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509章 找嫂子这件事,还得小姑子出马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509章 找嫂子这件事,还得小姑子出马(1 / 1)

    ‘灭霸’只是个小插曲。

    虽然时隔两世依然留有印象,但也就仅此而已。毕竟唐朝前世业绩实在过于出色,虽自诩不是什么嗜杀好杀之辈,但在十余年兢兢业业工作背景下,枪下亡魂委实不在少数。

    萨诺斯,只是其中一个名字罢了。

    捎带回忆下转而也就抛之脑后,接下来的一整个下午时间,便在悠闲且清静中悄然溜走。

    中途楼上纹身店的小曹有下来一趟,没什么正经事,就是吹水闲聊,没一会就被刚认识不久的小女朋友拎走,再之后,就是傍晚糖豆放学……总之,又是营收为零的白给一天。

    从这个层面来说,这场连绵不绝的雨势对于某人还是有点影响的。不过根据最新的气象台预测,明后两天,雨势就会暂时告一段落,至于再往后,那就得等着看正统梅雨时节的威力了。

    希望给点力吧,正好可以中和下炎炎夏日。

    小姑娘的到来,瞬间给琴行注入生气,不仅是练习琴声,同时也带进来一名刚认识不久的朋友……

    一曲弹罢,钢琴旁边,眉眼稍显清冷的年轻女子轻轻鼓掌,浅笑称赞:“好听,这是G大调奏鸣曲吗?”

    点点头,糖豆有点不好意思的松开琴键:“嗯,老师有打算让学琴的学员参加市区音协考级,所以最近有专门练习这首,弹得比较熟练……紫檀姐你知道这首曲子?”

    “以前接触过一段时间钢琴,后来发现没什么天赋,就放弃了……但小糖你是有天赋的,至少比我要强得多,相信一定可以考级成功的。”

    “没有啦,我弹得其实很一般的……哈哈,谢谢紫檀姐夸奖……”

    听着里面传来的愉快交流以及小姑娘的银铃笑声,坐镇门口收银台的唐朝,嘴角却是不禁抽了抽,无语摇头。

    之所以会这般奇怪反应,自然是有原因的,原因就在于那颜值气质具是不俗的年轻女子身上,后者正是一个礼拜前背着画板进琴行躲雨的那位,也就是当时小姑娘调侃某人借外衣套路约会的对象。

    哦,对方这次过来不是还衣服的,外套早几天前就还了。还的时候也没发生什么,就是一递一接,一声道谢一句不客气的事,没什么特别。倒是事后知情的小姑娘,怒其不争的抱怨好一会,大概意思就是哥哥没救了,给机会也不中用什么的。

    萍水相逢,原本这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不料隔天下午再次暴雨倾盆,相似的境遇又一次上演。

    这次年轻女子倒是有记得携带雨具,但一把单薄雨伞在狂风暴雨下显然起不到什么作用,路边打车间隙,被屋内的小姑娘眼尖瞧见,就又被热情邀请进来暂避。再然后,前文说过最近一个礼拜基本天天下雨,所以顺其自然的一来二去,彼此也就渐渐熟识。

    年轻女子姓叶,叶紫檀,是名行将毕业的大四美术生,来自隔壁省会城市,过来岭江是为完成毕业设计出来实地写生,地点就在不远处街角的老城区博物馆。

    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一切正常,没什么奇怪?

    本来也该是如此,无非是多认识个普通朋友嘛。

    但糖豆童鞋却不这么认为,按她的话讲就是,在找嫂子这件事上,哥哥肯定是靠不住了,还得她这个小姑子亲自出马才行!

    于是,也就有了眼下这幕明明刚认识没几天却相谈异常甚欢的场面……

    “……哥?哥!”

    “嗯?”下意识扭头,唐朝后知后觉回应。见状,糖豆有点不高兴的撅起嘴巴,“哥你在想什么呢,都喊你好几声了。”

    “额,不好意思,走神了,怎么了?”

    灵动眼眸一转,“没什么,哥你先过来嘛,隔这么远说话很费劲哎。”等到有些狐疑的唐朝离开收银台走到近前,糖豆童鞋嘴角微翘,转而又笑眯眯看向身旁,“紫檀姐,人我给你叫来了,话得自己讲哦……啊!哥你讨厌啦!”

