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421章 餐厅、诊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21章 餐厅、诊所(1 / 1)

    中午,北欧芬兰,一间颇有格调的餐厅。

    装修风格是典型的北欧式冷色调,以黑、蓝、白、灰四色为主,材质多为原木,有历史底蕴旧痕,其间走来走去的餐厅工作人员,身穿白色制服,似乎有套严格的接待礼仪,包括上菜流程,都会一板一眼的报上菜名和配料名,不自觉给人以庄重感。

    当然,即是餐厅,那就主要得看餐品是否美味,光整花里胡哨可吸引不来长久的客人。而事实情况就是,这里的餐品味道相当可以,至少,很符合餐厅角落、四位来自东方华夏的顾客口味。

    “嗯,可以可以,我还是头一次吃上味道这么独特的牛柳,用香醋和树莓酱搭配?真是有趣,薇薇你尝尝看……”

    “谢谢,我待会试试。糖豆,你来尝下这香草奶油布丁,配草莓和大黄冰糕,甜甜的,你肯定喜欢……”

    “白鲑鱼和奶油扇贝的味道也不错,就是这酒……怎么喝起来这么像中药呢?用植物酒酿的吧……”

    “这一看是本地特色酒啦,苏总,出来玩就得尝点不一样的嘛,难道还要喝红酒吗?”

    “哈哈,是这个道理……这家餐厅瞧着不一般啊,我查查看。对了,糖豆你之前是在哪看到这家餐厅?”

    “啊?哦,我就在网上查攻略的时候无意看到的,上面说的很夸张,就想来看看……具体是在哪个网站,我给忘了。”小姑娘正在小口吃着奶油布丁,闻言忽闪忽闪的眨了两下眼睛,笑脸回道。

    不消说,这四人自然是小糖果旅游团的核心成员,谢薇、糖豆、李晓琳以及苏杰了。

    北欧行程已经下来过半,前几天逛完丹麦瑞典后,今早他们刚乘游轮来到芬兰的赫尔辛基,剩下的再走完挪威和冰岛,北欧五国游以及这次的旅游行程就彻底结束了。

    早上刚下船,有旅游团成员出现晕船症状,上午便没安排什么行程,自由活动。然后在快接近中午的时候,小姑娘忽然兴致勃勃的拿着手机跑过来,拉上谢薇和李晓琳说要出去吃饭,苏杰当时也在场,便顺道跟着一块来了。

    原先几人还有些将信将疑,不是很看好小姑娘出来找美食的猎奇举动,但出来玩嘛,又到了饭点,就无所谓跟着来了。结果找到这家餐厅,坐下来品尝几道餐品后,印象顿时大为改观。

    “查到了。”苏杰拿着手机,也不知道是找到了哪个本地论坛,亦或者旅游网站,颇有兴致的低声念道,“这家餐厅叫katajanokankasino,创立于1913年,当时是为了服务驻扎在赫尔辛基的俄罗斯海军官员。嚯,够有年头的,难怪看着这些壁画装饰品像是老物件……”

    “历史上这里曾经先后被俄罗斯人和德国人短期接管,在1919年回到芬兰官员手中。从那时起,芬兰国.防部的一些协会,经常到这家餐馆来聚会,算是军方专属的活动场地,直到1970年,才开始对公众开放,又经过一次恢复历史原貌的大装修,现在它的经营权归皇家餐馆集团所有,算是从军方彻底转向民营……”

    读到这里,苏杰不由愣了楞,这要是放在国内不就等于是……回过神来,表情有点复杂的看向小姑娘,摇了摇头:“糖豆,你还真是找到个了不得的地方呢。”

    “哈、哈哈,是吗?”干笑两声,糖豆故作懵懂。不对,是真懵懂,她确实不知道这家餐厅历史来着……好吧,真相永远只有一个。这是在今日份的日常球球交流时,某人在得知旅游团的行程位置后,推荐给小姑娘的。

