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395章 好好谈谈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395章 好好谈谈(1 / 1)

    夜,风雪不歇。

    同样的一间旅馆客房,当然地点并非是旅游团所在的铁路沿线附近小镇,而是在座小城里。

    “几点了?”放下手头厚厚一叠情报资料,穆萨后仰靠躺在座椅上,抬手捏了捏眉心,一边缓和双目疲劳神经,一边如是问道。

    “差十分钟九点。”看了眼手表给出回答之余,指挥官大汉自信笑道,“让我猜猜你在想什么?呵,他们是下午三点左右进山的,就算整三点吧。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五……额,六个小时,同样差十分钟!”

    “这还能停顿算错的?你这数学不行啊!”愕然睁眼,穆萨笑着打趣。

    “这不重要,你就说我这次有没有跟上你的思维吧!”

    “算你啦。”毫无诚意的抬手比了个大拇指,穆萨偏头看去,“但我还是想知道你小学在哪上的?当时的数学老师又是谁……”

    “法克、滚呐!”没好气打断,指挥官大汉老脸一烫,努力争辩道,“失误,失误懂不懂……嗯,主要是这结果有点吓人……”

    顿了顿,指挥官大汉坦诚摊手,摇头感慨,“虽然没法亲眼见到这场战斗的过程细节,但只想想就不难推测其大概强度与惨烈程度。又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持续将近六个小时,开什么玩笑……”语气复杂,更复杂的是大汉的神情意味,一副难以置信又不得不信的纠结模样,

    穆萨闻言亦是默然,这就是地下世界顶级战力的恐怖破坏力吗,真是令人头皮发麻啊……虽然不是很愿意承认,但事到如今他也不得不认同此前搭档的谨慎做法,以他们目前所拥有的DSF小队成员实力,确实掺和不起这种等级的战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念想就只能是想想罢了,老老实实做壁上观才是正理。

    沉默中,房间角落摆弄电子设备的一名队员取下耳机,拿着记录纸张起身递来:“队长,有新动静。”

    指挥官大汉接到手后看也没看直接转给穆萨,他自己则快步走到房间窗户旁,稍稍掀开一角窗帘,向外望去。

    “又是个幸运儿。”上下大致看了遍后,穆萨便兴致缺缺扔下。

    落在桌上的纸张,是页简略抄下的通话记录,大致内容是成功接到了名从山里出来的家族枪手,目前正向这边送来……从穆萨的神情状态就能知道这情报资料并不新鲜,事实也正是如此,大概自傍晚六点后,几乎每隔半个小时就有这样一名枪手从山里出来,到现在为止加起来已经有好几个了。

    按道理来说,有了这等亲身经历者,对于战况详情乃至胜负结果的判定都极其重要。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这些枪手基本都是在山中与队伍走散,又侥幸没有迷路,最后稀里糊涂跑出来的幸运儿而已,对于实际战况的了解并没有多大作用。

    且相比起这个,真正有意思的其实是这些情报资料的获取渠道,要知道待在客房内的穆萨等人是基本没走动的。

    好吧,实际情况是就在这间旅馆马路对面的酒店高层套房内,正是不久前从劳伦斯车队中分离回转的后勤组人员,也就是这次行动的调度指挥中心。另外在周边附近,山脉外围的各个出口要道,均有不断调集过来的帕西诺家族人员把守。

    不得不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深入腹地就近监视,且瞧这样子还放了不少监听设备进去的穆萨等人,是真的胆大包天!

    哦,不对,或许只是穆萨胆大包天,那指挥官大汉瞧着就挺慌的,谨慎观察确定没有异常后,小心翼翼掩好窗帘,无语转头:“说别人……这都没被发现,我们才是真正的幸运儿吧?”

    “不,这是实力,是智慧加胆量加果断决策搏出来的必然结果!哈哈!”穆萨轻晃手指,洋洋得意地端起桌上咖啡杯,悠哉小抿一口。

    “哦,是吗?”指挥官大汉不置可否的瞥眼过去,“我怎么瞧着这方式有点眼熟啊,确定不是前两天被某人在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溜掉刺激到了,这才学了这么一手?”

    “噗……咳、咳咳,你放屁!”咖啡喷出,剧烈咳嗽,满脸涨得通红的穆萨拍桌而起,正待据理力争,就在这时,角落处方才递来情报的队员蓦得站起,耳机没顾得上摘,急声汇报道,“队长,劳伦斯出来了!”

    作为此次帕西诺家族行动的牵头者,劳伦斯的身份,穆萨两人自然是知道的。动作一滞,随即穆萨三步并作两步扑了过去,“还在联系吗?开扩音!”指挥官大汉则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战术手表,不由愣了愣神,时针刚好指向九点,整整六个小时!

    旋即,房间内响起一道扩音后愈显疲惫干涩嗓音,“……追丢了,最后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们没有照面……此次行动……应该是失、失败了……”

    “BOSS?BOSS……枪伤发作,失血过多!该死!快、去医院……”

    前面的通话内容没听见,开扩音后只寥寥两句便草草挂断,但透露出来的信息无疑是足够了。

    房间沉寂半响,这结果其实是在预料之中的,之前收集的情报资料也不断指向这个可能。但是怎么说呢,尽管是有了心理准备,但当这结果真正得到确认时,房内一众DSF成员还是不免神情复杂,震撼莫名。

    片刻后,穆萨幽幽叹气,宛若梦呓:“还真就杀出来了啊……”

    ※※※

    不知名小镇酒馆,几道身影推门而出。其间有名身形消瘦的青年男子,步伐匆匆,怒形于色。

    “喝酒、喝酒,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家里找不见,电话又不接,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们的吗?狗屎!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哥的份上,这事能轮得到你们……”

    “哈哈,放心吧,兄弟,误不了事。我刚才打电话问过了,办这事的是德威特他们,出发没多久,现在估计刚到那镇上,要动手至少也得后半夜,我们现在过去时间绰绰有余……问题是,你确定那帮游客真的有钱?值当我们跑这一趟?”