    没办法,兄妹俩对于彼此实在太过熟悉。所以尽管还不清楚情况,但看小姑娘那一脸狐狸偷了鸡的得意微表情,唐朝就知道里面肯定有事,因此走来后想都没想先抬手揉了揉小姑娘脑袋,弄乱头发,随即对着那名唤作叶紫檀的女子歉意颔首,

    “抱歉,小丫头太皮了……嗯,有什么事吗?”

    “没有,小糖童鞋很可爱。”摇头,稍顿,就见那叶紫檀微抿嘴唇,轻声道,“是这样的,方便的话,我能听你弹首钢琴曲吗?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嗯?”唐朝闻言下意识看向一旁糖豆,认识的这几天,他可从来没有在女子面前碰过包括钢琴在内的任何乐器。

    “是我自己听到的。”女子倒是敏感,瞬间就精准猜到这边意思,进而解释道,“其实躲雨那天,我是先听到的琴声,然后才下的雨……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躲在门外偷听的,只是刚巧路过……”

    稍稍回想下,唐朝恍然,确实有这么回事。那天他应小姑娘要求,来了段即兴演奏,只是几小节,雷阵雨就不期而至,只能中断演奏出门挪车……却是没想到就弹那么一小会,就被眼前女子无巧不巧听到。

    啧,还挺识货!要不怎么说是学艺术的呢,的确擅长发现世间美好啊……心里如此不要脸的想着,表面上唐朝却是挂起礼貌微笑,正待开口婉拒,就听耳旁忽得响起凳脚滑过木质地板动静。

    愕然扭头,却是糖豆童鞋已然将钢琴前凳子拖开,抬头,视线对上,好似会说话的灵动眼眸用力眨了眨——‘好好表现,必拿下!’然后,一边拉着女子手臂走开两步,一边装模作样说道,

    “唉,紫檀姐你非要听,其实我哥弹得也就那样,真的,待会不要太过失望哦。”

    ——好家伙,欲扬先抑的技巧都用上了。这心给小姑娘操的,操稀碎啊!

    对此,唐朝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摸着鼻子在钢琴前老实坐下,呼了口气,扭头,认命叹道:“想听什么曲子?”

    “没关系,哪首都可以。”

    “别啊紫檀姐,你随便说,我哥会弹的曲子多着哩。”

    可你刚才还说我弹得也就那样……唐朝嘴角撇了撇,挤出笑意看向女子,无力摆手示意对方随意。

    见状,女子认真想了想,语带试探:“Tears,The Daydream的Tears,可以吗?”

    唐朝挑眉:“那个神秘的旅韩华裔音乐家?”

    The Daydream,艺名,译为白日梦,音乐家,旅韩华裔,处世风格低调隐匿,据说从未在大众面前曝光过,是个颇为神秘的家伙。不过话说回来,在各种奇奇怪怪的艺术家圈子里,这样的貌似还算正常?

    显然,女子并没有料到唐朝真知道这号人,这首曲子,且反应还这般迅疾,闻言不由一怔,待回过神来,清冷眉眼瞬间舒展,一时生动许多,微微用力点头,肯定回答:“对!”

    还真是这首啊,品味不错。不过,有点消极吧……唐朝有点奇怪的看了眼对方,也没想太多,“稍等,我酝酿下。”双方放在琴键上方,大概回想下谱子指法,隔空虚按,一小会后,“可以了。”

    话落,手臂自然下垂,手指轻抚落下。下一刻,舒缓且散发着淡淡忧伤的音符旋律如山间清泉涓涓涌出,又汇成溪流于钢琴周遭、琴行上空静谧流淌,悠扬盘旋。

    还是那句话,音乐是很私人的东西,限于听众的人生阅历、鉴赏水平等等参差因素影响,感受也不尽相同。

    但就只以这首曲子来论,观其曲名tears,眼泪,也就能大概知道其感情色彩倾向。或许用消极来评价有些过,但这的的确确不是一首表意积极的乐曲。尤其,是让某人来演奏。

    缓缓的节拍,低音弹奏的主旋律,每个变奏中间还有几下清脆的单音。

    每一键,都好似清清悄悄的敲打在内心最空荡荡地方,荡漾出一圈又一圈孤单的回声。

    ……

    整首曲子的时长并不算久,四分钟后,随着最后一个音符按下,键起声消,演奏完毕。

    坐在钢琴前,唐朝轻轻吸了口气,瞬间将自己从乐曲感情中剥离出来,继而嘴角微扬,满意顿首。好久没弹这首曲子了,还好,发挥不错。

    搓了下手掌,按琴起身,转头,神情蓦地就是一怔!

