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历史小说>奶爸学园> 1304、到底谁是弱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04、到底谁是弱者(1 / 1)

    老冯以前是环卫清洁工,每天早上五点就要出门。他还要先给早上上学的小俊准备好早餐,所以一般四点多就要起床,做好了早餐,叮嘱小俊,然后才出门开始一天的工作。

    而冯小俊同学每天一觉醒来,爷爷就已经出门工作,家里只剩下他自己。

    他起床洗漱后,独自吃完早饭,洗好碗筷,然后坐地铁去上学,长期都是如此。

    现在,老冯辞去了环卫工人这份工作,来到了小红马值班。相比起来,现在的工作轻松多了。

    但很多习惯他还没有调整过来,比如,每到凌晨四五点的时候,他就会自动醒来,想着要赶紧起床给小俊做早餐,然后去上班。

    有一次,他凌晨四点半穿戴整齐,来到厨房做着早餐,因为时间晚了,所以有些匆忙,担心上班会迟到。

    小俊听到动静,起床查看,见到这一幕。他告诉爷爷,现在已经不是环卫清洁工了,不需要这么早起。

    老冯这才猛然想起,呆立在原地。之后又有好几次,他忘了换工作的事,四五点起床做早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突然想起自己不是环卫清洁工的事实。

    虽然已经在调整自己的生物钟,但是老冯依然会在凌晨醒来,睡不着。

    可能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慢慢调整。

    他在小红马值班的时候,一般到家就已经差不多一点了,但是睡了没几个小时,他依然会拖着疲倦的身体醒过来,想了一阵后,又躺下继续睡觉。

    但是人上了年纪,睡眠就不好,醒来了很难再睡着。

    好几次,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始终难以入眠,于是早早来到厨房做早餐。

    白天他有了时间,想要接送小俊上学放学,但是小俊不同意。

    他现在已经七岁,是个小男子汉,不需要像个小宝宝似的让爷爷接送。

    记得他刚刚六岁的时候,第一次自己上学放学,心里是多么的忐忑不安,但是只能强撑着走了过来。

    他不怪爷爷,因为他知道爷爷工作很辛苦,太忙了,没有时间送他,一切都需要他独立自主。

    从那时起,他就把自己看成了一个小男子汉,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小俊拒绝了爷爷送他上学的请求,和往常一样,吃了早饭就自己去地铁口坐地铁。

    老冯跟在身后,目送他进了地铁站,才依依不舍回到家里。

    以前很忙,他不需要考虑一天做些什么,现在白天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己安排,反而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

    一个人忙碌惯了,突然闲下来,反而心烦意乱。

    卧室里突然响起震耳的铃声,是手机响了。

    老冯来到卧室,在床头柜上找到了那只不常用的老年人手机,眯着眼睛打量来电显示,看到的是小俊妈妈的名字。

    “喂?”老冯赶紧接通,“对对,小俊上学去了,什么?你下个月要回来?好好好,小俊知道了会很高兴的,他天天盼着你回来找他,没有,他只是嘴里不说而已,其实心里是这么想的”

    和小俊妈妈通话两分钟,每一秒都是在谈事情,没有一点浪费。

    小俊的妈妈在堔城打工,好几年了,那边似乎好忙,忙到让她回浦江看望小俊的时间都没有,已经有一年多没来浦江看望了。

    本来,过年的时候她打算回来的,但是后来又说来不了,临时安排了在公司值班,小俊为此大发雷霆,伤心了好久,到现在依然没有原谅他妈妈,只字不提他妈妈。只要老冯提到一句,他就会转身离开,片字不想听。

    但老冯知道,小俊特别想念妈妈。

    他爸爸不在了,只有妈妈。

    下午学校放了学,小俊回到家时,爷爷已经做好了晚饭。

    “饿了吗?过来吃饭吧。”

    吃完了两人立即要去小红马。

    小俊洗了手,坐在餐桌前,老冯告诉他,他妈妈下个月要回浦江看他。

    小俊呆了呆,愣愣地看着爷爷,夹在筷子上的猪头肉掉回了菜盘子里。

    他心里翻腾,嘴上却只哦了一句。

    “可能是在月初,具体哪天还没定,她要跟公司请了假,批下来后才知道,但不管是哪天,下个月肯定是会回来一趟的。”

    小俊又哦了一声,埋头夹菜吃菜,桌子下的脚又开始一抖一抖。

    吃过晚饭,两人来到小红马,老冯呆在岗亭值班,小俊则往教室里走去,看到在走廊上晃来晃去的程程和嘟嘟,朝她们说了句:

    “你们好早啊。”

    脚步不停,径自进了教室,留下大眼瞪大眼的程程和嘟嘟。

    嘟嘟蹦跳两下,趴在门边往里探头,回来告诉程程,刚刚进去的确实是小俊。

    真稀奇啊,小俊竟然会主动跟她们打招呼。

    他不是只和小白说话的吗?

