶灯,铆钉站在玄关位置,嘴角微扬,颇为友好的张开手臂:“欢迎,041号雇主!哦,请见谅,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一个流程,我们给联系我们的雇主都做了排序,041号是您当年第一次联系我们的编号。当然,您如果觉得不舒服的话,我们也可以做个相互介绍,正式认识下,我代号叫秋风,秋风扫落叶的秋风。”

    这代号当然是假的,就刚才站在阳台上吹着夜风时想到的,不过这无关紧要不是吗?

    谢正华也没在意,翻了下眼皮,毫不客气道:“我不关心你叫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我只想知道你的地位是否够分量。如果你只是个小喽喽、传声筒,那当我没来过,这次见面到此为止!”

    铆钉并没有在意这强势的甚而有些激烈的语气,轻轻一笑:“这个请放心,既然选择见面,我们必然是带着诚意来的。更何况,你还是我们的老主顾。”

    话落,侧身摊手,指向后方一张摆好茶具的桌子,烟气袅袅漂浮,“没有其他疑问的话,我们去那边谈如何?”

    谢正华沉吟片刻,点头同意。一名护卫当即就要上前检查,不过却被铆钉伸手拦下,示意旁边的沙发,

    “那才是你们该待的位置……噢噢,不要激动。相信我,那不是个明智的选择。”看着下意识抬手摸向后腰的护卫,铆钉从容摆手下压,随即转头看向谢正华,“你的来意我们已经知悉,接下来的谈话内容可能会有些敏感,你确定这两位能在场吗?”

    谢正华闻言不由凝眉,还是那句话,国内不比国外,大环境不一样的,在国外家族里比较常见的死士,在国内真的不多见,更何况谢家还是以商业起家,有些领域是触摸不到的。

    所以,在迟疑了下后,谢正华拿定注意,看向沙发位置,“你们坐过去。”一名护卫闻言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被谢正华直接摆手打断,便不再多言。

    也是沙发距离茶桌并不算远,且中间没有任何视线阻挡物,就算出现什么意外,他们也能立刻反应过来,瞬间拔枪把对方打死当场。当然,这是他们以为的。

    在铆钉的邀请下,谢正华走到茶桌旁桌下,倒也沉得住气,静静看着铆钉以极其熟练且优雅的手法施展茶艺,最后递来一汪琥珀色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茶水。

    谢正华没动,必要的防范意识他还是有的。铆钉也没在意,同样给自己斟了杯茶水,端起轻抿。

    到了这时候,谢正华终于开口,嗓音刻意压低,直奔主题:“单子我已经下达近两个礼拜的时间,为什么你们这次迟迟不接!”

    只凭这句话,便就能知道谢正华不是第一次与墨菲集团打交道了,事实也就是如此,他很早就通过某个特殊渠道知道墨菲的存在,这也是041编号的由来。

    有些事情是不能有开头的,一旦有了,随之而来的便是无限增长的欲望野心,以及堪称翻天覆地般巨大变化的三观。

    简单来说,当你有了个简单直接解决问题的路子,你还会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甚至是生熬硬扛的面对问题吗?不会的,请杀手就是如此,肉体毁灭也确实要比其他任何途径方法都要来的快捷……

    “出了点意外,这也是我们同意你越过介绍人违规见面的原因。合作多年,终归是要给个解释的。”铆钉不紧不慢道,“这次的任务非同寻常,具体的请允许我保密,事实上,我们此来除了解释外,也是来道别的。”

    “道别?什么意思!”谢正华闻言一愣。

    “意思是,这次任务我们不接。哦,你先别激动。”摆手止住怒形于色的谢正华,铆钉再道,“有些事情原不打算说的,毕竟涉及我们的行业,但估计你已经知道了,那说说也无妨……据我所知,您今晚是有参加过一个宴会,只是中途离场了……”

    听到这里,谢正华再也忍不住,目光锐利如刀:“你们监视我!”

    “别误会,只是碰巧遇见,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也是刚见到你时才认出来。当然,这个不是重点。你虽然中途离场,但应该有听过随后发生在酒楼外的意外,一名被毒蛇咬死的偷车贼……”

    谢正华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不是偷车贼,是我们的人……”

    ……

    与此同时,九州崛起岭江基地。

    刚训练完准备冲个冷水澡去休息的高长风,路过灯火通明的分析室,探头往里面瞧了瞧,见到在办公桌前貌似发呆的搭档,讶然走进:“还没睡啊?”