    几步开外,小姑娘眼眸微雾,表情有几分难过,同时还带着些许怅惘……这是正常反应,关键是旁边那名叶紫檀的女子,如雕塑般定格原地一动不动,远黛青山般的眉眼下,不知何时,竟是满面泪痕。

    且当事人好似还未自知,沉浸在某种意向或者回忆当中不可自拔,任凭一滴滴破眶而出的泪水,如玻璃门外细雨,簌簌而下。

    这……唐朝麻了,一时真不知道该不该唤醒对方。

    还好这时,“喵——”油光水滑的毛茸茸大脑袋自后方工作间探出,叫唤一声,提醒着屋内铲屎官,它饭点时间到了。

    闻声,唐朝顺势清下喉咙:“咳,那个……”

    “对不起、失礼了!”

    “……”看着颔首屈身后直接转身匆匆离开,甚至脚步都有些踉跄的女子背影,唐朝半张着嘴,眨眨眼,又眨了眨,最后闭上嘴巴。

    “啊?紫檀姐?紫檀姐你去哪……外面还在下雨呢,紫檀姐……”如梦初醒的小姑娘赶忙追出门外,不过半分钟后,又一脸怏怏回来,显然是没追上。

    琴行内,兄妹俩默默对视,皆是无言。

    半响,只听小姑娘语气幽幽:“哥,你弹那么好干什么,都把人弹跑了……”

    不是这锅都能甩过来?!唐朝无语翻眼,讲道理,刚是谁暗示要好好表现来着?

    不过很遗憾,糖豆童鞋明显是忘了这茬,抱怨后居然还不忘分析安慰:“没事,还有机会,她伞和画板都落这了,肯定还会再来的。”

    这是实话,方才女子走的、或者说逃离的太过匆忙,随身携带的东西一样都没拿上。

    闻言,唐朝忍不住抚额捂脸:“别瞎操心了,人家那么漂亮,还是大学生,看不上你哥的。”

    还有些话,唐朝没说。女子的衣着打扮看来确实没什么出奇,就是普通衣物,顶多就是细节处捎带个性,就像头上那根铅笔发簪一样,清爽简约,又独具风格。

    除此之外,没佩戴什么首饰,除了手腕间的一块手表。

    没看错的话,那应是卡西欧的一款女式手表,价钱倒也不是特别昂贵,但小几万也不是普通人家随便能出的。好吧,这是废话,普通人家一般也不会考虑让孩子学艺术相关类专业。这么看的话,女子家庭条件想来也不错。

    如此,综上所述,扪心自问,唐朝真不觉得对方能瞧上他这个平平无奇的小老板。

    不过,

    “谁说的?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哥你也很帅啊,而且我们条件也不差的好吧!”炸了毛般,糖豆当即不开心反驳,就在某人听了心下略感安慰时,又听小姑娘振振有词,

    “再说了,不是有句古话说的好嘛。好汉无好妻,懒汉娶仙妻。哥你这么懒,那注定是要娶仙女的……哎,哥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我都打听好了,紫檀姐的毕业论文主题是各朝代佛像风格特征,所以才会去博物馆写生。待会我们顺道跑趟书店,把相关书籍买一买,看一看,见面也好有共同话题。这就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别书店了,直接寺庙吧。”

    “耶?对哦!!!”一拍手掌,恍然大悟,“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可以约上紫檀姐直接去西山寺庙实地看佛像啊!哈,哥你终于开窍了!”

    “何止啊,我还顿悟了!”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回头收拾收拾,这!就!出!家!去!”

    “……”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