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442章 算是同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42章 算是同行?(1 / 1)

    电梯上行。

    封闭空间内,两人一左一右站立,谁也没有打破这片刻沉寂。

    谭元俊是心乱如麻,无暇顾及其他。那道挺拔身形,好吧,就是我们的唐朝童鞋,情绪倒是相当平和稳定,但并没有什么交流想法。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只是照过一面的陌生人罢了。

    是的,唐朝认出了谭元俊,昨天下午太平山顶的蜡像馆里,他们见过的,对方是和楚枫雅一起游玩的那群年轻男女里的一员。当然谭元俊是肯定认不出来唐朝的,毕竟这会后者是宋清明。

    有了这个背景介绍,再去看如今电梯厢内相安无事的两人,不得不说,这一幕是有点喜感的。

    一方面,谭元俊并不知道身旁这位酒店工作人员,就是他之前想要送人情的‘礼物’,也是害的他如今惶惶不可终日沦为丧家之犬的罪魁祸首。

    而在唐朝这方面,因为不清楚谭元俊与倪永光的关系,更不知道对方玩出来的骚操作,也就无从得知身旁这位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倪永光就是个背锅的……

    只是次偶然相遇,里面却掺杂着如此复杂离奇的关系牵扯,偏偏双方还都不知情,可叹造化弄人!

    当然,对于唐朝来说,这些都只是小事,就算事后有所了解,估计最多也就是愕然一下,然后付之一笑。至于因为交友不慎而背锅的倪永光会有怎样的倒霉下场……爱怎么死怎么死吧,反正他是不管的。

    讲道理,唐朝现在也没空考虑这些,方才走了遭监控室,原本是打算将今晚的监控内容销毁掉的。之前会场外的电梯走廊内,他虽然没有与谢薇对话接触,但头顶上方的监控探头应该是有将他们拍到的,若是落入专业人士眼里,几倍几十倍的慢放再加上结合附近监控内容分析出来的行动轨迹,未必不能得出点什么有用信息……以防万一,还是抹掉最好。

    另外还有个目的,就是调取宴席开始前的监控内容,看能不能得到点那个叫兰科的菲律宾人的去向线索。在唐朝想来,对方此时定然已经离开了酒店,毕竟他们之前上来时,对方就在等电梯嘛。

    但谁曾想,对方当时是有乘坐电梯不假,但却不是下行,而是上行。现在也还在酒店内,未曾离开。只是走了个黑衣保镖,看时间正是那条短信发来之后,应该是去安排撤退事宜了……呵,倒是省事了!

    看到这里,或许已经有看官意识到了。没错,某条咸鱼动杀心了。

    唐朝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也从没变过,如果夜莲发来邮件的时间是在他回转岭江之后,那这事他不会插手,结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换个说法就是人生有梦,各自精彩,自求多福。但既然他现在还在香江,夜莲又及时将求救信号发来,那他这个外援打手就得履行既定的承诺职责了。

    而众所周知的是,唐朝这个人最怕麻烦,尤其是剪不断理还乱的那种,所以不出手也就罢了,一旦出手,必然是搂草打兔子,一锅端掉。

    这也是杀手的惯常风格。他不是很关心那兰科和猎命者暗杀小队到底是什么关系,也没有兴趣多加了解,只需要知道是一伙的就可以了。如此,接下来就是句老唐诗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什么,是野火烧不尽吗?这不重要啦……

    ※※※

    就在电梯厢内两人各怀心思时,叮声脆响,门开,抵达十五层。

    眼前景象并非是想象中的东西南北走廊,一间间客房。相反,格局华丽,人来人往,看去更像是个大型会所的布置。

    不觉稀奇,现在已经很少有那种经营范围单一的产业,只要上了规模,一般都讲究个综合性。眼下这半岛国际酒店就是如此,就像楼下几层正在举行的金融商会一样,这层同样不是吃饭住宿的地方,而是个消遣的玩场。

    有大众的,也有私人的。所谓大众,就是外面那些面向所有住客开放的酒吧KTV等等,私人则是靠里面的一间间大型套房,可以租下来开Party,里面娱乐设施都是现成的。

    在楼下看到的监控画面里,兰科选择的是后者。

    走出电梯,稍稍辨别下方向,没有理会候在电梯门旁的服务生,唐朝径直向着套间区域走去。快到的时候,后方传来招呼声,“等、等一下,先生。”

    自然是谭元俊,这一路他都跟在后面。哦,不对,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两人的目的地本就一致。

    加快几步追上来,看着神情淡淡的唐朝,谭元俊不由目光审视,重新打量了遍眼前这位酒店工作人员……第一印象就是真特么帅,不去做鸭都可惜这幅天赐长相。然后是衣着打扮,挺拔身形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不过同时,谭元俊有注意到对方的外衣,那套西装衬衫明显有些发紧,不是很合身的样子。另外款型也有点过于成熟,或者说老气,应当由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穿才最为适宜。不过衣服品牌确是不折不扣的大牌,价值不菲……只这一点,对方就不大可能是酒店工作人员。

