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498章 键盘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98章 键盘侠(1 / 1)

    小段?小孙?还是叫什么来着……

    射击馆休息区,唐朝坐在原先的角落沙发,透过立地玻璃窗,若有所思的看着外面一道闲逛身影。

    那是个着深色运动卫衣的青年,脚踩运动鞋,很阳光的样子,瞧着像是刚从隔壁健身房锻炼完毕溜达过来。似乎对枪械射击感起了兴趣,从身边桌子上拿起本宣传册子,目光不时扫向打靶隔间。尚未翻阅。一旁有空闲的教练员上前接待,两人便自然而然的就着册子内容交流起来。

    哦,想起来了,是叫小孙吧,依稀记得对方八极拳打的不错。当然,这不是关注重点,重点是……咦?

    耳廓微动,唐朝眉头挑了挑,嘴角挂着丝若有若无笑意,不动声色的配合等待几秒。

    顺利等到‘一把手枪’抵上后背,一声努力扮出威严感觉的粗重嗓音入耳:“别动!你的事犯了!”

    我擦?这就有点出乎意料了!还以为是蒙住双眼,猜猜我是谁呢……嘴角咧了咧,唐朝反应却是不慢,身躯一颤,杂志落下,顺势高抬双手:“误、误会,良民,我阿SIR啊……呸!阿SIR,我是良民啊!”

    “哈……咳咳!严肃点,你被捕了……啊!”

    一声惊呼,唐朝坐在沙发上没动,胳膊向后一捞,腿上便多了个坐倒过来的长裙少女,自然是我们可爱的糖豆童鞋无疑。

    “阿SIR,你这业务技能不行啊。”

    “大胆,袭.警罪加一等!哈、哈哈……错了错了,痒痒痒,哈哈……”

    一番嬉笑玩闹,放下小姑娘,唐朝往射击馆大门方向望了眼:“怎么就你一人,小姨还没到吗?”

    “到了,停车的时候来了个电话,在车里谈事情呢,我先过来的。”糖豆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刘海,目光落在地上的杂志以及桌上的饮料小食,顿时瘪了瘪嘴,埋怨道,“哥~说好出来玩的,你咋又宅着了?”

    “没有,我已经玩过了,真的,暂时歇会。”唐朝矢口否认,捡起杂志放在桌上,然后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现在怎么说,我们先去会场?”

    小姑娘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摇头:“晚宴还没开始呢,过去也是等。”

    “那、我们玩会?”

    “好啊好啊,玩什么?”

    “看你咯,这里场馆挺全的,游戏室、游泳馆什么都有,对了,前段时间你不是说想打网球吗,场地在那边。”

    “真哒?这里有网球馆?可我衣服怎么办?”这确实是个问题,参加宴会嘛,穿戴打扮什么的自然是必须礼仪。虽然小姑娘还未成年,用不着盛装出席,但就现在这身淡粉长裙,便排除了大部分运动的可能。

    “要不我和小姨说一声,宴会就不参加了,反正也很无聊。”

    这倒是个主意,相信只要糖豆去说,谢薇肯定不会拒绝。但唐朝还是摇了摇头,他无意插手谢薇对于小姑娘的成长规划:“别,都安排好了。再说网球什么时候都能打,不急这一会,我们可以玩点别的,嗯,台球怎么样?”

    “台球……”小姑娘想了下,听到什么,转头望向隔间外面枪声起此彼伏的射击隔间,灵动眼珠一转,“干脆我们来玩射击啊?”

    唐朝闻言一楞:“这个运动倒是不剧烈……你确定?”

    “确定,我想体验一下。哥你下午也玩了吧,打得怎么样?”

    “额,还行吧,教练说我挺有天赋的……走,那就玩射击。”拿定主意,唐朝当即起身带上饮料,领着小姑娘走出休息区。至于另外一边的小孙,早被抛之脑后。

    也不需要再行关注,只要确认九州崛起人员到位就行,剩下的事情……有一说一,和他有关系吗?

    ……

    住宿大楼,商务套房内。

    “……从现场的弹道痕迹判断,那位当时应该就站在我现在的位置,突然发难,砰砰砰砰,连开四枪。弹着点无一例外,和以前我们见过的一样,都是双目之间,眉心正中……怎么说呢,我其实并不赞同这样的射击习惯,因为很容易失误。保险起见,还是两枪胸口一枪头最为经典妥当。当然,你要是有那位的枪法与自信,那当我没说……”

