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发条书库>历史小说>大魏芳华> 卷二 第一百一十三章 嚣张的爽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卷二 第一百一十三章 嚣张的爽(1 / 1)

    <script type="a90653e7cf2291f3d38640cd-text/javascript">show_htm2();</script>

    十月二十一,秦亮像之前几次一样,与王广同路,一早先去皇宫的朝堂。朝会开始后,他在朝堂上从来不说话、也就是旁听一下。但今天刚到东堂,还没开始朝会,他忽然就听到、大臣们都在说一个爆|炸性消息。

    满宠死了。

    老年人在气温骤降的时候,确实是一道坎。太尉满宠是四朝元老,远在赤壁之战时、满宠就已经做上了太守,秦亮到现在都没做上。曹魏历任皇帝在位、满宠都得到了重用,如今威望地位之高,满朝能比肩的没两个人。

    算起来满宠与王凌还是老搭档,他俩在扬州,满宠做都督、王凌做刺史,但是关系不和,斗了许多年。现在好了,恩怨彻底了结。

    太极殿东堂里大家都在惋惜感慨,但连秦亮很快意识到,众人是不是真的关心这个老臣死活、实在不好说,而这件事让人真正关心的地方在于:满宠一死,太尉之位就空出来了,蒋济也是四朝元老,理所应当升任太尉。

    蒋济升官不要紧,但他原来那个禁军统帅的职位领军将军、也就空了出来。

    秦亮在议论纷纷的朝堂上,不禁看了一眼敞开的朝廷大门外。前天的第一场雪已经停了,但天气依旧阴云密布,这样平静的天气却总让人觉得、随时可能有暴风雪。

    一如现今的大魏朝廷,今年吴军的攻势退缩后、便一直平静无事。但这样的平静,经不起哪怕一点点的扰动。

    这时大将军府长史令狐愚也来了朝堂,径直便走向秦亮,两人相互揖拜见礼。秦亮前两次与令狐愚相谈甚欢,现在令狐愚总想与秦亮呆一块。

    性情中人便是如此,有点情绪化,很重视自己内心的喜恶感受。

    令狐愚是中年人,长着一张国字脸、仪表端正,他此时正在秦亮旁边小声道:“安邑侯毌仲恭年底自幽州回京述职,近两日便会到。夏侯泰初(夏侯玄)与之相善,故大将军欲设宴为之接风洗尘。但如今太尉薨逝,宴席恐怕要推辞一阵子。”

    秦亮有点走神,他正用有意无意的目光,观察着前面的司马懿。司马懿一直都在与蒋济谈论着什么,显然司马懿已经看到了后面几步棋,少有地露出了紧张的举止。

    片刻后,秦亮忽然醒悟,毌仲恭不就是毌丘俭?这可是个大人物。

    “是阿。”秦亮回应了一声,留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太后和皇帝还没来,朝廷上闹哄哄的笼罩在“嗡嗡嗡”的人声噪音中。他便道,“不过也说不定。”

    令狐愚一时没回过神,脱口道:“说不定推辞?”

    秦亮轻轻点头,小声提醒道:“要看新的领军将军是谁。”

    令狐愚顿时恍然大悟,沉声道:“到底我们是亲戚,这话仲明可只能对我说。”

    “当然。”秦亮道。

    如果曹爽府这回能成功拿下领军将军的位置,那洛阳中外军便全数控制在了曹爽手里。因为护军将军已经是曹爽的表弟夏侯玄。

    这样的话,此次博弈对

    于曹爽简直是天大的胜利,可以说几乎奠定了必胜的局面。京城政|变、能控制洛阳中外军的话,相当于拿着枪去打赤手空拳的人,根本想不出输的理由。

    但是曹爽会筹划发动政|变吗?秦亮陷入了沉思。

    无论如何,以曹爽现在日趋膨|胀的心态,他才不管一个元老侯爵薨逝的致哀,不赶紧开宴庆祝,还等什么?实际上就算大魏皇帝死了,新皇都还在欣赏歌舞、亲近女色,上面的人早就不讲究这些了。

    秦亮在曹爽府干了好几个月掾属、又在校事府干了几个月校事令,还是有用的。起码补足了大魏庙堂的各种信息。朝廷有什么事、或者诸公谈的国政,他几乎都能解读出背后的信息,不存在看不懂的时候。

    就在这时,曹爽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朝堂,众人纷纷揖拜。曹爽的姿势非常嚣张,但也许只有秦亮理解他,太胖的人走路不容易平衡、才很容易走成这么嚣张欠揍的样子。

    没一会,太后和皇帝也到了上位入座,众人依旧稽首,高呼“万寿”。

    接着是熟悉的场面,诸公开始“指桑骂槐”,各自向太后皇帝启禀诸事。司马懿提商议满宠的谥号,并要派人去抚慰满宠的子孙。

    曹爽则径直说道:“禀陛下、殿下,臣以为,领军将军蒋子通四朝老臣,有功于社稷,资历威望盛于朝野,理应升为太尉,金印紫绶,位列三公。”

    此时秦亮非常想看蒋济的神色,但秦亮的位置站得太后面了、只能看见蒋济的背影。蒋济至少没有拒绝。

    而司马懿此时可能想骂|娘:蒋济阿蒋济,以前别人告你卖中外军的官,我问你怎么回事,你还敢开玩笑说童叟无欺、少一文钱不卖。我也只是一笑而过,现在你怎能贪慕虚名高位?不吭声,你踏马究竟靠不靠谱啊?

