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网游小说>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523章 指教就算了,给个教训吧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523章 指教就算了,给个教训吧(1 / 1)

    认清楚手中的特制短刀,再听清楚那句八嘎呀路,面前这群来者不善的亚裔身份,似乎也就不言而喻了。

    摇了摇头,唐朝随意道:“都说山下拓郎是本世纪最后一名忍者,现在看来……传言果然不可信呐。”

    没错,眼前这群不速之客的身份,正是传说中的忍者。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方才那亚裔青年能将杀意藏得如此滴水不漏,不得不承认,虽然忍者这一古老职介早已成为明日黄花,包括活动舞台与战斗技艺等等在内也逐渐被时代历史所淘汰,但在某些诸如追踪、隐匿、易容骗术等领域,的确有不止几把刷子,小觑不得。

    这不,方才他就为此付出了些许代价。

    老实说,在辨认清楚来敌身份后,唐朝自然是有些错愕惊诧的。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却也不是最坏的结果。

    要知道就在刚刚偷袭发生后,他率先的怀疑对象,其实是九州崛起海外行动部。

    不用觉得荒唐,这是合理且合乎逻辑的怀疑。毕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眼下这都是个早已布好的局。而有能力且最有机会做局成功的,无疑就是主动邀请他过来的楚当歌等人。

    也别说什么往日交情、华夏人不骗华夏人之类的,过河拆桥、背叛跳水等等,本来就是地下世界的日常基操,没什么值得好大惊小怪。当然,现在事实并非如此,那自然是更好。

    不过,看着唐朝云淡风轻的坦然模样,对方则貌似确认了什么。

    正前方一面容沧桑的中年忍者,手持忍刀踏前一步,用相当标准的中文普通话沉声问道:“看来风魔君没有说错,是你杀了拓郎,对吗?”

    好吧,这是误会了。嗯,好像也没有误会?相反,算是歪打正着了。但……风魔武藏,沃日尼先人!

    唐朝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我说不是,你们信吗?”

    想也没想,中年忍者摇头。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轻叹一声,唐朝反手扣住刀柄,微抬下巴示意,“来吧。”

    眼下这局面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彼此都是千里迢迢大老远跑来,不可能三言两语就化干戈为玉帛,各回各家。终究还是得做过一场,再论其它。

    气氛一肃,中年忍者横刀眼前,稍稍躬身:“初次见面,越后御羽忍术修炼部,请多多指……”

    话音未落,呼的一声,一团黑影凌空砸来,还是那个行李箱。

    这不算是偷袭,唐朝正大光明扔过来的,不过瞧着并没什么实际意义,更像是顺手为之,类似于开打信号之类的。

    这种攻击对于中年忍者自然毫无作用,条件反射偏转刀锋,好整以暇的等待行李箱于空中旋转落下,正待挥刀劈开,开启战斗。

    但就在这时,中年忍者的视线余光,却扫见行李箱把手处有点点不起眼红芒闪烁。微微一怔,下一刻,陡然意识到什么,眼眶圆瞪几乎裂开,“跑——”

    口中如此喊着,中年忍者自己却是朝着行李箱合身扑上,然而未等他靠近,一团火光蓦地于眼前爆开,轰——

    气浪翻滚,人影翻飞。左右数扇车窗玻璃嘭嘭炸响,齐齐爆裂破碎,洒向车内车外,在周遭高楼大厦灯光照耀下,俨然下了场瑰丽缤纷的琉璃雨,场面一时蔚为梦幻。

    这变故来得实在突然,堵在车厢后门处的几名忍者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见拦在前面的同伴已然横七竖八躺倒,满地打滚,惨叫痛楚声不绝于耳,不由楞在当场。

    实事求是的讲,这爆炸威力并不大,范围也有限,除了那因为距离实在太近,因而血肉模糊、生死不知的中年忍者外,其余几名忍者惨则惨矣,但看着应该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至少一时半会死不掉,当然战斗能力是肯定没有了。

    冷风呼呼灌进,

    “指教就算了,给个教训吧。”放下挡在面前的胳膊,再顺势抖落肩膀上抛落过来的玻璃残渣。这自毁装置,有点给力啊,还好刚才没砸坏……唐朝语气淡淡,遗憾摊手,

    “你们真的,已经过时了。”

    是的,就像前面说的那样,唐朝确实没带手枪,但他有狙击枪啊。当然,眼下这局势不可能给他重新组装的机会,但装枪的箱子,本来也就是件武器,或者说是一颗小型炸(和谐)弹。

    这是暗杀流程里的常规操作,目的也很简单,有时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撤退时间,有时是为了更快的清除痕迹,有时则仅仅是杀手个人习惯……但无论是哪一种,眼前这群忍者显然都不清楚,或者至少说都不熟稔。

    如此,出现当下这局面,也就再为正常不过了。

    “八嘎!”

    剩余忍者终于反应过来,背后,一抹寒芒临空劈下,直取唐朝后脑。

    唐朝挥手后甩,顺势转身,叮的一声,两把同样规格制式的短刀于空中交汇碰撞。微微挑眉,就见两道身影宛若鬼魅般踩着左右两边座椅,纵身扑来,挺刀直刺。

    于此同时,在正对面第一个率先发起突袭的忍者胯下,一道矮小身形灵活滚将进来,携着刷刷绕体刀光,径直斩向唐朝双腿。

    说来复杂,实则唐朝不过抬手招架的功夫,一组配合默契、又将周遭狭窄空间利用到极致的立体攻势便于眼前形成,生死只在瞬间!