    “哦,刚想去睡来着,这不我那老同学又给我找了件麻烦事嘛。”说着宗清转动滚轮椅,扬手抛来个物事,“你来看看。”

    顺手接过,摊开手掌,是支很普通的钢笔,但在掂了掂重量后,高长风却不由一愣:“这是……”

    “对,就是你想的那玩意,你可以旋转笔帽试一下,已经触发过了。”宗清摇头道,“警方物证科那边的一名警员,还好他当时没有冲着人,只将墙上的挂钟给打了下来……”

    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高长风朝着地面旋转笔帽,咔,一声类似于枪械击锤触发音效,钢笔尾部瞬间打开,黑洞洞的直如枪口。

    那也确实就是枪口。

    这是支伪装成钢笔的特殊枪械,属于一次性消耗品,只能装填一颗专门制造的子弹,射程有限,胜在出其不意,便于隐藏。

    “在哪搞来的?有间谍特工来到岭江了吗?”这种玩意也确实是类似这等地下工作者的最爱。

    “我先开始也是这样想的。”摸了摸下巴,宗清解释道,“市里的一家酒楼停车坪,在辆车里发现的,还有一具被锯鳞蝰蛇咬死的尸体。”

    “锯鳞蝰蛇?”高长风很好抓住了话语重点,也被吓了一跳,“没听说岭江有这种蛇啊,哦,也说不准,这种蛇好像在哪都能生存……嗯,尸体呢?”

    “被警方送去了医院停尸房,我已经让阿青开车去取了,正在回来的路上。据他初步判断,死掉的那个人不像是间谍特工,有伪装,身上还有各种类似绞头索的小玩意,应该是杀手……”

    正说着,叮声脆响,宗清转头看回桌上的电脑屏幕,“查出来了……果然,我就记得我好像在哪见过类似的绞头索,嗯,去年我刚调到岭江那会。”

    大概看了下检索出来的报告开头,宗清没有继续往下滚动鼠标,他已经完全想起来了:“墨菲集团吗……那就不奇怪了,他们也确实是这种风格。”

    “意外杀手?”高长风自然也有听过关于墨菲集团的事迹,眉毛微扬,不由好笑道,“可以的,意外杀手死于意外,呃……”陡然想到什么,怔了怔,“为什么我会有种熟悉感,这恶趣味……不会是那位下的手吧?”

    “有可能,那位经常手痒的。”随口提了句,宗清倒是没在意这个,“总之,我们的事情来了。刚收到的消息,约莫在凌晨一点左右,有伙不明人士通过南边海岸线偷渡上岸,暗哨判断大概率来自于弯弯……哦,现在这个大概率可以去掉了。”

    “靠!”

    ……

    这晚上发生的事情,某个已经进入梦乡的家伙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也没空去管这些琐事,有大事要办的!

    两天后的上午,噼里啪啦——

    连续不断的爆裂炸响,纸屑纷飞,宛若晨间雾气的硝烟当场弥漫开来,引得街道左右车辆行人纷纷转头瞧来,少许驻足,大多都只好奇扫来一眼,最多再看下那块古色古香的招牌,意识到这里新开了家店,貌似是乐器店,然后该走路走路,该开车开车。

    两三分钟后,鞭炮声停,街道恢复如初。

    奸商!说好的两千响呢?分明就只有一千五六而已……撇了撇嘴,某个数鞭炮玩的无聊家伙推开大门,反身走进店里。至此,这家名为唐韵琴榭的琴行正式开始营业。

    什么?舞龙舞狮、开业酬宾?不好意思,一概没有,老年秧歌队表演都没有。

    事实上,就连那两千响鞭炮,某人都是下了很大一番决心才买的,原先只是想着搬个喇叭出来,放放网上现成的鞭炮录音就完事的……

    店内没有旁人,也不需要其他人就是了,乐器店不是其他店面,没那么忙的,一个人绰绰有余。当然你如果非要说付不起雇员工资,那也可以……本来小姑娘是想过来帮忙的,这不黄道吉日卡在周二嘛,要上课的。

    回到收银台后坐下,端起泡好的水杯,吹了吹上面浮动的茶叶,美滋滋抿了小口,颇有一番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安逸风范。

    做买卖嘛,本也就是如此。店铺就好比一棵树,上门的客人就好比那撞来的兔子……

    舒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