    还有郭太后也没有吭声,连说让诸公商议的话都没有。秦亮顿时觉得,郭太后是懂朝政的,一下子已明白了曹爽想干嘛。她平时就几乎不会给朝臣拿主意,但眼下沉默与回应之间的区别,她拿捏得很准。

    朝堂上陷入了一阵尴尬的冷场。

    这时司马懿道:“昌邑侯方薨,昭伯不用着急商议太尉之位,先等昌邑侯家办完丧事罢。”

    曹爽没有反对,过了一会儿,郭太后端庄从容的声音这才传来:“太傅言之有理,昌邑侯有功于国家,应先命使者,往昌邑侯家抚慰。余事容后再议。”

    司马懿拜道:“殿下仁厚。”众臣纷纷附和称颂。

    于是散朝,诸公再行大礼。

    秦亮慢吞吞地走出东堂,用余光留意着大门,等着看有没有宦官留他。因为前天甄夫人说过,殿下改主意了、答应督盐之策,今天是不是会告知一下?

    这时令狐愚先走了过来,邀请秦亮同行。秦亮不好拒绝,便一边磨蹭着往太极殿庭院的西面走,一边留意有没有宦官赶来。

    然而并没有等到宦官,秦亮便与令狐愚走出皇宫西门,径直上了令狐愚的马车,让王康赶车在后面跟着。

    令狐愚道:“毌将军的接风宴,宴请宾客的名单由我来办,仲明到时也来罢。”

    秦亮拱手道:“愚侄恭敬不如从命。”

    令狐愚摆了一下头:“哎!我们自家人,说话不要那么见外。”

    “好。”秦亮笑道。

    令狐愚又小声道:“蒋济若被免去了中领军,我觉得接任者可能是大将军的弟弟曹昭叔(曹羲),大将军前阵子还当众夸他弟弟做事沉稳谨慎。我也觉得曹昭叔为人不错。”

    秦亮道:“司马太傅今天便有些不满,可能还要争吵两次。”

    令狐愚点头道:“仲明言之有理。”

    曹爽目前的形势简直是一片大好。秦亮却暗自叹息了一声,没有多说。

    今天秦亮没有像上次那样,跟着令狐愚绕一大圈路。在一个路口,他便下车道别,说道:“设宴的那天,仆早点过来,我们叔侄再聊。今日先告辞了。”

    令狐愚回礼道:“等安排好,我把时间写在帖上,给卿送到表兄家去。”

    秦亮着急忙慌地赶回了校事府,立刻叫人去把隐慈找来,到邸阁二楼相见。

    钱的事,太后那里还没有确定,目前的消息只来源于甄夫人的话。但人的事,秦亮也要抓紧了。

    之前孙礼去扬州当刺史,从洛阳中外军中带了一些人马。后来孙礼回京做少府,那部分中外军先回家轮休,现在应该已经回到洛阳军营。

    曹爽的人一旦完全掌握了中外军,可能会大肆换上自己人做将领。秦亮认识的那些人一旦失业,不赶紧拉拢过来?动作稍微慢点,大士族们就会招募过去、做他们的私兵将领。

    这可不是在地方上做太守容易搞到的人。太守毕竟能给的官职不大,辖地上本身能找到的人才也有限。

    隐慈上楼后揖拜。秦亮没有任何废话,直接说道:“卿亲自接管中外军中的卧底,军营中有任何消息,立刻单独上报给我。”

    “喏。”隐慈道。

    秦亮踱来踱去,忽然站定道:“慢着,还有时间,不急这几天。明天我宣布改组校事府,再把增设诸曹、增募人手、开展刺探吴蜀军情的奏章呈上去。到时候卿再接管卧底,一切便顺理成章。”

    隐慈点头低声道:“府君所虑周全,校事府里确实也有奸细。”

    秦亮看了他一眼:“我上任之前就知道,明摆着的事。卿去忙自己的罢。”

    隐慈揖拜道:“仆告退。”

    秦亮踱步到了北窗,看着邙山的隐约山影,心里竟然体会到了当年曹操那般求才若渴的感受。认识的那几个中外军将领确实不错、带兵没有毛病,当时在芍陂之役中,他们已经证明了布阵统兵的能力。

    一定不能吝啬钱财,最好先给笔安家费表明诚意。太后那里的钱究竟是不是真的?实在不行,得找王广借钱,以后还给他就行了。<script type="a90653e7cf2291f3d38640cd-text/javascript">show_htm3();</script>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