    唤作老许的中年男子站在玄关处,抬手并指作手枪状,水平拉动手臂,幅度方向大概在十一点钟与八点钟之间,虚扣手指,

    “注意,我现在只是大概演示下过程,拉枪开枪的速度肯定是没有那位快的。而且,即便有那么快,也不可能那么准……关于这点,躺在沙发附近的这四名外国友人想来深有体会。显而易见,他们并不普通,都是专业人士。即便被突袭,也不存在愣神发呆的可能,反应能力方面毋庸置疑。但就是这样,一个照面,还是躺了,甚至枪的保险都没能打开……”

    “老许,那位的枪法如何我们很清楚。嗯,你刚才说那位最开始只在大厅开了四枪?”高长风扭头回望,沙发旁边确实躺着四具尸体,但在大厅最里面,办公桌下面还倒着具尸体,也就是说,大厅里有五具尸体,这和开枪次数明显对不上号。

    “高队你的观察很仔细,不过这个要放在后面说。”老许欣赏颔首,然后转头摊手示意主卧方向,“接下来是这两位外国友人,主卧阳台窗沿上有副望远镜,从那里可以直接看到俱乐部正门以及外面的停车广场,视野相当开阔,是个不错的远程观察点。事发时,他们应该正在那里观察外部环境。听到大厅枪声,丢下望远镜,拔出手枪,冲出卧室……”

    “我猜测当时房门应该是没关的,但是,还是那句话。这些人不普通,临场反应真的很快。只是很遗憾,他们低估了那位的速度。或者说,他们没想到大厅里的同伴连一个回合都没能撑住,导致他们出门直接撞上枪口,当场扑街……这里,那位开了三枪,依旧是眉心。”

    “再接着,就是死在侧卧房里的那位友人。他的任务应该是看管绑架来的两个小孩,所以房门是关着的。从当时局势来说,他也是整间屋子里最安全,也最有希望翻盘的人,毕竟在暗处嘛。他也的确很聪明,没有像主卧那俩人一样直接冲出来送人头,而是第一时间选择藏身门旁墙后,以静制动。”

    听到这里,宗清、高长风以及在场众人齐齐看向侧卧,那扇门锁部位洞开的房门,或带入角色、轻轻点头,或暗自皱眉,若有所思。

    “这个选择不算错的,但是同样很遗憾,他挑错了对手。那位就像是能听到看到墙后的情况一样,直接开枪打烂门锁——这里有些运气成分,但绝大部分还是经验阅历以及精准预判——崩飞的碎木细屑、金属零件,让躲在门旁墙后的敌人无所遁形,露出破绽。一枪击穿手掌,打飞武器。再一枪,结果性命!呼……”

    说到这里,唤作老许的中年男子神色莫名的摇摇头,轻吐一口浊气。一旁众人亦是默然,神情各异。都是专业人士,其实不用说得那般详细。但也正是因为都是专业人士,所以现在才都无话可说……

    听着好像不是很复杂的样子,过程也的确简单,就是拿把枪站着,然后大厅、主卧、侧卧,依次点名签到,就跟打地鼠一样,轻轻松松。然真实情况难度究竟如何,在场众人心里无疑都是有数的。

    这也就是所谓的外行看热闹,内行……那直接就给跪了!

    “哦,还有最后一个外国友人,这应该是位网络计算机方面的技术人员。”老许看向大厅后方办公桌下的尸体,忽然咧嘴笑了下,“如果说前面,那位展示的是出神入化枪法,精准预判,以及小范围区域内几乎完美无缺的细腻掌控。那在最后这里展露的,就是一点小小的恶趣味了。”

    “怎么说?”宗清适时捧哏。

    “小羽,把键盘拿过来。”不是摔在办公桌下的那副键盘,而是一副已经装进证物袋里的键盘,好吧,两者并没什么区别,至少从外观颜色看来是这样没错,都是通体全黑的机械键盘,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标识,连厂牌LOGO都没有。

    “他们之间应该有过交流,说几句话什么的。给人希望、再让人绝望嘛,呵呵。”笑着摇头,接过键盘顺手又递给宗清,“看看吧,哦,注意不要按右下角的‘0’键。”

    宗清闻言立刻会意,手指顺着键盘边缘小心摸了圈,在左上角那里停顿下,接着又斜着垫了垫重量,眉头一挑:“里面、有东西?”

    “嗯,大概两颗、最多三颗子弹,再多就明显了。差不多和钢笔手枪相似的原理,0键是射击键。”

    12年还没有诸如‘键盘侠’‘键盘斗士’等等热词概念,或者说即便是有,也没有在网络上大面积传播开来。所以宗清沉吟片刻,最后砸了咂嘴,评价道:“奇思妙想……唔,应该给灵芝配一把这样的键盘。居家办公,出门防身。”

    “还是别了吧,宗队。”一旁少柏劝道,“我见过灵芝敲键盘,那手速,我都怀疑没经过脑子。”

    “……有道理!当我没说。”

    一点小插曲,说到这里差不多也就讲完了,不过老许还是微微皱着眉头:“其实我有个疑问,一直没能想通,你们也来想想,就是那位是如何进到这间屋子里来的?”