    “废话,我今天一天都在火车上,上午亲眼看到基恩卡特他们靠副扑克牌骗了一万欧,你说这帮亚洲人有没有钱!可惜他们太贪了,不知道适可而止,下午故技重施的时候碰巧撞上这群亚洲人回来,当场识破被打得不轻,现在还躺在医院呢,没一个月肯定出不来,幸好我当时没掺和……”

    “哈哈,这俩蠢货!”

    “别管他们了,重要的是那群肥羊。尤其是领头那个穿着深蓝色大衣的男的,我认识他戴的那块手表,限量款,很值钱!德威特他们肯定不知道,晚上行动的时候,你们和我站一起,我负责把人认出来,你们偷偷把那人手表下了藏起来……对了,家伙都带了吗?”

    “带了带了,放心吧,你再说说那块表……”

    下意识噤声,没有继续说下去,却是几人转道走进个巷道时,见到有道身影静静靠在十余步外的墙壁阴影里,宛若幽灵。

    哦,不对,还喘着气呢。

    待稍稍走近,借着不远处巷口的昏黄灯光,几人不约而同瞥眼看去,不是本地人……这是可以肯定的,因为这几人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居民,镇子里生熟面孔一眼便知。

    外地人,但不像是游客,因为瞧着实在太过狼狈,也不知是从哪个冰窟窿里刚钻出来,头发外衣都是湿的,雪花落上去立时就化了,一手扶靠墙壁,站着都有点勉强的样子。

    光线以及低头喘息的缘故,面容五官倒是没瞧清楚,但是这皮肤发色……双方擦肩而过,打头那个身躯壮硕如狗熊的外国男子心中陡然一动,顿步转身,眼神闪烁再次打量看去。

    “哥!”似乎是猜到了什么,身形消瘦的青年男子见状顿时皱眉,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壮硕大汉摆手止住,“没事。嘿嘿,我就赚个外快,把刚才的酒钱清了,很快。”大汉嘿笑着凑近过去,试探问道,“日本人?中国人?印度人?”

    阴影里,那人睁眼抬头,剑眉斜飞,细长双眸平静如水,看了眼大汉并没说话。

    壮硕大汉不以为意的搓了搓手掌,态度颇为热情:“需要帮忙吗,先生?”

    “不用,谢谢。”

    随意且地道流利的法语回答,这多少令壮硕大汉有些意外,但也没太过在意,伸手搭肩,哈的笑了一声:“你会法语?那太好了,让我们将这事简单高效的搞定吧!嗯,交出你身上所有的东西,或者,我把你打倒在地然后自己拿,相信我,后面这选择并不是个明智的决定……你有十秒钟的考虑时间。”

    除了那身形消瘦的青年男子神情有些不愉外,其他几人均双手抱肩笑嘻嘻看着,没有拿出家伙,也没有围上来壮声势的意思——这在他们看来显然是多余的。

    然而,阴影里那人转头看了眼搭在肩膀上的手臂,平静道:“我给你三秒钟拿开你的手。”

    “……沃特?”

    “时间到。”

    话落,壮硕大汉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眼前就是一花,阴影身形自视野里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限接近的青黑石墙,砰、咔嚓,脑瓜立刻嗡嗡直响,偏又能听到极其清晰的鼻骨断裂脆响,血水狂喷,酸的辣的苦的咸的百般滋味瞬间涌上心头,一时连下意识的惨叫都发出来,直直后仰栽倒。

    寻常普通人挨了这么一记大概率会进入昏死状态,但这大汉的体质却意外不错,壮硕肌肉到底没白长,竟是没有直接宕机歇菜。但也因此,他感受到了更多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痛苦——双手捂着血污鼻梁弓腰若大虾,躺在地上不住翻滚自转,口中发出喝唔呼哧的压抑嘶嚎。

    待眼前金星散去,稍稍回神,抬眼一看。视野里只有一道站立身影,是那个看不清楚面容长相的亚洲人,他的弟弟与几名小弟则不知在什么时候四散躺倒雪地,动也不动,生死不知,任凭前者在他们身上翻出各种东西,钱包、手机、砍刀,以及一把手枪……

    手法还挺熟练!

    看到这里,大汉的目光直了,一时有种时空交错的荒诞虚幻感,我们……被打劫了?!

    “兄弟……大哥!谈谈吧,误会,真的,都是误会……我们谈谈……”

    结结巴巴,语无伦次,但壮硕大汉的态度无疑还是不错的。其实他身上是有武器的,腰后别着把枪,存在反杀翻盘的可能,但他显然并没有这样的念头想法,双手抱头,哀求告饶,相当光棍的认了怂。

    “这个东西,你们从哪得来的?”

    “啊?”淡漠嗓音入耳,大汉怔怔抬头,看着那道身影蹲在他弟弟旁边,手里拿着个红色帽子,翻来覆去好几遍后,转头朝这边望来,“这……这什么?我不知道啊,真不知道……”

    “看来我们确实需要好好谈谈。”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