    程程绘本看的多,很快从绘本故事里找到了可能的答案。

    “大灰狼想要吃小红帽,就跟小红帽套近乎呢。”

    嘟嘟被吓一跳,程程这是什么意思。

    “小俊要吃你?程程?”

    程程无辜地看着嘟嘟,说:“是你。”

    嘟嘟撸起袖子,亮起小手臂,告诉程程她很有力量。

    “你香香的,你好吃鸭,程程,嗷呜”嘟嘟说着,张开大口,要吃了小香瓜程程。

    程程无动于衷,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尽管表演,我就看着。

    程程不爱说话,但她总有一种她什么都知道的气质。她爸爸男扮女装,假扮是她妈妈,她看在眼里,知在心里,但是却从没揭穿过。

    嘟嘟看到岗亭的门开了,一溜烟就跑了过去,趴在门边往里看,没看到熟悉的爱吃桑叶子的李摆摆,而是看到了冯爷爷,冯爷爷手里拿着那副吓人的眼镜,在嘟嘟震惊的眼神中,竟然戴在了鼻梁上。

    这把她惊的一愣一愣的。

    那眼镜,她看一眼就要踉踉跄跄,原地打转,冯爷爷竟然架在眼前。

    她觉得,冯爷爷是不是妖怪鸭。

    好家伙,好家伙

    本来想进岗亭偷家的,见状连忙调头回去,还是找程程听故事叭,这个更安全。

    刚好看到张叹来到了院子里跑步,于是追上去,跟着他一起跑,边跑边问:“张老板,张老板,李摆摆上哪里去了?”

    张叹低头看了看她,说:“李摆摆今天休息。”

    “喔。”嘟嘟一溜烟从张叹脚边蹿了出去,在前面疯跑了一阵,调转车头,又跑了回来,继续追问:“他不要小红马的小朋友了吗?”

    “要啊,他明天就过来。”

    “喔”嘟嘟兴奋地进一步开足马路,在前面疯跑了一阵,转了一圈,又跑了回来,跟在张叹脚边陪跑,同时问道:“李摆摆是不是吃桑叶子生病了?”

    “呼呼呼,这话怎么说?”张叹一边喘气一边问。

    嘟嘟嗖的一下,从他左边跑到了他右边,继续跟着跑步,昂着小脑袋追问:“小白说,蚕宝宝吃了桑叶子,就会嘶嘶嘶把自己绑起来,变成一个球。”

    张叹惊讶道:“呼呼,你的意思是,李摆摆吃多了桑叶子,现在在家里把自己绑了起来,变成了一个球?”

    嘟嘟点点头,嗖的一下,又飞奔了出去,在前方打了个转,折返回来,继续跟在张叹脚边陪跑,问:“我说的对不对?”

    张叹喘着粗气说:“我等下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如果真的变成了球,就请你出马去救他。”

    嘟嘟闻言,精神一振,“**%¥,嘟嘟带上我的大剪刀,再让榴榴带上她看病的箱子。”

    你们这么兴师动众,老李没病都被你折腾出病来。

    说完,赵小姐围着张叹跑了两圈,看的张叹啧啧称奇,这瓜娃子怎么精力这么充沛,就一点也不累吗?

    嘟嘟化身好奇宝宝,又问:“张老板,张老板,小俊爷爷的眼镜是不是会魔法鸭?程程的故事里就是这么讲的。”

    张叹一边喘气一边说:“那你要去问程程啊,你去问程程吧,别问我了,我要跑步,喘不上气来,呼呼呼”

    嘟嘟嗖的一下,又围着他转了两圈,问:“张老板,张老板,你是个弱者吗?666鸭”

    然后不等张叹反驳,嗖的一下,溜进了教室里。

    真是气人啊。

    张叹跑了半圈,越想越不爽,于是转个方向,跑进了教室,要跟嘟嘟唠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到底谁是弱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