    在这样的攻击手段面前,唐朝没有其它任何选择,只能撤步后退、再退,同时不断挥舞左手短刀、右手匕首,见招拆招,护住要害。

    数不清多少次的清脆金属交击声陡然响起,宛若雨打芭蕉一般,频率之急之快,几欲使人窒息。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这样的攻势能一直持续下去,那不会有人能在这霍霍刀光下得以幸免。

    不过实际情况自然不可能,大概在唐朝退出五六步,忍者们的第一轮攻势没拿下来时,空隙便出现了。

    这倒不是说后者爆发力不够,忍者这种群体虽然更擅长隐忍,但在攻击展开后,也绝对不缺乏一往无前的勇气与决心,还有能力。

    是因为环境,座位间的阻碍,使得左右两边的忍者无法第一时间跟上正面同伴的连攻节奏。

    当然这空隙很短,短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稍纵即逝。但唐朝把握住了,一止退势,忽得踏前半步,且落下的鞋底、竟然踩住了地板上的刀光!

    惯性使然,也是完全没想到,那在车厢地板上连续翻滚出刀,同时也在同伴胯下疯狂输出的忍者反应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将面门要害,主动送向对面弓步抬起的膝盖!

    砰,咔嚓!

    脑袋后仰,瞬间鼻血狂喷,满面桃花开。

    随后更令这名忍者不可置信且无法接受的是,他扬起的视线里,发现对方竟然压根就没往下看,好似方才那踏出的半步,只是漫不经心下的随意为之,就像草原上溜达的骏马,根本就没注意到途径处有踩死只蝼蚁……

    怎、怎么可能?!

    事实是这名忍者想多了,唐朝方才确实没去看他,但这并不代表就不在意,只从率先解决的实际情况,就能看出唐朝对于这名尽往他下三路招呼的家伙还是很关注的,也是在心中默默推算数次,再加上一点感知预判,方才将这把地趟刀稳稳踩住破掉。

    当然这些细节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随着这名走地板流的忍者暂时退出战局,这套立体无死角的攻势也就随之瞬间瓦解。

    再次悍然踏前半步,唐朝选择正面突破,两把短刀在狭窄空间内疯狂撞击,分开,再撞击,数不清多少道刃光乍闪乍逝,最后,两道人影相互重叠、又在瞬息拉开。

    唐朝继续踏步向前,身后那名率先发起突袭的忍者,则呆呆站在原地。几个呼吸后,手中短刀落地,胳膊、小腹、胸膛、脖颈等等十余道刀口齐齐绽放,血水喷涌。

    “天海君!啊啊啊——”

    先手被夺,攻势被破,正面又失守,接下来的局面就显而易见了。

    迎着盛怒劈来的刀光,唐朝面无表情的挥起匕首招架,然后抬腿,踹出。再往前乘胜追击,后腿却被抱住,是方才那名玩地趟刀的忍者,满脸血污似厉鬼,嘶声叫喊,“杀他!快杀他啊!”

    然而下个瞬间,天旋地转,随着呼啸扫出的鞭腿,忍者整个人都被从地板上带起,进而砸飞出去,途中又撞飞一名扑来的同伴,最终轰然撞在车厢内壁上,颓然撑地,一侧胸膛凹陷,显然不活。

    回过头来,方才被踹飞的忍者再度咬牙切齿杀来,刀光依然森冷,但脚下步伐却已凌乱。

    唐朝站在原地,眼神淡漠的看着对方冲到近前,旋即,就像演练过无数遍一样,挥手出刀,先一步从容刺穿对方喉咙。随即抽身后退,避开喷涌的血箭,同时也躲开最后一名舍身扑来的忍者。

    砰,不等那名摔在座椅上的忍者翻身而起,左手挽了个稍显花哨的刀花,短刀在手腕间旋转一圈,信手刺下,噗,连后心带座椅洞穿,标本一样牢牢钉死!

    感受着刀身颤抖、抽搐,直至最终,彻底沉寂。

    松开刀柄,唐朝缓缓挺直腰背,左右看了看没怎么破坏却了无生息的后车厢,又看了看不远处满地狼藉却还能听到痛苦呻(和谐)吟的前车厢,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血色,张嘴,呼的声,吐出大口浊气。

    若有所觉的望向车窗外,依旧高楼林立,灯火辉煌。明显还未抵达终点车站,但车速确实是在大幅度降低。

    很显然,这节车厢发出的动静已经引起了注意。

    转头,再次望向前车厢。唐朝眯起双眼,想了想,最后撇撇嘴,还是没走过去。抬手拿起车厢内壁上挂着的安全锤,挥手砸破车窗玻璃,踩着餐桌,一个纵身翻上车顶,瞬间消失不见……

    …………

    ------题外话------

    感谢书友“devildan”“刺心客”“吃西瓜吧2017”“我的羊呢”的打赏,躬身,拜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