    发现这些细节后,谭元俊心中不由一动,自来熟鼓起笑脸,“我姓谭,大哥怎么称呼啊?”稍顿,眼看唐朝没有回答的意思,立刻又补了句,指着前方不远处的房门试探问道,“大哥你是要进去那里面对吧?呃,等等,我也要进去的,聊聊、我们聊聊……”

    却是有些不明所以但也不打算深究的唐朝,直接从谭元俊身旁绕开,走向那扇房门。谭元俊见状连忙紧随其后,他来时就在担心没有介绍人可能会被拒之门外的问题,现在遇到个貌似引路的人,自然不会放过,打定主意要跟着一起混进去。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走到门前,才隐隐听到里面传出的喧哗杂音。唐朝没有迟疑,也没有先行敲门,干脆一捏门把手,没锁,顺势打开。

    一步踏进,数道视线随之转来,门后是间多功能大厅,大概有十几个人,男女都有,以年轻人为主,有的在喝酒聊天,有的在玩桌球游戏,整体偏向安静,在外面听到的鬼哭狼嚎歌声,来自于大厅后面。

    唐朝神色平静走进,扫眼全场,确定目标对象不在这里,便继续往里面走去。而见到唐朝如此淡然,那些下意识瞧来的目光也就随之收回,没有人在意,更没有人上前询问身份。这倒是让跟在后面的谭元俊有些愕然无措,竟然这么容易就进来了?

    其实谭元俊是想岔了,这虽然是私人Party,但并不代表就有着极其严格的进门规矩。若真是那样的话,地点也不会放在这般公共场所。

    这就是那兰科休闲放松以及结交各路人脉关系的地方,属于外场性质的,他对于新入者很欢迎。当然,这里指的是有人介绍的新入者,如唐朝和谭元俊这样不请自来的并不在其中,他也想不到有人会这么大胆。

    穿过大厅,走过廊道来到后面,这里就有些乌烟瘴气了。不过花活虽然不少,但却没有发现涉及违禁药品的行径,倒是有点意外。不过反过来想想倒也能理解,那兰科的主家就是做这个的,他当然不会栽在这上面,那未免太过愚蠢。

    是的,兰科在这里,和一群人坐在最里面的房间内喝酒。

    那是间类似于KTV包房的玻璃屋子,里面有个小型舞台,舞台正上方天花板上有颗不断旋转的魔球灯,投射五彩霓虹光芒,另外再加上四周各个角度的玻璃折射效果,导致里面的光线明暗不定,花里胡哨,简直能晃瞎人眼。

    唐朝也是先看到那宛若铁塔颇为扎眼的黑衣保镖,这才顺利找到的目标对象。

    “哈,没错,就是那个菲律宾佬!”

    唐朝闻声转头,看了眼喜不自胜的谭元俊,有点莫名其妙,也没在意,推开玻璃门走进。

    这里其实是有点巧合成分的,这Party虽然毫无戒备可言,但兰科对于自身安全还是很在意的,他很清楚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以及会带来怎样的风险。所以换做平时,门口这里都有人守着确认身份的,也就是那两名保镖其中之一,但因为要给猎命者暗杀小队安排退路,临时走了个保镖,这才导致这里毫不设防。

    穿过舞池,避开那些随着劲爆旋律疯狂摆动身躯的年轻男女,隔着张摆满酒水以及水果拼盘的玻璃矮桌,唐朝径直站在兰科面前。

    谭元俊则在后方几步外早早停下脚步,先来后到的规矩他还是懂的,另外也是没想好该如何开口,准备先看看情况再说。

    晦暗不明的灯光下,兰科丝毫没有意识到屋内多了两个陌生人,直到和身旁人说完话,哈哈大笑举起酒杯时,这才注意到桌前静静站立的唐朝,下意识眯眼看去,发现是张完全没见过的新面孔,不由微愣,但旋即就是恍然,随手从桌上拿起杯酒,起身递去,

    “是文森介绍你来的吧?到这就是朋友,来,先喝一杯!”

    屋内有点吵,说话只能面对面大吼。看着兰科那张近在咫尺的微醺脸庞,以及递到身前的酒水。还挺好客……唐朝偏头想了想,抬手接过,一饮而尽。

    “哈哈,爽快,你这朋友我交了!”同样喝掉杯中酒水后,兰科颇为亲昵的大力拍了拍唐朝肩膀,“认识一下,我是兰科,做金融的,兄弟你呢?”

    “算是同行吧。”

    “噢?你也做金融?也是职业经理人?”