    不得不说,这举动其实是有些不妥的,毕竟在小姑娘和谢薇身边,还有李晓琳这个九州崛起长期保镖兼卧底的存在。虽然实事求是的讲暴露概率并不大,但终究是有几分理论上的风险的。只是某人没想那么多,或者说是想到了但并未在意——这与不让小姑娘错过世间点滴美好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好在糖豆还是比较机灵的,虽然她也有点好奇除了那次泰国旅行外,连岭江市都没出过的哥哥,是怎么知道万里之遥的芬兰有家美食餐厅的,但长久以来相依为命互相打掩护的默契,还是让她下意识选择了压下这份好奇,并对于苏杰几人的讶然含糊略过。

    也没人起疑,不过是家餐厅而已,包括李晓琳在内,都只当是小姑娘无意在网上看到的哪篇靠谱攻略,兴致大发的又点了几道餐品,很快就沉醉在美食的享受当中……

    ※※※

    此时,比利时东部某座边境小城里。

    一身休闲装的风魔武藏,脚下踩着拖鞋,就像个出来采购的宅男,手里拎着印有某跨国连锁快餐品牌LOGO的食品袋子,推开扇挂着某私人心理诊所招牌的独栋小楼大门。

    屋内,一名穿着犹带血迹斑点的白大褂,头顶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子,正在大厅沙发后面空地上走来走去、走来走去,就像只热锅上的蚂蚁,眉头紧皱,双手不停变换各种动作绞缠一起,整个人都透着股再明显不过的焦躁恐慌。

    某个时刻,忽然顿步,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探手抓向茶几上的电话,然而就在这时,一抬头,却见风魔武藏面无表情的自大厅旁穿过,

    “呃……不、不是的……我我我、我没有……你你你……别过来……”像是看到了什么洪水猛兽,白大褂下,中年地中海医生的身躯禁不住哆嗦颤抖,连连后退,不巧,砰的声,磕在沙发脚上摔了个倒栽葱,顿时发出声惨叫。

    然而他这番自己吓自己的动作,却像是在表演给瞎子看,风魔武藏压根就没有看来一眼,径直走向后方治疗室。

    治疗室内的布置很正常,舒服的躺椅,几个做心理暗示用的小道具,以及摆着些辅助治疗心理问题的医疗器械,只是目前没什么客人。再次推开内里一扇门,穿过休息室,又打开道暗门,眼前格局就忽得一变。白炽日光灯下,竟是间再为标准不过的外伤手术室。

    看到这里或许已经有看官明白,没错,这就是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地下诊所。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规格是很高的,包括外面那个中年地中海医生,在没被吊销资格执照之前也是某著名医院的主任医师,所以这里不是为街头斗殴的帮.派混混所服务的,他们也付不起医药费,这里只为正儿八经的地下世界成员服务。

    这样的地方在地下世界有很多,性质也各不相同,有的是单干,有的是挂靠某组织势力,但无论是哪一种,规矩都是相似的,便是知情者很少,只接待熟人或熟人介绍的生意,其他一律不招待。这样做可以尽量保证诊所与医生的安全,降低来自官方以及所治疗伤者带来的其他危险。

    哦,顺带提一句,不用担心入不敷出的问题,地下世界成员向来出手大方,尤其在关乎自身性命方面,基本都不会吝啬医药费,更不会赖账,毕竟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落到人手里等救命。

    风魔武藏他们是早上过来的,开着那辆越野皮卡。

    作为杀手,受伤是很寻常的事情,所谓久病成良医,基本都会几下子,这也是行业必备的基础技能,尤其在处理外伤方面,更是熟能生巧。所以,唐朝和风魔武藏的伤势还好,赶时间的话自己处理都行。但仁见仁基的就不行了,非专业人士不敢经手。

    至于怎么找到这里的,和唐朝没什么关系,他脑子里是有几个治伤地方,但都不在比利时。是风魔武藏联系北藤司欧洲分部后,得到的这个地址。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地下诊所和北藤司欧洲分部并没有业务往来,后者只是单纯知道这个情报而已。唐朝他们选择过来,也纯粹是因为这里距离最近。

    也因此,对于外面那中年地中海医生而言,他们三人无疑是不速之客,属于不会接待的陌生人范畴。更何况当时唐朝他们过来时,手术台上正躺着个治疗到一半的先来者,自然更不会答应。

    不过这强硬态度在风魔武藏拿起手术刀,一刀扎进那先来者心脏,又一巴掌干脆利落的拍死后者看护同伴后,就理所当然的改变了……

    “回来了,武藏。外面那莫雷医生怎么了,额,你不会把他杀了吧?”

