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483章 千万不要和亚洲人打架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83章 千万不要和亚洲人打架(1 / 1)

    圆柱形水塔、太阳能热水器、几盆摆在角落的绿植,以及七八根花花绿绿的晾衣绳。其中一根上面悬挂着方白色床单,两端用两个夹子固定,应是粗心主人忘了收,索性在晦暗风雨下彻底放飞自我,狂舞摇摆……天台面积并不大,但不得不说是利用到了极致。

    哗的声,白色床单绕着晾衣绳蓦地旋转飞起,其下一道高大身影踉跄后退,不等站稳脚跟,抬头,撕拉破空尖啸,刚刚下落的床单仿佛被利刃劈中,瞬间左右分开。一记手刀,当头斩下——

    嘭!

    宛若重锤破鼓的沉凝闷响,一触即分,高大身影再次狼狈后退。旋即,招架、后退,再招架、再后退……

    真正意义的正面碰撞,不掺杂一点水分的硬碰硬。又因为彼此都抱着绝对信心,双方甚至都没有经过试探性的接触,上来就是火力全开之下的大打出手。

    也因为如此,战斗局势很快就变得相当明朗。

    更准确的说,在被最开始的那脚侧踢踹飞后,场中那道肉眼可见明显占据体格优势的高大身影,就再也没有抬起来头,偶有零星的防守反击,在直欲令人眼花缭乱的狂暴攻势下,亦顷刻湮灭不见,几乎压倒性的优势,摧枯拉朽一般的场面,简直残忍!

    惨不忍睹的残忍!

    这结果无疑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当然这里指的是伪装的拾荒老人,后者现在的神情早不复之前轻松不屑,相反,茫然、混乱,就像他此时的脑中思维一样,甚至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剧本可不是这样写的啊……终于,

    “等……等一下!”

    勉力招架下来顶心肘,旋即又被狭窄空间内的一记爆发寸拳打飞,后背撞在水塔之上,砰然大震。落地,拾荒老人翻掌下压,打出暂停手势,一边努力喘匀呼吸,一边眼神有点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孩,

    “如果、呼……如果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误会。我真的不认识你跟踪的那两个家伙,我们之间的战斗并没有任何意义,你能……你就当没见过我,这事就此作罢,怎么样?”

    前后不过短短几分钟,态度就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拾荒老人心路历程之复杂可想而知,当然,如此并不能简单说是怂了,毕竟现在只是一时被动。最后结果还犹未可知……他是这样想的,只是就事论事,既然短时间内拿不下来,彼此又不是目标对象,那不如就此分开,各自安好,岂不皆大欢喜?

    实事求是来讲,如果抛开没什么意义的成年人面子之类的东西不谈,拾荒老人的打算确是解决纷争的正常思维。

    地下世界的人性格普遍暴躁不假,一言不合动辄翻脸杀人也是寻常操作,但其实排除掉部分神经不正常的群体之外,归根结底来看,所有行为的初衷目的不过都是为了利益罢了。

    换而言之,没有利益,自然也就不存在行动的动力。

    可以说,拾荒老人的想法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人。很遗憾,他这次显然就挑错了交流对象……并没有多做考虑的样子,任不平踏步上前,神色平静的开口询问:“你要投降吗?”

    “嗯?”拾荒老人闻言一愣,满头问号:“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之间并不存在矛盾。如果你是为刚才被偷袭感到生气的话,我可以……”

    “不愿意就算了。”

    “我可以道歉……沃特?等等……法克!”

    却是这边话音未落,呼声风起,那边任不平的鞭腿再次干脆利落扫来。依旧是高频高效的熟悉攻击节奏,短短数秒后,碾压场景再现。

    且不知是否是因为彻底摸清了底细,还是热身完毕打出了状态,这次任不平的攻势明显更急更重,一拳一脚,不断搅动周遭风向雨势,明明是和风细雨的外在环境气候,却在拳脚笼罩范围内营造出了狂风暴雨的滔天气势,海啸拍岸一般的恐怖压力,几欲令人窒息!

    而风暴中心点,苦苦支撑的拾荒老人,伪装面容上神色铁青,这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怪物?!

    做为一个纯种歪果仁,拾荒老人自然没有听说过所谓的武行四大忌,和尚道士女人小孩不能惹的说法。

    不过有听说过类似的,比如在些视频网站上,就有着‘千万不要和亚洲人打架’的专题系列,还有脱口秀表演里也能见到类似桥段,不能说这些是完全夸张,但这大多只是种艺术表演手法,只是一个梗,一个噱头而已。

    现实中的搏杀,体格与力量才是决定性因素。而在这方面,欧美人种无疑占据天然优势。再从这个角度出发,看待眼下正在交手的两人,强弱差别本该一眼便知……但现实情况却和拾荒老人开了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

    他到现在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黄皮肤小鬼,体内会蕴藏着如此骇人的强悍力量!那双好似不知疲倦的短胳膊短腿,一下下挥舞砸出,直如雷霆万钧的攻城锤一般,完全不讲科学道理!