    宗清几人闻言一怔,随即不由都是点头深思。

    是了,听到现在,他们听的都是那位如何秀操作,如何大杀四方,但回到这次突袭的最初起点,那位是如何在不惊动屋内这群专业人士的情况下,从容走到玄关处开枪,这才是关键重点。

    “洗手间的通风窗?”

    “大哥,十五楼啊……我倒不怀疑那位有空中飞人的本事,但是,有这个必要吗?”

    “确实……那易容伪装扮服务人员呢?”

    “不至于吧,都是专业人士,这种电影演烂的套路……”

    “烂归烂,架不住实用啊。”

    ……

    正自争论,忽然身后传来咔哒轻响,众人闻声齐齐扭头,就见套房大门从外面打开,一道身影推门而进,

    “基地消息传过来了,身份已经核实,就是周四晚上抢尸体的那帮……呃,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是阿青,下意识抬手摸了把脸,又低头看了看裤子拉链,莫名其妙抬头,没毛病啊。

    “我知道了。”宗清轻叹。

    “我也知道了。”看着阿青手里的房卡,老许自嘲摇头,低语喃喃,“还以为是何种独辟蹊径的潜入方式,原来是光明正大冲进来的……也是,有那样的枪法实力,确实不需要玩什么花招。”

    “我还有个疑问。”这时,高长风撑着下巴,看着大厅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轻声道,“你们说,那位的这次出手,是适逢其会?还是刻意为之?”

    “是,我知道,那位的消息一向灵通,有时甚至比我们情报部门都要灵通。但这次不一样,我们找这帮人,可是发动所有渠道找了整整两天,结果都一无所获……”

    没有继续往下说,但言外之意却表露无疑。宗清闻言笑了笑,挑眉看去,意味深长道:“老高,你的想法有点危险哦。”

    高长风斜瞥一眼:“别说你没往这方面想过,我不信!”

    “哈,别,我可没你的胆量……”稍顿,口风一转,轻描淡写问道,“话说回来,那两个被绑架的孩子醒了没?身份查过吗?”

    “嗤——”

    少柏眼观鼻、鼻观心,只当没听见高长风的这声不屑嗤笑,也只当自己不知道两位队长想要探究那位身份的作死心思,老老实实回道:“还没醒,身份查过的,一个叫谢斌,一个叫谢喆,都是高中生,在市里的私人贵族学校就读。”

    宗清闻言神色一动:“都姓谢……谢家人?”

    岭江姓谢的还是挺多的,但宗清此时所说的谢家人,无疑只有一家。少柏拿出通话器,“稍等,我问一下。”其实也可以直接问谢光民,但这位如今还在洗手间里干呕呢。嗯,肚里存货吐的差不多了。

    好在也不麻烦,很快,一分钟不到,少柏放下通话器:“是谢家人,旁支。”

    “果然,可这也说不通啊……”

    一旁的高长风也是点头:“确实说不通,那位虽然对一号目标极其重视,但对谢家及其它族人却从未另眼相待过。包括去年谢家当代主事人,岭江前市长,落.马下.台,那位也不见有什么表示。”

    “那是我们想差了?”

    就在这时,老许平静插话进来:“如果你们俩是在讨论那位的这次出手,我可以告诉你们个细节,这次出手很仓促。”

    “嗯?”

    老许抬手指向主卧门口的一具尸体,也就是方才他挖出弹头的那具:“还记得我刚才说的吗,在这里,那位一共开了三枪。其实两枪就够了的,之所以再补一枪,是因为有枚子弹没能形成有效穿透。”

    “原因呢?”

    “子弹的问题,影响因素有很多,可能是放久了,也可能是里面弹药分量不足等等。但无论是哪一种,以那位对枪械的掌控程度,行动前都可以轻易排除,不应该犯下这等低级失误。除非……”

    “除非这支枪和子弹是他临时找来的!”啪的声,宗清一合手掌,“难道真是适逢其会?不对,这还不能说明什么……等等,我记得在来时的路上看资料,这间俱乐部里有射击馆?”

    “有的,挺正规,各项手续齐全。”少柏点头,“不过那里用的是口径5.6毫米的运动弹,这里是9毫米标准弹,我还让小孙过去查了的……我再确认一下。”

    说着再次打开通讯设备呼叫,“小孙,我是少柏,你还在射击馆吗?”

    话音刚落,就听里面传来声压抑不住的激动嗓音,“队长,你先听我说——我发现个苗子!”

    “……哈?”

    …………

    ------题外话------

    感谢书友“刺心客”“devildan”的打赏,躬身,拜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