    手术床上,仁见仁基放下手中刚拿起来的书本,抬头疑惑看来。许是头顶上方几个快要输空的血袋关系,精神状态瞧着还不错,尤其是脸色,较早间的惨淡如纸要好上许多。

    实际治疗效果当然不会那么容易见效,若换作普通人……好吧,换成普通人早挂了,就算是能支撑到这里做手术,现在也必然处于重度昏迷状态,能不能挺过来全看天意。但仁见仁基不是普通人,他是顶级杀手,还是个擅长近战的顶级杀手!

    凡是修炼近战武技的武者,生命力都比常人旺盛。再到仁见仁基这种境界级别的,对于身体内外的掌控能力就更恐怖了,依靠肌肉挤出体内子弹可能太过夸张,但控制肌肉减少伤口血液流出是确实能做到的,不然昨晚一路逃亡下来,他早就流血流死了。

    风魔武藏没搭话,视线扫了圈手术室内外,空空如也,不自觉眯了眯眼。

    “别找了,刚走。”仁见仁基自然道,“就在你进屋之前。”

    这指的自然是唐朝没别人。

    “哼!”轻哼了声,风魔武藏脸色不是很好看的放下手中食品袋子,“跑得倒是挺快!”

    “好歹刚共过患难,你这态度……”仁见仁基无语摇头,“我是他,我也得跑了。”

    “我的态度?注意你自己的态度吧,白痴!”风魔武藏不屑道,“你拿他当救命恩人,他拿你当什么知道吗?”

    仁见仁基还真偏头想了下,试探道:“朋友?”

    “……你还真是个白痴啊!昨晚他为什么会在基地外面,还相当巧合的救下你,你就没有一点怀疑吗?别自作多情了!搞不好人家就是想借刀杀人,目标对象说不准都被你顺手干掉了,现在正在去拿赏金的路上呢。”

    仁见仁基闻言渐渐皱起眉头:“为什么要说这些,你知道些什么?”

    风魔武藏冷笑:“我知道的不多,不过是奇怪那小子以前只在亚洲活动,甚至大部分时间都在华夏境内,现在却出现在这里,有点不大正常,就让欧洲分部查了下。”

    “查到什么?”

    “就在你追杀那头牛的时候,他也在被人追杀,被帕西诺家族的人追杀!现在知道为什么昨晚他会忽然出现了吧?”

    “原来是这样啊……嗖沃特?那又怎么样?”仁见仁基了然点头,随即却是摊手,“这和他救下我,我欠他一条命有直接关系吗?”

    风魔武藏不说话了,这自然不是被说服,而是话不投机,懒得再搭理眼前这个‘白痴’。他本就没有劝人的耐性,看在同个组织的份上说几句已然是极限,从食品袋里拿出个汉堡,撕掉外层包装纸,几口吃掉,径直起身走向门外。

    快出门时,稍顿,背身冷道,“别说我没提醒你,去年那帮刚培训出来却挂在泰国的小菜鸟就算了,山下拓郎的事情再没调查清楚之前,司里也可以放一边,但组织和华夏九州崛起的关系可是完全敌对的。而据现在的情报资料来看,他和九州崛起走得很近。也就是说,迟早有一天,我们是要成为敌人的!”

    仁见仁基闻言神情怔怔,只听风魔武藏再道,“你决定和他保持什么样的关系,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不会管。但如果有一天,我要打死他的时候,你拦着,我会连你一起打死。”

    这不是放狠话,风魔武藏的语气里也听不出丝毫凶煞的意味来,轻飘飘的,像在陈述个既定事实,‘我会打死你的’,就这么简单。

    说完,推门而出。

    …………

    ------题外话------

    感谢书友“孙一峰你又偷矿”“刺心客”“xathena”“devildan”的打赏,躬身,拜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