    且如果只是这些也就罢了,天生神力的天赋虽然罕见,但地下世界从来不缺鬼才变态,偶尔总会有那么几个的。关键是除了力量以外,随着愈趋白热化的战斗局势,拾荒老人愕然发现对方的搏杀技巧以及战斗经验,竟然也超乎寻常的高明!

    具体高到什么程度看不出来,他现在也没功夫细细分辨,只知道无论他做出何种应对方式、选择怎样的搏杀策略,以及故意露出的破绽陷阱等等——哪怕这些应对、策略以及破绽陷阱,是他几十年战斗生涯的宝贵经验总结——也没法逃过对方的眼睛,不经意间,一一随手破去。

    真的是连逃跑都没有机会!

    可对方才多大啊?更重要的是,拥有如此实力,为什么以前一点都没有听说过?

    讲真,如果不是清楚目前身处华夏,且任不平一看就没做任何伪装,拾荒老人都有种在和某个近战神话交手的错觉……虽然他并没有过这样的体验经历,但想来差不多也就是如此了吧……

    越打越是惊心,越打越是绝望。当然,就算没有这些负面情绪存在,拾荒老人也不可能坚持多久。

    实际上,从他先手偷袭失败,又没有趁着任不平愣神间隙第一时间脱离现场,或者采取其他攻击方式。相反,打算直接依靠体格与拳脚自信教做人时,结局就已然注定!

    事实也就是如此,在用没什么知觉的麻木小臂,再次招架一记呼啸袭来的扫腿后,终于,咔嚓,清脆的骨骼断裂声,胳膊无力下垂,门户洞开!

    “啊——”

    战斗至今,拾荒老人第一次发出痛苦惨嚎,那宛若濒死野兽的嘶吼,在寂静雨夜里瞬间传出很远。

    踩着踉跄脚步,下意识要后退拉开距离,却是迟了。自始至终没什么表情变化的任不平强势切近,接下来,就不需要任何技巧了……

    一瞬间,雨点般呼啸拳头尽皆砸在拾荒老人胸膛之上,砰声大作,如击破革,生生将后者打得离地而起。最后,顿步、扭身,摆腿侧踢,轰——

    落地收尾,胜负已分!

    “呼哧……呼哧……”

    任不平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在地上划出道长长水痕、最终撞在天台铁门旁边水泥墙上不住喘息的拾荒老人,踏步走去。

    来到近处,俯下身来打量观察,后者的状况看起来相当不妙,右臂骨折,胸膛塌陷,半身血污,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都做不到……这不是任不平残忍,故意施加重手报复,实际上他已经留手了。

    最后那记摆腿侧踢,如果他不收力道的话,对方压根就不会出现在天台上,得去楼下大街上找。当然,那时候能找到的大概率会是具尸体,现在好歹还能喘气呢。

    “你……你!咳、呼哧……”

    “你现在最好别说话,我找人救你。”摇摇头,任不平摸了摸口袋,掏出手机,打算通知基地方面过来接手。

    地上,拾荒老人双目赤红,满脸不甘,喘息嘶吼:“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我……”任不平正待答话,蓦的,呼声风啸,黑暗阴影当头罩下。

    “死吧!”夹杂着快意的凄厉大吼,是之前那把遗落的大黑伞,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拾荒老人手中,伞面撑开,视线阻挡,一把细刃短刀从伞柄中流畅抽出,抬手直刺!

    撕拉——砰——噗嗤——

    伞面洞开,寒芒闪烁,利刃刺穿血肉的爽利声响!

    短短霎那,变故骤生,杀机乍隐乍现,旋即又复归于沉寂,像没有发生过似的。

    破碎黑伞轻飘飘晃过,任不平单膝跪地,胳膊抬起,定格着出拳动作,淅淅沥沥血水自手背处涓涓流淌而下。

    对面,拾荒老人双目圆瞪,神情狰狞,同样保持着左手抬起姿势,只是掌中紧紧攥着的细刃短刀已然断裂,只余小半,另外大半刀刃……在他的眉心正中央!

    原来,真的是临场反应啊……伪装老脸闪过一丝释然,随即,啪,左手摔落地面,寂然不动。

    说来复杂,实则一切都发生在呼吸之间。简单描述就是,拾荒老人暴起突袭,任不平条件反射挥拳砸断短刀,而飞出去的断裂刀刃,无巧不巧正中前者额头……

    当然,只是说来简单,实际情况自然不会轻松。其它暂且不提,单说拾荒老人抓住最后机会,孤注一掷的绝命出手,就不可能简单得了……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算是解开了他的一个疑惑。

    之前对方那个堪称惊艳的躲闪动作,真不是因为早有心理准备,而是纯粹的临场反应……他栽的不冤!

    …………

    ------题外话------

    感谢书友“devildan”“读者1561981521108596”的打赏,躬身,拜谢~!

    PS:天气无常,大伙多穿几件衣服,注意保暖吧。特别是晚上睡觉,一定要记得关窗……别学狸猫,受凉感冒,引发慢性支气管炎的老毛病,咳得不要不要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