    “差不多……我职业……”

    “什么?”兰科指了指自己耳朵,示意没听清。

    “我说——”对上视线,唐朝嘴角微扬,淡淡轻笑,“我职业清理人。”

    “呃?!”

    兰科神情一怔,也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如果是后者,那就有点可悲了,因为那注定会成为个糊涂鬼……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脖子,有温热液体自皮肤渗出,抹干净又再次渗出,不由茫然低头,五光十色彩灯下,一手暗红!

    变故发生的实在突然,突然到沙发后方的黑衣保镖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仍如铁塔一般在那站着。

    全场所有人,或许唯有侧方后一直注意这里的谭元俊,有看到些许画面。

    不过也不完整,闪烁灯光里,他只瞧见带他进来的那个人,放下酒杯,手掌自水果拼盘上方一抹而过。下个瞬间,一把不锈钢水果叉凭空消失不见……

    不等谭元俊反应过来,下一刻,毫无征兆的,砰、哗啦——舞台上方,那只旋转闪烁的魔球灯蓦的爆碎开来,漫天光华流转,若流星雨坠地,尚不等人震撼于这壮观景象,眼前又忽得一片漆黑!

    最后一个零碎画面,瞪大眼睛的谭元俊,只惊恐看着那宛若铁塔的保镖壮汉,临空飞出,撞向后方玻璃墙壁……然后就什么都瞧不见了,耳旁唯有刺耳尖锐的惊呼大叫,恐慌情绪瞬间蔓延开来!

    ……

    几分钟后,直通酒店地下停车场的电梯门打开,唐朝神色如常走出。并没有走出几步,若有所觉,顿步,扭头,神情顿时就是一怔。

    不远处,安全楼道口旁,墙壁夹角里,一道貌似等候多时的晚礼服身影悄然站立,对上视线,不是谢薇又是谁?

    “嗨,好久不见。”抬手挥了下以示招呼,随即谢薇又禁不住抿嘴浅笑,“看来我运气不错。”确实是有运气成分,酒店出口很多的,前门加后门好几个。就算只说这地下停车场,也有好几层,但偏巧她就在这堵到了唐朝。

    “好久不见。”回过神来,唐朝摸了摸鼻子,晃动手指,“美女,这可不是个值得提倡的明智行为哦。而且,我事情还没有处理完……”

    话未说完,谢薇忽然打断道:“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呃……”

    “就像去年在洛杉矶那样,我不会干扰你做事的。”谢薇背着双手,在唐朝看不见的角度,手指反复勾弄,表面神情却极是平静,“当然,如果不方便的话……”

    “也没有不方便啦。”唐朝想了想,无所谓点头,“那就一起吧。”

    “真的吗……别过来!”谢薇忽得抬手打出停止手势,颇为小心的指了指斜上方摄像头,“你从那边过来会被拍到的。我观察很久了,我从这里贴墙过去,应该就拍不到了对吧?”

    唐朝闻言微楞,没有看那摄像头,而是下意识看了眼安全门:“你是从楼上走下来的?”

    “是啊,楼道里面没有摄像头嘛。”谢薇理所当然点头,“放心,我一路过来都有观察的,应该没有走进过摄像头监控范围。”

    宴会会场在九楼,再算上这地下一层,整整十层楼的高度,再加上中间走廊大厅等等过渡地带,一步步谨小慎微走过来……唐朝沉默几秒,抬头:“没事的,你直接过来吧,我刚去了监控室,这些摄像头已经停止工作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谢薇闻言顿时长松口气,理了理刘海发梢,快步走来,一脸兴致盎然,“接下来我们该做些什么,直接出发吗?”

    “额,需要先偷辆车。”

    “啊?电影里面的那种吗?现代车子还能靠接线开走?”

    “不能,但是有别的方法。不过我来的比较仓促,没带工具,现在只能找下有没有老旧车型。”唐朝纵目远眺排排车辆,自信道,“应该有的,要相信有钱人的品位。”

    “哈,有道理。”谢薇附和点头,随即想了想,“你赶时间吗?赶时间的话我有别的方法。”

    “你开车来的?”唐朝反问,这当然是装的,毕竟前不久他们刚从出租车上下来。

    “不是的,但我可以租车。”

    “手续流程很麻烦啊,而且周围好像也没有租车的地方吧?”

    “我可以在酒店租车,很快的。”

    唐朝一愣:“酒店还有这服务呐?”要说专车接送服务,那唐朝相信是有的,但租车……

    “没有。”果不其然,谢薇摇头,但随即,“不过我有这间酒店的会员卡,只要再订间总统套房,他们应该就会答应借车的。”

    “……”

    …………

    ------题外话------

    感谢书友“倪老子”“读者1561981521108596”“大梦海洋”“刺心客”“好书友1987”的打赏,躬身,拜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